顾小溪闭了闭眼,“小妮,我是被人害了。”

洪小妮猛地一怔,抬起头来,急切的上前说道,“你是被人害的?是谁?是不是她?是常丫丫陷害你的对不对?”

她指着靠在墙面的那位女子叫道。

顾小溪,“不是她。”

“你还说你和她没有奸情,到了这个时候你还维护她,你还说心里没有她?”

顾小溪定定的看着洪小妮,“没做过的事情推到她身上,我良心不安。”

“你良心不安?你为了保护她,连我都不要了是吗?你忘记你怎么答应我爹的吗?”

“够了。”常氏族长不满,他看向周族长,“之前我们在屋子可是谈的好好的,这事双方都有错,你们这是又想反悔?把责任推到我们头上来了?”

周族长耸耸肩,无奈道,“这也不能怪我,小妮是太过伤心欲绝了。女人嘛,总是不肯相信自己的丈夫背叛了她。”

常族长气得要死,这事发生的太过突然,他们常氏根本就来不及反应,周氏就将这两人抓到了祠堂里关着了。

这两日他们都在商讨如何解决这件事情,只是事情对周氏有力,他们非常被动。

尤其抓奸现场是在顾小溪和洪小妮的家里,也就是说,是常家的姑娘主动送上门去了他们家,然后和顾小溪滚上床,被洪小妮直接堵在了床上的。

周氏一口咬定,是常丫丫勾引顾小溪,想从周家抢女婿的,羞辱周家。

甚至还摆出了几样证据,证明过错方全是常丫丫。

常族长问过常丫丫,常丫丫却说是洪小妮主动邀请她去的家里。

这周常两家关系恶劣成这样,洪小妮怎么可能会邀请常丫丫去做客?所有人都觉得她这是在找借口,常族长也觉得如此。

因此双方互相扯皮了两天,常族长一直处于下风,最后,总算跟周族长达成共识。

周族长可以说是顾小溪强了常丫丫,这样常氏其他姑娘受到的影响会少一点。

至于顾小溪,反正他又不是周家人,他只是周进贵外甥女的丈夫,又是前两年逃荒才过来大石头村的,他是过错方,对周家影响不大。

但常氏要补偿周氏六百斤粮食,某些地方也要让利。

而常丫丫毕竟还是和顾小溪有了关系,依然要处置。常族长心里其实还是相信常丫丫并没有做出这种事情来的,可是,为了整个常氏女子,常丫丫都没有活路。

商量好了,两族的人便来把这两人带出去处理了,这事就揭过去了。

“你们两人通奸罪名已经成立,族里决定,顾小溪烧死,常丫丫,沉塘。”

常丫丫脸上一片麻木。

洪小妮却在看了自己大舅周进贵一眼后,突然大哭起来,“顾小溪,你对不起我,你对不起我啊。”

顾小溪仰躺在地上,看着顶上的天花板,突然笑了起来,“死了也好,我下去,给我大哥赔罪,给我大嫂和几个侄子侄女赔罪。”

周族长手一挥,“带走。”

立刻便有两个人进来,想要抓起地上的顾小溪。

“咻”的一声,一道破空声陡然响起,一支箭瞬间从几人面前划过,‘锵’的一下钉在了墙面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