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坑谁呢

“五哥护送”杨曜昌怀疑自己听错了,“四哥你呢”

“如今与狄戎的第一次交易将至,我当然要留在京城。而且方才你们所听见的将到的粮食,就是准备着与狄戎交易的。”

此话一出,徐昭鸿和杨曜昌同时都正了脸色。

从各地官仓里调的粮食,用于与狄戎签订契约后第一次交易,这匹粮食,意义重大,不能有丝毫闪失。

“秦大人,粮食分几批、什么时间、多少数量、多少护送人员,还请你详细说一下。”徐昭鸿打起十二万分精神,严肃地看着秦侍郎。

“这是自然,这些都是要向殿下和将军详细说明的。”秦侍郎道,“只是如今,下官也只知道从东、南两处仓廪丰足之地调取的粮食居多,离京之前得到的消息,按照道府总共是分六批、六队人马护送到此,只是这具体到的时间和各批的数量,下官就不是很清楚了。”

徐昭鸿的手按在了腰间的佩剑上,手指摩挲着剑把,冷冷开口,“秦大人,这就是你所谓的详细说明没有时间,我们可以派人每日里在城门口等着。可这没有数量,届时粮食到了,我们如何验收如何知晓各地的粮食是否有增减多了倒是还好,少了呢谁来负责”

杨曜昌也是板着脸,战场上历练出的骇人威压全部释放。

“秦大人是看我们几个年纪轻,随意好糊弄是吗”他勾一下唇角,“我西北大军数万,每年你户部拨过来的粮草,最喜欢缺斤少两,我们忍了。怎么着,如今还想玩同样的招数,让我们再吃哑巴亏”

话声一落,一掌拍在几上,那上面茶杯顿时翻倒,茶水滴滴流向秦侍郎,可他任由茶水侵湿了官袍,不敢有任何举动。

“徐将军,闲王殿下,下官离京之时确实只知道总数,不知晓各批的实际重量,请两位明鉴,明鉴呐。”秦侍郎是有苦说不出,那粮食确实不会是足斤足称,因为他在离京之前便已经得到指示,要他借此机会,给眼前这几个人吃一个哑巴亏。

他只认为这几人都是毛头小子,届时还不是粮食送到,直接就送去西北大军的军营,到时候拿出来称重量,少了,这徐昭鸿和杨曜德就得从西北大军粮仓里给补齐,否则,就是西北大军侵吞了粮食。闹出来,是他们办事不利,不闹出来,他们得自己补齐,怎么算,他们都得吃个大亏。

他完全没料到,自己挖好的坑,对方根本不跳,还将这坑挖深了,将自己给推下去。

如今,他只能咬死了自己不知情,顶多是一个办事不利的罪名,若是说出实际重量,待得各地粮食送到,那等与自己一方做了手脚的粮食,就是实实际际的罪证,拔出萝卜带出泥,自己这块挂在萝卜上的泥,就得化为飞灰了。

“大家都是为国办事,为君效忠,秦侍郎不必如此紧张。”

杨曜德也算是看出来了,这秦侍郎也不知是哪方的人马,也有任务在身的。他心里恨透这些只顾自己利益不顾大局的自私之人,要争权要夺势无所谓,包括他自己,也在谋划那个高位。但有些东西,关乎国家安全、社稷民生的不能碰更不该碰,这是身为一个宁朝人应有的准则,这些人,却不懂,可恨至极。

“大哥,无论如何,与狄戎的交易不能有差错,我瞧不如这样,届时,我们将所有到的粮食,在双方共同见证下进行度量登记,然后由大家一起在上面签字捺印,若是最终粮食重量有误,到时报给父皇,依法处置。”

“四殿下此法可行,就这么办。”徐昭鸿笑答,看向秦侍郎,“秦大人以为呢”

“下官也认为此法可行。”秦侍郎勉强镇定回答,可他手里的帕子几乎一刻也没停止,一直在擦着他脸上的汗水,“只是这粮食在运送途中难免会有损耗,可能可能本身运到的时候,重量就是会有变化。”

“秦大人之前说到这批粮食都是去年的陈粮,运送中不会如新收成的大损耗,就是有,也只是些微的波动。而我听闻一般运粮中为了保证数量有保障,运送之初就会比报的重量多一些,如此到了地点,从数字上看才不会便少,甚至有的,还会比预定的分量要大。”杨曜昌睨着秦侍郎,“秦大人,可是此理”

“一般而言会这样,但这次情况特殊,我们是直接按照每个官仓的十之三来计算到的各个官仓应交的粮食重量,所以他们完全可能只在本地就装刚好多的粮食,当然,也可能有按照惯例多装一些的。”秦侍郎不遗余力地找理由,“而且不同的粮食、不同的仓,损耗也不一样。比如有一些仓里的粮食本就特别干,有一些则差一点,前者就不会损耗多少重量,后者就会损失很多。”

“秦大人懂得很多。”杨曜昌鼓了两声掌,“杨大人长途跋涉,肯定累了,早些去歇着吧,如今我们已经在城门口等着了,只要运送粮食的人到,我们就一起过去。”

秦侍郎如蒙大赦,立即连声说好,跟着杨曜昌招来的小厮,带去住与四个皇家侍卫相邻的客房。

留下三人,面面相觑片刻,同时起身。

“我去通知人到城外十里处的各条道上等着,不管他们从哪个方向来,一定不能让人直接把粮食运到军营去。”说完,徐昭鸿起身,快步出去。

“我去营里,准备人手特别看守这一个粮仓,不能给人空子钻。”杨曜昌也走了。

杨曜德看着空荡荡的大厅,抱起一旁的书册,也走了。

徐悦兰到林氏房间时,林氏正在一块红绸上绣着一个胖娃娃,就在徐悦兰进去的刹那,她放下针,叹了口气。

“娘。”徐悦兰过去,“这胖娃娃好可爱。”她拿起那块红绸,“哪个小孩有这等福气,得我娘亲亲自绣小肚兜呢。”

“这不是给小孩子的兜儿。”林氏说着,又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