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者,是真的过敏了

而且过敏的人数,还不是两三个、二三十个,而是两三千个

这不再是一般的经济纠纷了

原因也很简单啊

陶东盗去的这份技术方案,里面有好几组数据,被唐远修改了。就连竹子的种类,都是不对的。唐远还把某种成分的比例写高了。

这跟药物是一样的,适当的吃,能治病;吃过量了,便会要命。

何况,自然界是多么的神奇,同样是碳元素,它可以是金刚石,也可以是石墨,还可以是碳六十

所以,卡蒂蒂这次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自食恶果

有七成的人支持诗和远方,那么还有三成的人,或中立,或仍支持卡蒂蒂的。

卡蒂蒂在夏国,已经经营了十几年,其忠实客户群体,少说也是千万以上。

也是这些忠实客户,把诗和远方骂的最惨的。不仅如此,得知卡蒂蒂推出竹纤维面巾之后,更用他们最实际行动去支持卡蒂蒂购买

本来就是卡蒂蒂盗的人家的方案,他们又在诗和远方新品发布会上说,两个月前他们就开始陆续出产了。连那记者也都说,现在随随便便去卡蒂蒂任何一家都能买到这类产品。

因而,卡蒂蒂必须得加大生产,落实这个事实啊

什么质检、什么试用等等环节,卡蒂蒂能省则省。

不然消费者买不到,不是打自己的脸吗

何况,这面料,光是触摸起来,手感就极好,丝毫不比莫代尔面料差呀能有什么问题

只是,谁能想到,消费者买回用后,还有一个“潜伏期”呢

如果消费者买回去,马上用,就出现问题,还能马上偷偷处理掉。

更过分的是,有些人用了没事,有些人则几乎毁容了

没毛病啊,毕竟每个人的肤质都不尽相同,自然抵抗力也不一样

宁州市,东合医院,已经接到了54例,使用了卡蒂蒂竹纤维面巾,过敏的病人了。54例当中,30岁上下的女性居多,占了一半,其次是小孩,接着是青年男性,一个老人都没有。

为啥

是因为老人“皮粗肉厚、百毒不侵”吗

e不排除这个可能

而现在没有老人的原因,是因为老人没敢买这什么卡蒂蒂的竹纤维面巾。他们平时里买10块钱一条的面巾都觉得贵

更别说,卡蒂蒂的竹纤维面巾已经卖到了188块一条的天价

简直就是抢钱

卡蒂蒂是全球大品牌,所以他们很任性的,在成本价后面,加了一个0,再乘以2

竹纤维面巾,唐远前世,某宝99包邮大把

奈何,还是有这么多卡蒂蒂,疯狂的买家

其中一位全职妈妈,她家四口人,她买了4条洗面巾和4条浴巾。然后用了几天后,一家四口都来医院了。

她是最严重的的脸上像是长满了水痘一般,不仅恐怖狰狞,还特别痒甚至可能会毁容

她遭罪也就算了,还连累小孩和爱人

故而,当那个和唐远他们处处作对的男记,用尖锐的问题质问她时,她彻底爆发了。

这名男记是这样问她的:“我也用了卡蒂蒂的面巾洗脸,为何我没事你们一定是诗和远方请来的托儿吧诗和远方真是丧尽天良啊连小孩”

这位全职妈妈,本就窝着一肚子火,虽然她家不差钱,可就几条面巾,花了她1500也就罢了,差点于是二话不说,吐了这人一脸的“香液”。

之后就更加精彩了

猪队友啊

卡蒂蒂真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哪怕杰西邦危机公关做的再好,也没用

这位全职妈妈,全家人穿的衣服,都是卡蒂蒂牌的,鞋子和包包也是,还有她的首饰,她爱人的手表等等。

这一家,很明显,就是卡蒂蒂“无脑型”的死忠客户

这类人,他们会很拥护这个品牌,可一旦他们被这个品牌深深伤害了,那怒火是很恐怖的

卡蒂蒂的自己生产售卖的产品,唐远他们有机会在,你们卡蒂蒂面具生产和销售过程之中动手脚吗

全国各地,都有用了你们卡蒂蒂产品过敏的客户。

这种时候,想把脏水泼给诗和远方,是想侮辱谁的智商呢

原本七成的人支持诗和远方,现在增到八成了

卡蒂蒂开始大规模“脱粉”。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卡蒂蒂必须得给消费者们一个交代,相关职门也马上介入调查。

正在豪华庄园里的杰西邦,看到新闻后,吓的他两腿发软,站都站不稳。

他应该中计了

他在想,该怎么办

陶东被拘留了,那所研发中心,也彻底联系不上了,就连给他开后门,某专利的大人物,他也联系不上。是,他手头上的这份专利,是被他烧掉了,可留有备案,就跟合同一样,是一式两份的。

现在的杰西邦,就如那被猎人,包围起来的小鹿,惊恐万分。

他需要一个替罪羔羊,助他冲出重围

要么这人是陶东,要么是研发中心

同样的,人家也不是傻子

这锅,谁背,谁将万劫不复光是诗和远方,近十亿的损失,他们就负担不起

陶东这几天,都有报纸看,诗和远方几个亿的损失,是谁造成的谁是主谋,谁就要负主要责任他见过杰西邦,这人会毫不犹豫拉他出来垫背的

怎么办

那所研发中心,他们很淡定,因为他们手里掌握了证据,证明他们是被人利用的所以,等情况不妙的时候,再出来揭发好了。不急。

现在,就看谁先沉不住气了。

小甘家里,被拘留几天的唐远被放出来了,在唐远看来,就当是度假了。

这几天,不少探员,跑过来找他要签名也是醉了。

出来后,唐远是不是该回去,做点什么了呢

不急,反正他们的损失,自是有人“买单”。

正好,员工们,两班倒,已经好几个月了,趁这个时候,给大伙放放假,还是带薪的那种。

他也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开发新甜品了。

七夕节早过了,中元节也过了。

小甘家地里,种了不少荔浦芋,一般收获的季节是农历的月,现在挖来吃,更嫩

芋头挖回来后,唐远给大家,弄了一大锅香芋西米露。

不仅小盆友吃了一碗又一碗,就连老奶奶也喜欢的不得了。

芋头的香甜,西米晶莹剔透,口感滑糯,椰香味浓,在炎热的夏日里喝上这么一碗香甜绵滑的糖水,岂不美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