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桐虽然很赞同公主的说法,但是那幕后之人只怕没那么容易被抓到

“公主,您是现在要出发吗?“秋桐不安的问道

“不错“

苏小沫心情似乎很好,秋桐便准备跟着她离开

“我们换身衣服“

“啊~“秋桐不理解公主说的是什么意思,只是看着她的笑容莫名觉得她今天出府应该不是她说的逛街那么简单

春婵最后被留在了行宫,苏小沫和秋桐换上一身男儿装扮没有从行宫正门离开,而是从后院翻墙离开

“公主,咱们这身打扮是为何?“秋桐带公主翻过墙不解的问道

“去一趟苏府“

“这个时候去,合适吗?“

苏小沫没有回应她的问题,只是微微一笑,然后就往熟悉的小道穿街走巷的走到苏府

看着眼前熟悉的府门,苏小沫没来由的红了眼,因为她脸上依然遮挡住,所以站在门口的侍卫也不知道她是谁

“你是谁?“侍卫问道

“我找国公“苏小沫微微一笑,轻声回应

侍卫先是看了苏小沫一身的着装,看起来不是平常人,想着还是进去通报一声的好

侍卫刚准备转身进府的时候,苏子逸正好准备出去,就看到了站在门口一身男儿装扮的熟悉面孔

顿时愣在原地

“公子,门口有位公子找国公大人“侍卫见公子正好出来,便恭敬的说道

苏子逸没有理会侍卫,只是对他挥手,示意他退下

然后就一步步走到苏小沫面前,兄妹俩就这么红着眼睛看着对方,却是一言不语

苏小沫受不了哥哥如此的眼神,忍着眼泪不自觉的笑了出来

苏子逸见她笑了,自己也忍不住笑了出来,然后一把抱住她轻声说道,“见到你,太好了“

“嗯~“苏小沫声音哽咽的说道

“走,进去“苏子逸知道她想见爹娘,爹娘肯定也很想见到她,所以带着她赶紧往后院走去

苏子逸让近身伺候的人都退出去,让她先等在屋子里

不小会儿的功夫,一张张熟悉的面孔,让她想念再三的面孔出现在她眼前

她的唇动了一下,一声“娘“还没喊出来,眼泪就先忍不住的砸了下来

宋若冰在看到那张她念想了那么久的女儿的脸,嘴唇颤抖,小心翼翼的走到她面前,伸手触碰她的脸,那种真实的,有温度的脸颊让她一颗心才放下,“沫沫“

苏小沫被母亲紧紧抱住,母女俩在屋子里哭了好一会儿,直到苏子逸上前劝说道,“娘,妹妹这都已经安然无恙的回来了,您就别哭了,你看你一哭,妹妹也跟着没完没了的哭,妹妹回来您应该高兴不是“

宋若冰听了儿子的话,看到女儿那双哭的有些红肿的眼睛,心疼的紧,随手擦了下眼泪笑着说道,“是,是娘亲不好,娘不哭,沫沫也不要哭“

“嗯~“苏小沫声音哽咽的微微一笑回应着

站在一旁没有出声的苏云程看着母女俩的样子,铮铮铁汉也忍不住红了眼,若不是为了在孩子们面前保留点威严,只怕他也忍不住过去抱住沫沫,使劲哭了一通

臭丫头,没事也不知道让人回来报个平安,不知道家里有人会担心吗?

“沫沫,这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听你哥哥说,你现在是越国的公主,而且,脸被毁了“宋若冰想看看沫沫那被衣领遮挡的脸颊

“娘,我没事,我的脸也没事“苏小沫说着不想让他们再一次担心,就赶紧露出脸给她看看

一张完好无损的脸出现在他们面前,可这一点还是让苏子逸有些震惊了,那天,他明明看到沫沫的脸

苏小沫就将自己那天被司徒文蓝所害的全部经过都给他们讲了一遍,还有在越国遇到的上官泽以及被封为越国和煦公主的事情,还有这次回昭国的目的,说完,苏小沫带着丝丝愧疚的心里对爹娘说道,“爹,娘,对不起,是我思虑不周,让你们担心了“

