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事情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

“这里是bbb……”

“这里fa西报……”

“这里是纽时报……”

“这里是东洲卫视……”

“宁州卫视……”

“大浪网……”

……

已经不仅仅是夏国的媒体了,而是全球,几千家主流媒体,都在报道这件事。

外国也有狗仔吗?

废话!

尤其是杰西邦这个话题人物,全球不少女星,都跟他有绯闻!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人物,先是被人揍了一拳,再是被扇了两巴掌,接着手腕被人脱臼了。

嗯,这些都不算什么!

最过分的,便是他被人家扛起来扔进,那发黑的臭水沟里!

有外媒感慨夏国农村的卫生建设,任重而道远啊!

后来,记者采访了杰西邦,问他追究这事吗?

这人马上装可怜“我就像你们夏国人讲就,好心好意,以德报怨,化干戈为玉帛……他却……我这次势必要维护我们的利益!”

接着,杰西邦罗列了一大堆数据“我们卡蒂蒂,光技术研发人员,就有3000多人,其中研究生及以上科研人员,达到了800多人……每年投入几十亿的研发费用……辛辛苦苦的劳动果实,被厚颜无耻之人窃取不说,还把我……”扔进臭水沟里。

他这样说,等于承认了竹纤维是他们卡蒂蒂的研发团队,研发出来的。

相比之下,诗和远方有研发团队吗?

没有!

那唐远的技术方案从何而来?

唐远没有解释,他被拘留了,故意伤人。怎么也得关好几天。被关之前,他跟媒体朋友说,等他出来后,他会召开新闻发布会,将事实公告天下!

这种时候,唐远打人,不妥吧?

然鹅,已有七成的人,挺唐远!

这人还会武功?

太给力了!

有观众心里疑惑万分明明此人是个无赖,我居然那么喜欢他?

正如蒋正军的分析,诗和远方的莫代尔卖这么好,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召开新闻发布会,主推竹纤维产品?

他们敢称全球首发的专利技术,难道没有去核实过?莫代尔面料,诗和远方已经申请了专利,势必也会去申请竹纤维面料的专利。

既然专利ju去年已经有人申请了,那么诗和远方再去申请,不会被人家专利ju告之并驳回他们的专利申请?

每个人都看到了不同的漏洞。

有博客主发表文章,在推测事件的来龙去脉。就不能是陶东偷了人家的技术方案,卖给了卡蒂蒂?

那么现在的陶东,他危险了。

杰西邦必会让他“消失”,且销毁专利技术的纸质合同!

陶东也已经察觉到了。所以,他让来医院看他的陶母,先躲起来,他也会等到天黑,悄悄溜走。

“是陶东吗?你涉嫌盗窃、诬告、诽谤……这是逮捕令!”

唐远的反击,开始了!

杰西邦不是列举了一大堆数据,证明他们的研发能力有多强吗?咱就告之大众,诗和远方,目前的损失有多惨重!

包括他唐远在内,就算4000员工吧。

假如,诗和远方所有岗位的员工,平均每个人的工资是300块一天,那么每个人每天至少要创造900块的价值。圈内还有种说法是,一个员工能创造出其工资5~10倍的价值,这里是保守估算)

已经有2000员工被“辞退”了7天,那么损失就有1260万。

现在,再全部停工7天,损失共3780万!

这是员工方面的,那么这么大的工业园,半个月的资金也不少连表舅都不知道工业园是姜宁免费给唐远用的),就算16平米一个月,半个月就是8块钱一平,加上面损失的一起,整算就4千万!

还有客户们的退单,都是可以统计出来的,加起来有2亿!

以及品牌名誉受损,老袁被吓的抢救等等,这些很难衡量,保守估算,怎么也得几千万起步?

之前唐远和林飞鹏说的吃狗屎的经济学论。gdp自是诗和远方和他们的客户,共同完成的,因为这可以说是一个经济体。假设没有经销商,诗和远方直接零售给终端客户,那么这些经销商们,自然也不会存在任何损失。

比如周寒的旗舰店,他全部经营诗和远方的产品,这段时间产品销量肯定受到影响,损失也是可以预估的,就拿近几个月的销售数据,一对比就可以知道。

记者现在就在采访周寒的旗舰店。

店长告诉记者“……受这次事件,我们诗和远方旗舰店近10天来,销售额只有同期的六分之一,照这样下去,我们迟早得关店……”

记者也同样采访好几家南洲百货,诗和远方的专柜。

各柜台主管,有的说少了7成,有的说少8成……

这都不算啥,还有更悲催的谭姐!

谭姐清清楚楚记得,那天她鼓足了勇气去找唐远的时候,唐远告诉她,做生意是有大风险的。她说她不怕,她愿意承担所有风险。

可这风险未免也太大了……

谭姐没有装可怜,她是真的可怜!没回家之前,谭姐还是白白净净的,可这次回家,她就憔悴了很多。

“你说你辞掉了近万一个月的回工作,回县城租铺子……在诗和远方工作,能有这么高的工资吗?”

“我一个月基本工资加加班费和岗位津贴,就有五千多……我平时得空,还做做微商……”

某知名博客主佟言,就谭姐的事迹,写了一篇博客。

她四十四岁,四个孩子的妈。上面还有四个老人,家有五亩薄田,夫耕种。

她小学五年级就辍学了,出来打工已有二十六年,领过三百块一个月的工资,也领过几千块。

她看了《前半生》,害怕自己成为下一个罗子君,回县里,用半生积蓄租了一间门店,并装修……

……

佟言的这篇博客,被疯狂的转载、评论,没有一个水军,全是支持谭姐的。

他们都被谭姐的故事,深深感动着!并且十分敬佩谭姐!

换位思考,如果这事,发生在他们身上,会怎么样?

……

看到这些新闻,杰西邦冷汗直冒,惴惴不安。

诗和远方和他们的经销商、代理商,会证明,这次事件,给他们造成了几个亿的损失的。

几个亿,在杰西邦看来,只是小钱,他甚至不介意,在这几个亿后面加一个零,只要这事能息事宁人!

难怪上次,佛森被人家弄的一点脾气也没有,他不信这个邪,认为世界上还没有比他更什么什么的人,结果他碰到的不是人!

是人,td能做出这样的事来吗?

“马上出来道歉,说我是受到了陶东的蛊惑?”

“不行,陶东已经被人家控制了!”

“对,把所有责任推到研发中心上去!”

可他为什么要向大家列举他们卡蒂蒂的科研能力有多强啊?

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就在杰西邦犹豫不决的时候,卡蒂蒂出产的竹纤维面巾,消费者购买了之后,拿回去洗脸,过敏了!

杰西邦心里“咯噔”一下该不会,这份竹纤维面料提前技术方案,里面的数据,是有问题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