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 暖春八十八 又来了

见他们二人都迫不及待的样子,白岫便悠悠开口道:“花瑜这个人吧是个花痴就算了,而且还花心得很,她可是个很容易移情别恋的人。她喜欢美男,更喜欢心地善良的美男子,基本上隔一段时间便会换一个目标,不管那人是谁,也不管那人的身份是什么。这么多年来大大小小的公子哥她骚扰了不少,所以若想让她放弃对你的念头,就需要去找一个比你帅气,比你温柔体贴,还能主动和她玩乐的男子。”

一听见有主意了,元青便迫不及待道:“那还等什么,咱们赶快去找啊!”

他自认为自己并不算什么温柔善良的人,所以要找一个比他好的人,那可是件很容易的事情。

白岫见他那焦急的模样,便叹气道:“若只有前两样的人凤城里倒是一抓一大把,可是能主动和她玩乐的男子,别说是凤城了,我看整个南洲国都找不出一个来。而且人人都知道她那脾气奇怪地很,躲她还来不及呢,又怎么会主动上前啊?那岂不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

“那可怎么办......”

白岫道:“我再想想办法吧,她明日若是再来你便躲到阁楼去,不要再躲进胡索的酒缸里了,他可是很宝贝那些东西的。”

元青再次哭了起来:“我怎么就摊上这么个人了啊。”

宣离在听了白岫的办法后却是沉思了起来,任凭白岫和元青二人在一旁叽叽喳喳也只沉浸在自己的脑海里。

他琢磨了许久,正当白岫在安慰着元青,对他说这件事是她的错她会好好补偿他的时候,宣离便突然道:“姐姐,我要出去一趟,若是吃饭时还未回来你们就不用等我了。”

白岫和元青一愣,见他一脸的坚定似乎是要去做什么事情,便疑惑道:“你这是要去哪啊?为何吃饭的时候还回不来?现在离晚饭时间还早着呢。”

他回来这么久还没听说过他会自己跑到哪里去呢,今日他怎么就要出去了?

然而宣离却什么也没说,只对他们说让他们不用担心,自己去去就回,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白岫和元青面面相觑,想不通他究竟要去做什么。

不过他是个靠谱的孩子,想来他也不会在外面闯祸的,白岫便任由他去了。

她回过头来看着元青委屈的样子,便道:“这一次是我做得不厚道了,明知道花瑜是个奇怪的人还把你带过去,让你受委屈了。等这一次的事情结束之后,你要什么我都送给你,还给你三倍的月钱可好?”

元青一听她要给自己三倍的月钱,心里倒是好受了些,只是一想到上次花瑜近在咫尺的脸,便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她说自己的眼睛漂亮想要好好观察观察,也不用靠得这么近吧!要不是白岫拉着,她岂不是就要亲上自己了?

要说花瑜这人虽然奇怪得很,但这般坚持的态度却让白岫和元青心服口服。

白岫原本便猜到花瑜第二日还会再来,可是却没想到她竟然一大早就来了,而且还趁着白岫不注意溜到了后院里逛了一圈。

还好前一天发生的那些事后白岫便让元青躲到了阁楼里而不是让他继续躲在胡索的那些酒缸里,要不然今日可就要被她给逮着了。

花瑜见后院和大厅都没有元青的踪迹,便闪身来到楼梯口想要上楼看看元青是不是躲在了哪个角落里。

只是她前脚刚踏上楼梯,还没迈开步子便被一个红衣身影挡住了去路。

她抬头看着前面的人,见白岫拿着合欢扇扑扇着,正好整以暇地看着她,便嘿嘿一笑道:“那个,我方才看见一个老熟人上了楼,所以我想上去跟她打一声招呼。”

然而白岫才不会相信她的话,抓起她的手便把她拉了下去。

“你哪都好,就是说瞎话的本事太差劲。我这里没有你的老熟人,你方才一定看走了眼,所以你还是回去歇着吧。”

花瑜见她又再一次赶自己走,便一把甩开她抓着自己的手,转身一屁股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正经道:“没有老熟人我也可以在这里喝茶吃点心啊,怎么着,你还要赶客人走吗?”

白岫见她虽然不纠缠了,但却换了一种方式想让自己留在四季青里,便无语道:“你若是个老实的客人,我自然不会赶你走。”

花瑜一听这话却是不乐意了,“什么叫老实的客人,难道我不老实吗?我不偷不抢的,吃了东西还给钱,有时候还给小费呢。”

白岫郑重道:“嗯,确实。如果你不抢我的人,我也许还会敲锣打鼓欢迎你的到来,这么大方的客人可是很难得的。”

她的话说得直白,却没能让花瑜心虚起来,她反而厚着脸皮装没事发生一样说道:“我何时抢你的人了?少真那冷冰冰的脸我可看不上,你莫要诬陷我。”

白岫见她装傻充愣的也不生气,反而一字一句道:“你是没抢少真,可你却想抢四季青的人,而四季青是我的,所以你抢四季青的人便等同于抢了我的人。”

一句话绕来绕去的倒是把花瑜绕糊涂了,她反应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还不服气道:“你我好歹相识了这么多年,我也帮了你不少忙吧?怎么我就看上了你这里的一个人,你还拦着我呢?你还怕我吃了他不成?”

白岫笑了笑,对她说道:“我倒是不怕你吃了他,可是你难道不知道自己在面对自己喜欢的人之时是什么样子吗?莫说是元青了,不管是谁都会被你那模样吓坏的吧?”

“我哪有这么可怕!”

花瑜认为自己相比于之前已经收敛了很多了,他至于被自己吓坏吗?

“行了别废话了,在你移情别恋之前你别想看见元青一面,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我不!”

正当二人僵持不下之时,宣离便领着一个眉目清秀俊朗的男子来到了她们的面前。

“花大小姐,这位公子有事找您。”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