苏云程几乎是当场气的跳起来,他宝贝了这么多年的女儿,竟然被别的人如此残忍对待,差点丢了性命,若是没有越国王的相助,沫沫只怕

虽然很气恼,可毕竟经历了那么多危险的事,哪里还忍心苛责她

“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就不要在提了,只要你还活着就好“宋若冰温柔的说道

失而复得终归对于苏家来说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所以一家人很快就将沫沫之前发生的不好的事情全都抛诸脑后,气氛一下子变的更加融洽起来

苏小沫本没打算这么快来见爹娘,只是想着傅羽霆对自己的怀疑和如今对自己的态度,对于迟早会被她发现身份,所以打算现在就将自己的实情告知父母

“沫沫,你现在是越国公主,那王爷知道你的身份吗?“宋若冰开口不安的问道

苏小沫摇摇头

“那,你不打算让他知道吗?“

苏小沫还是摇摇头,不知道,还不确定,我还有事情要办,等事情落定后,再打算跟他相认“

“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吗?“苏子逸担心的说道

“不用“

苏小沫的回答,让苏云程和苏子逸脸色都不太好,苏云程没说,但苏子逸却忍不住说道,“沫沫,我们是跟你血浓于水的亲人,不是外人,若是你有什么要做的,而又需要我们帮忙的事情,一定要开口说,我不希望之前的事情会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再一次担心,你明白吗?“苏子逸不安的说道,“爹娘年事已高,他们,再受不得什么惊吓了“

苏小沫温柔一笑,“大哥放心,事情是我跟王爷一起要办的,而且,这事不方便将苏家牵扯进来,所以,你们放心,我也是会吃一堑长一智的“

“王爷?你们“

“没有,你不要多想,“苏小沫知道大哥想说什么,赶紧阻止道,“对了,婉婉呢,怎么没见到她?“

苏小沫故意转移话题道

“她啊~“苏子逸说着有些难为情的样子

只是那嘴上的笑容却格外甜蜜

苏小沫看了家里人一圈,只见他们个个脸上都洋溢着笑脸,难道是

“行啊,大哥,有多久了“苏小沫打趣的问了他一声

“快,快三个月了“

“真好,一转眼你都快当爹了啊“苏小沫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觉得心里美滋滋的,这么说,我有小侄子了

“人呢?我去看看她“

“她休息了“说道这里的时候,苏子逸的眼神有些担忧

“怎么了,她是不舒服吗?“苏小沫也跟着有些担心

“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她有孕的反应很大,而且,最近几个月食欲太差,整个人看着瘦了一大圈“宋若冰有些心疼的说道

奇怪,我也是这个时候,怎么一点也没有他们说的那个难受的感觉,难道是时间不对吗?

“带我去看看“

“好“

苏子逸带着苏小沫去了婉婉休息的地方,宋若冰和苏云程就赶紧吩咐厨房准备一桌子沫沫爱吃的东西,甚至两人亲自下厨,那种情绪别提多高兴了

“婉婉“苏小沫在榻边小声唤了梁婉婉一声

睡的昏昏沉沉的婉婉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是苏子逸,然后才看到熟悉的苏小沫的脸

“苏子逸,我好像看到沫沫了“婉婉有气无力的说道

“不是好像,我真的在你面前“苏小沫柔声一笑,看着婉婉也是激动万分

婉婉听到熟悉的声音,一下子就坐了起来,可又因为最近吃的少,吐的多,身体营养不够,一下子头晕晕的差点磕在窗栏边

还好苏子逸动作快,赶紧扶着婉婉,“小心一点,这要是磕到了怎么办?“

看着苏子逸关心的话,婉婉没有感到高兴,反而推开他一把抱住沫沫,嚎啕哭了起来,“沫沫,苏子逸不是好人“

苏小沫被婉婉突如其来的动作弄的差点蒙住了

“婉婉别哭,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反应过来的苏小沫担心她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我不舒服,很不舒服,一点也不舒服,“婉婉说着,眼泪汪汪的说道,“我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好难受,吃不下,睡不好,可苏子逸竟然还在一旁乐呵呵的,你说,他是不是故意的,看我难受他就高兴,他果然还是以前那个喜欢欺负我的人“

