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三章,击败

这柄剑……?

那个可疑的占卜师究竟是什么人?

金币变成了金色的骑士剑,被蓝勋握在了手中,散发着强大的威势,只一剑就斩裂了墙壁,并将“猎犬”的一只手给斩了下来。

这种感觉,真的是令人熟悉啊。

心中的空虚感被填满,蓝勋举起了手中的骑士剑,紧盯着“猎犬”,随时准备斩下来的样子。

“猎犬”的神情渐渐变苦了起来,没有想到这个一开始被他只以为是普通人的少年,居然可以爆发出这么强大的力量。

还斩下了他的双手……

有点麻烦了啊,那柄剑,很显然不是他可以对对付的了的,那个威势,已经达到了b级以上的能量波动。

这怎么想都不简单。

该死的,情报部究竟是怎么调查的啊,连这个少年拥有b级以上的实力都不知道。

现在还是先撤退,向总部汇报这个情报吧,让他们派增援过来。

“猎犬”身前闪起了黑光,黑色光束朝着蓝勋射了过去,同时,“猎犬”双脚一蹬,朝着上方跳去。

蓝勋手中金剑斩出,光束尽数破碎开来,看向“猎犬”,他在墙壁上几个借力,已经到达了离地十几米的位置。

还有一点就可以到达顶层了,那时候就算是蓝勋也不可能追上。

蓝勋举起了金色的骑士剑,并没有斩,而是刺了出去,金色的能量在剑锋上涌现,化为了一道金色光束轰击而出。

什么?

巨大的危机感袭来,还不待“猎犬”反应过来,金光淹没了他的视线,“轰隆”一声,金色的光束直接贯穿了楼房。

轰出一个大洞。

一阵无力感袭来,蓝勋跪倒在了地上,喘着粗气,金色的骑士剑重新变回金币,被他紧的篡在了手心。

意识渐渐地朦胧,蓝勋缓缓的闭上眼睛,晕了过去。

最后的最后,他好像看见自己好像被谁给扶住了。

“果然就算是贸然使用了原来的一丝力量,也不会直接打破“枷锁”啊。”一道低沉的声音缓缓的传了出来。

是一个和蓝勋差不多年龄的少年,银黑色的头发,金色的瞳孔。

看着倒在他手腕上的蓝勋,白曙撇了一眼后方,有几道身影正在急速的向这边赶来。

“不好意思,他现在还不能被你们简单的带走啊,必须得让他自己选择才行。”

白曙低声的呢喃了一句,连同蓝勋一起,渐渐消失在了原地,化为了光屑。

………………

几分钟后,几道身影赶到了小巷里面,看着已经空无一人的小巷,其中一人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看来刚才交战的人,已经不在这里了。”

“去检查四周,不要放过一点痕迹。”像是领头的人吩咐道。

“是。”

几道身影散开,开始搜寻四周。

领头人看了一眼楼房上的大洞,眸光微沉,这个威力已经有……准a级的实力了吧。

什么时候,这个城市隐藏了这么多未知的存在了?

橘红色的发丝在风中吹动,显的异常耀眼。

………………

黑暗中,蓝勋睁开了眼睛,蔚蓝的天空显得非常美丽……等等,蔚蓝的天空?

蓝勋睁大了眼睛,察觉到了这是在自己的梦中。不过他并不是惊讶这一点,而是惊讶,他居然会做除了那个空洞梦以外的梦。

动了动手臂,蓝勋从地面上爬了起来,看着蔚蓝的天空,察觉到了一丝奇怪的感觉。

这天空太蓝了,蓝的根本不像是真正的天空。

虚伪的天空!

咔!

一道巨大的锁链贯穿了天空,向着他刺了过来,轰,打在了地上,并没有真正的刺中他,而是刺在他身旁的大地。

蓝勋看向了那道锁链,连接了天与地的粗大锁链。

一根根大的锁链从天空中贯穿而出,连接在了大地上面。

乳白色的光芒从天空中迸发了出来,一道巨大的光柱从天空中降下,连接了天与地。

蓝勋一怔,看着那道光柱,里面似乎有着什么东西?

忽然,天空破碎了开来,一道身影从光柱中显现了出来,全身闪耀着纯白色的光芒,看不真切。

蓝勋眼睛皱起,想要看清那道身影,但是怎么都看不见,只能看见白色的光芒和人轮廓。

不是人?

蓝勋心头疑惑,但是更大的疑惑随之而来,这里……难道不是我的梦吗?

当蓝勋意识到这一点,那个纯白色的人影歪头看向了他,那一瞬间,两道身影的视线对视在了一起。

形容不了的力量在蓝勋的脑海中炸裂了开来,一道白光在眼前炸裂,蓝勋又一次失去了意识。

白色光柱里面的那道身影看着消失的蓝勋,久久的沉默不语。

………………

蓝勋睁开来了眼睛,入目的是熟悉的天花板,是他每天都会看见的天花板,他家的天花板。

蓝勋怔了几秒,旋即意识到了这里是他的家。

蓝勋坐了起来,他身上穿着校服,腹部被血染成了红色,拉开一看,腹部并没有明显的伤口。

痊愈了吗?

蓝勋的脑中闪过了这个念头,心中又出现了疑惑,他为什么会回到家中的,明明那时候他晕了过去。

不可能自己有能力回到自己的家中的。

究竟是怎么回事?

被谁给送回来的吗?

也只有这个可能了吧,从床上下来,蓝勋看了看自己的全身,并没有出现什么异样。

嗯?

蓝勋看向了他的右手,松开来,一枚金灿灿的硬币静静的躺在他的手心。

这枚金币?

看见这枚金币,蓝勋就想起了记忆中的那柄金色的骑士剑,眸光闪了闪,重新攥紧了手心的金币。

推开卧室门,向着客厅走去,不过蓝勋只是刚刚踏出卧门一步,却又收了回来,神情沉默。

“这个感觉……应该是监控摄像头吧。”蓝勋在心中想道,如果不是因为他现在感知力不似正常人,也不可能发现。

“居然敢在我家中安装监控……究竟是谁?”蓝勋皱起了眉头,是那个“猎犬”所属的组织吗。

蓝勋叹了一口气,不能打草惊蛇,如果和那个“猎犬”同一级别的人物再来几个的话,他就绝对没有活路了。。

只是一个他就必须苦战……

蓝勋第一次感觉到了自己的弱小的事实还有想要变强的信念。

guihuachanshenzhiren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