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高鸣打给的是千重,真的九爷他还不知道呢。

“你是说钟宝到美发沙龙钓鱼,然后认识的那个女人?”

“嗯!当时我就在那里,我敢保证钟宝以前不认识那个女人。”

那边一阵沉思,“那应该是钟宝就想找李家麻烦。再就是跟那个女人有了奸情,所以才出手的。钟宝这个人没什么正义感,但是要真的对他好的,他能把心掏出来。尤其是女人,这家伙挺护犊子,跟他有一腿的他都不吝啬。”

高鸣听完露出沉思的神色,“既然这样,那我们为什么不弄个女人给他?要是能得到他的心,说不定还能争取过来。”

“争取过来是不可能了。至于给他女人,这招我不是没想过。这家伙就不是个痴情的种,惹急了六亲不认,一个女人发挥不了太大作用,不过我会想想的。”

高鸣回去的时候,钟宝他们已经走了,玻璃上的小洞实在太小,而且非常圆润,旁边没有裂口,他也没发现。

钟宝这时已经到了市里,就在美发沙龙。接收完了美发沙龙,田老大叫了一大桌子的菜,就在办公室摆上。

他们三人加上领班,刚喝了一杯那领班就靠到了钟宝身上:“想不到宝哥这么厉害,都怪小妹有眼无珠,我自罚三杯。”

这么大岁数了还小妹,“你该讨好田老大才是,她才是你的老板。”

“田老大我们是老相识了,连他都叫您宝哥,小妹我怎么能逾越呢?”

真是风月老手,有这么个人在,这里生意一定差不了,就是不知这个领班跟九爷有没有关系。

“小月说的没错!她是我小姨子。她来这里也是为了帮我调查,想不到宝哥一出马,什么事都解决了。”

哟呵?还有这么一层关系。

“宝哥可是有大能耐的人,小月!你要是能讨宝哥的欢心,以后在尚甘市,我保证没人敢欺负你。”屠鹏也在一旁起哄。

这是要给自己介绍相好的?这个小月论长相达不到一级美女的水平,可是这份风情,可不是一般的一级美女能比的。

“那一开始我们来这里,你和小月在演戏?”

屠鹏笑着点点头:“我越对她冷言冷语的,李家就越不会怀疑她,何况除了自己人,没人知道她跟田老大的关系。”

“其实用不着讨好我,老子的想法很简单。把什么黑道都给推了,大家可以捞点偏门儿,但是指着混黑生活就不行。不知我这么做你们有什么想法?”

屠鹏一拍大腿:“我早就不想混了,这么多年了,我那点钱还是老大给我的。”

田老大叹了口气:“我这次被人暗算,也厌倦了道上的生活。就是宝哥让我混,我也混不起来了。”

“那这事儿就这么定了,什么道不道的,说白了都是混,只是混的合理合法就是正道。”

“宝哥!我们不混是混腻了,听你的意思是让其他人也不混,这个有些难吧?尤其是那些小年轻,他们混就是因为懒。”

钟宝对屠鹏一笑:“要是没人带他们混,混的提心吊胆,你说他们还混吗?”

屠鹏和田老大对视一眼,田老大说道:“我说句不该说的,咱们不混是自己的事,别人想混咱们也管不着啊?”

“那就看山爷会不会做了,等着瞧吧!我保证他消停不了。如果今天被我这么揍还一声不吭,他就是我说的没人带他们混。”

屠鹏接着说道:“如果他不老实,那就是混的提心吊胆。”

钟宝觉得屠鹏跟他越来越有默契了。

一顿酒喝到晚上,本来田老大的小姨子想留下钟宝,可是钟宝没有在那里。

钟宝让屠鹏留下,自己一人出了美发沙龙。

看来他们是选择混的提心吊胆,小混混并不是专业的狗仔队,钟宝只要稍微留点心,很容易就能发现谁盯着自己。

既然他们想动手,钟宝当然要给他们机会。

点了根烟,钟宝还哼着小曲往一旁走。起码有三个人,轮番报告钟宝的行踪。

“呜……”是汽车的轰鸣声,能听出油门儿越来越大。一辆黑色的轿车箭一般从钟宝身后冲来。

“轰!”轿车撞碎了一家书店的门,直接进了里面。

外面盯着钟宝的人瞪着眼睛定在那里,明明是撞上的啊?怎么钟宝在外面?一边抽烟还一边看热闹。

多亏了书店已经打烊了,车子只是把里面撞得一片狼藉,但是并没撞到人。

之后这边的吃瓜群众越来越多,很多人都拿出手机拍照,根本没人关心司机是死是活。

“你们这些人这么没有公德心呢?你们以为警察会去你们朋友圈儿等着出这样的事吗?”一个女孩儿一边说一边拿出手机报警。

报了警后女孩儿一拉钟宝:“你!跟我一起去救人。”

“为什么是我?”

“因为你没拿手机出来,比他们强。”

“我这……”自己是没有拍照的习惯好吗?

被那女孩儿硬拉着进了书店,还别说,多亏他们进来了,司机被撞晕了,驾驶室里一片蒸汽。

“得快点救她!”

女孩一拽车门没拽开,脱下外套抱住手,一拳上去,玻璃屁事没有。“你来!”

得!这个狗日的想撞死自己,到最后自己还得救他。

“轰!”钟宝用的是胳膊肘,一下就把玻璃怼稀碎。

“行啊你!我怎么没想到用这招?”

“别感慨了,你不是着急救人吗?”

“刚才是怕他憋死,现在窗户都打开了,没事。”

“没事我走了!”一旦警察调了监控,看到他是为了撞自己才这样的,还得费劲去解释呢。

“回来!”女孩儿一把抓住钟宝的衣服:“我又搬不动他,快帮忙!”

这怎么还赖上了?钟宝其实最抵抗不了女人的要求,尤其这女孩漂亮、善良,梳着双马尾,一身公主裙,跟童话里的公主一样,钟宝的抵抗力直接就变负数了。

“好好好!”钟宝到了跟前也不开车门,抓着人衣领直接就从窗户把人拽了出来。

“哇哇哇!你你这么大力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