听着婉婉的话,苏小沫好笑又无语的,只得安慰道,“婉婉,没事的,过段时间就好了“苏小沫说着就给婉婉把脉

不肖一会儿就开心的对婉婉说道,“婉婉,你现在有了身孕,身体会反应比较强烈一些,不过等这段时间过去了就好,等下我给你开张方子,你按照我的方子来,保证你吃的香睡的好“

“真的吗?你都不知道我没有一天不期待能好好休息一下,好好吃点自己爱吃的东西“婉婉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美食和美觉

“等等,你刚刚说什么?我有了身孕?“婉婉像是刚反应过来一样,不解的盯着沫沫问道

她这话反而是把苏小沫给问到了,然后狐疑的去看了一眼苏子逸,然后就见他无奈的耸了下肩

苏小沫在心里淡淡叹了口气,好吧,我这个大哥是打算将这件事一骗到底了

可这也不是能瞒得住的事啊

“婉婉,你跟我大哥是夫妻的事,你是知道的吧“

“知道啊,苏子逸说过了“婉婉一脸懵懂的盯着苏小沫

“是这样啊,既然是夫妻呢?这有身孕有孩子是迟早的事,明白吗?“

“是这样吗?“婉婉有些不太明白,但是又觉得沫沫说的话很有道理,“这样啊,可我为何会这么难受呢?“

“是有孕反应,正常现象,过段时间就好了“苏小沫觉得这事应该是每一个女子应该都明白的事,可后来一想,婉婉没有娘亲在身边,没有女子教她这些事情,她自然很懵懂

“那就好,那就好“婉婉像是终于放心了,“我最近难受了这么长时间,还以为得了什么重病呢?可吓死我了“婉婉虚惊一场的说道

被沫沫这么一说,突然觉得也没那么难受了,然后她看向苏子逸,“我肚子有点饿了,你给我弄点吃的“

“好,我这就去,你等着,我马上就回来“苏子逸看到有点精神的婉婉,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就连跑出去的样子都是带着一阵风

看着苏子逸这么在意婉婉有身孕的样子,苏小沫突然心里特别期待,也不知道傅羽霆若是知道我有了身孕,会不会也真高兴,会不会也这样小心翼翼的照顾自己

“沫沫,你在想什么?“婉婉见沫沫走神的样子,便开口问道

“没什么,我哥真的很疼你“

苏小沫说完这话,婉婉的脸一阵羞红,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他确实对我很好,只是,有些好过头了“

见婉婉和大哥感情这么好的样子,苏小沫也就放心了

两人开心聊了点什么时候,秋桐突然走了进来

苏小沫让婉婉先休息一下,然后走了出来对她说道,“有事?“

秋桐点点头,“春婵让人带来消息,说王爷在行宫找您,还说,要等到您出现“

傅羽霆现在是在对自己的敏感时期,若是被他查处自己现在在苏府,只怕很快便会查到这里,但是目前还不是让他知道这一点的时候

“好,我知道了“

苏小沫让婉婉先好好休息一下,然后就去找爹娘,正好碰到了要喊她用膳的爹娘

只是他们看到沫沫这一脸有心事的样子,心里马上就不安起来

“沫沫,去吃点东西吧,娘亲自做了一桌子,都是你爱吃的“宋若冰心里有些忐忑的说道

“娘,以后还会有很多机会的“苏小沫没有直接拒绝,但是还是说明了自己现在要离开的用意了

一想到好不容易见到的女儿还没多久就又要离开,而且再见面的时候装作好不认识的陌生人,心里就一阵酸涩

可也知道沫沫现在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所以只得忍着泪水,有些不舍的说道,“沫沫,你可一定要照顾好自己,若是有机会,悄悄回来看看我,若是,若是找不到机会,你也时常找个可靠的人来给娘报个平安,好吗?“

“放心,娘,您也要照顾好自己,还有爹,您让他多注意身体“苏小沫眼睛红着说道

母女俩惜别了好一会儿,苏小沫才离开

可苏小沫前脚一走,后脚苏云程说道,“要走就走,非要弄的哭哭啼啼的“

可他也忍不住红了眼眶,“白瞎了辛苦做的一桌饭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