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宠坏

霍英依依不舍辞别玉姝,赶回正阳街安国公府见叔祖,而同街坊隔着几家府宅的威远侯府内院堂厅,此刻也是灯火通明,府中三个主子都在,婢仆们却是全打发到屋外去了。

正堂长案左右太师椅上,分别坐着石二老爷和石宏,石佳跪在地上,抽抽噎噎哭个不停,石宏像霍英一样穿着暗色劲装,很明显只是趁夜只身进城,天亮之前还得返回城外军营。

见妹妹哭得咳喘,石宏不免心疼,起身走去温言哄劝,又俯身伸手拍拍石佳后背,石佳却顺势抱住他手臂,要借力站起来,石宏顿了一下,还是轻轻抽回手,朝石佳使个眼色,侧转头去看端坐不动的石二老爷,试探问道:

“叔父,佳儿已经跪半天了,再这么下去可受不住,她自幼娇养,又胆小怕黑,夜里就不必关祠堂了,让她回房歇息去吧?”

石二老爷板着脸,看着石宏哼了一声:“佳儿小小年纪长成这般阴毒心肠,接二连三出手害人,前儿是赵姑娘,今儿竟想害未来的安国公世子夫人,设若真得了手,将会是什么后果你明白吗?她难道不该受严惩?

都说慈母多败儿,你母亲在佳儿两岁上病逝,你婶婶将佳儿抚养至岁也走了,怨不得她们,她们尽力了,小时候的佳儿很好。是我将佳儿带大,现在她变成这样,该怨我吗?不,要怪就怪你这位兄长,和你的父亲,尤其是你父亲我那大哥,常年在外不归家,一回来就把女儿宠上天,要星星要月亮,尽着她高兴任由她胡作非为……知道吗?是你们把佳儿宠坏了!

谁家姑娘不娇养?谁家姑娘又甘心被算计谋害?佳儿敢做恶事,就该有担当!

你一个掌管兵马的人,当知纪律严明,半夜偷偷跑回家竟是为了阻拦我管教佳儿?可真出息了啊,我如今只是把佳儿关进祠堂下跪思过,还没到真正的惩罚呢,你不用着急。”

石宏被叔父说得面露惭愧之色。

石佳却哭着喊出来:“把我关在祠堂半天,不给吃不给喝,如今又罚我跪了一晚上,我腿都要断掉了,这还不是惩罚?你还想怎样,要我的命吗?你倒是试试看!别以为我们尊你一声叔父,你就能为所欲为,这侯府里,终究我和哥哥才是真正主子,你不过旁支亲戚罢了!当初父亲请你照顾我,看着哥哥娶亲生子,权当是个管家,你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么?”

听了这番话,石二老爷那带着病容的脸瞬间变成铁青,石宏也吃了一惊,赶紧低喝:“佳儿不许胡说!”

“哥哥,这都是实情啊,我没有胡说!”

石佳索性抓住石宏的手站了起来,摸摸膝盖,踉跄几步走到椅子边坐下,脸上泪痕犹在,满眼怨恨地瞪看石二老爷:

“亲生的父母必不会像叔父这般狠心,不顾我姑娘家的体面,当众逼我跪下向霍二太爷认错,回到府里,立刻命粗鲁的婆子们将我生拖活拽关进祠堂,断绝吃喝,又将我的贴身丫环秋香、绿儿打死,发卖了秋菱和妈妈们,宣称从此后不再给我身边派武婢……

你是铁石心肠么?敢这般伤我辱我,若我父母活着,岂能容你?若我父母活着,也轮不到你掌管侯府!现在,我哥哥袭了侯爵,他才是当家人,这儿没你说话的份,你趁早走吧!”

石二老爷精瘦的刀条脸上表情交替变化,由生气、惊怒到激动、悲伤,等石佳把话说完,他看了看一脸着急却又无可奈何的石宏,摇头叹了口气,渐渐恢复平静,淡然笑道:

“好,很好。既然佳儿这么说了,那我从此后就不操心、不当你们侯府的‘管家’了。我这身子骨多病多灾,不知还能活多久,明儿就收拾收拾,过几天清静日子去。”

石二老爷确实觉得累了乏了,无力再支应下去,有这样不省心的侄儿侄女,一个恃宠生骄任性刁蛮还不服管教,一个粗枝大叶不通人情世故偏要盲目宠溺劣性妹子,兄妹俩都眼高于顶自以为是,我行我素不顾他人感受,祖宗挣下的名声、基业,不懂维护经营,就这么任意挥洒,迟早是要被他们败掉了!

平时都有教导的,侄儿侄女也能认真听讲,以为他们全懂了,现在才知道:他们或许从来、根本没把他当回事,他所说的话对于他们不过是一阵耳边风!

石二老爷从未像今天这般心灰意冷,却又如释负重,什么想法都没有了,整颗心反而阔朗松活起来,他唯愿尽快离开威远侯府,他又不是没有私产,老家有山林田庄,京城大宅院三两座,铺子、酒楼十几个,手头珍宝、金银无数,足够过安闲富贵生活。

石宏见叔父站起身,拢着衣袖决然离去,看都不看他一眼,感觉叔父这次是真生气了,忙撇开石佳的手,赶上几步去送叔父回房,一边代替妹妹,极力向叔父赔罪,石二老爷只是摆手让他不必再说了,见他还一直跟着,石二老爷便停下来,对石宏说了一番话:

“我年近不惑,岂会真与你们晚辈一般见识?近来愈感精神不济、心力交悴,只怕要发病,早想找个清静地方休养,正好就趁现在走了罢。

佳儿越长大越顽劣无状,随意就戏弄人,视人命如草芥,前些天那赵姑娘……虽说那两名家丁已经打发掉,最后做成她宿在我房中的假像,我也答应去提亲,才避免了她寻死,但若娶她做填房,便是石府二夫人,佳儿必定深以为耻,不依不饶,再将这事说破,赵姑娘如何自处?我离开,也省得两厢烦恼。

这一次,佳儿竟欲谋害孟四姑娘,孟府势弱,可安国公府、霍英是好说话的吗?还有那德昌侯,当场指责我教导无方,大有从此后不与威远侯府往来之意!我这块老脸是拿不出手了,无能应对。说实话,我想过要将佳儿送去寺庙清修,不然就庄子上关两年,如今看来你是不会答应的,那么你自己看着办吧。”

石宏皱眉道:“叔父,我常年在外,哪有空闲和精力打理侯府?再说此次回京只是听候调任,或许很快就会离京,不知往何处驻防,您若走了,侯府怎么办,佳儿怎么办?”

石二老爷爱莫能助:“我去意已决,你若不放心侯府和佳儿,那便尽快娶一房贤惠能干的妻室,如此既可为石家开枝散叶,亦能陪伴佳儿。”

石宏看着身形单薄羸弱,风吹似地越走越远的石二老爷,下决心般握了握拳头,转身走回去找妹妹石佳商量——叔父走了,确实应该娶一房妻室回家照顾妹妹,既是与妹妹做伴的,那自然要看妹妹的意思,她喜欢的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