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缩水严重的粮食

“这江南地区确实雨水多,较为潮湿,粮食容易吸水变重,而边城就比较干燥了,所以所以也不是不可能。”秦侍郎又开始冒冷汗了,心里暗骂这些人做得太过分,他都已经去了书信,让他们尽量在路途中补齐缺失的粮食,这些人居然还是就这样运送来,是嫌命太长还是怎么的。

其实秦侍郎冤枉这些运送粮食之人了,他的书信,是送往的京城,那个幕后之人手中,而这些人早已经在路上,得到的还是最初的消息,哪里知道情况有变呢。

“秦大人是户部官员,我们尊重你在粮食方面比我等懂得多。”杨曜德温和笑道,“这样吧,我们实事求是,大家把这确认书签了。”

“四哥,这样放过他们,岂不是太过轻易”杨曜昌不赞同。

“八弟,无妨。”杨曜德还是笑着。

毕竟已经决定要拥他为帝,杨曜昌就已经将他当做未来帝王一样,不违抗他的决定。

那些被抓又被放的人,什么也不知道就只是负责运送的几个小人物还懵懵懂懂呢,那领头的知晓实情的几个,则挺了挺胸膛,自认为是因为自己后台硬,杨曜昌等人不敢为难他们。

几人很爽快地在那确认书上签字按了手印。

“四殿下,闲王殿下,我等这就走了。”

“几位且慢。”杨曜德抬手,挡住他们,“几位送来的粮食,我们收了,只是因为如今期限在即,狄戎之事更为重大,不能耽搁,却不是我们认同了你们这粮食有差。”

几人相视一眼,同时在对方眼里看见了同样的恐惧,一种大难临头的恐惧。

“八弟,就请这几位今日里暂时住在军营吧,待得事情查清了,若是他们确实没有问题,再放了他们。”

“成。”杨曜昌一挥手,刚刚获得自由的几人,再次被那些个强壮的兵士反剪了双手,不得动弹。

“秦大人。”杨曜德转向秦侍郎。

“是,是,下官在。”秦侍郎几乎是哆嗦着在回答。

“你方才所言这种情况却有可能存在,那么便由你拟定奏章,向父皇说明,如果父皇也认可你所言,那么我们便放了这些人,若是你所言不属实,是为这些违法之人推脱,那么,按照宁朝律例,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四哥说得不错,秦大人,这些人的性命,就在你笔下了。”杨曜昌算是服了自家四哥,他居然先拿到证据,让这些人先承认了粮食重量,再杀一记回马枪,高招啊。

秦侍郎如丧考妣,少了近三成啊,又不是水泡的粮食送过来,三成,有人会信吗

再是知道不可能,也不得不为。秦侍郎很快写好了一份奏折送往京城。同时,他的另一封信,比驿站一站一站送更快地,抵达了京城。

“一群蠢物”

随着上首那身着深紫暗绣龙纹锦袍的年轻男子一声怒吼,下首六个毕恭毕敬站着的男人同时向后瑟缩了一下。

“你们瞧瞧,瞧瞧,少三成,谁能信这是运送途中自然而然的”一掌将信纸拍在桌上,年轻男子封为吴王的二皇子杨曜良气得脸都扭曲了,不复往日的俊美。

几人垂首立着,不敢说这是您的指示,江南道不过是遵命而行。

“傻站着干什么想法子呀,你们一个个平时不话很多吗现在呢恩一个个哑巴了”

“殿下,事情已经造成,下官以为,不如就让那几个运粮的小人招了,就说是他们见粮起意,把粮食偷摸出去卖了。”一个人提议道。

杨曜良盯着那人,卫国公世子傅唯笙,此人在自己看来,一直是个可有可无的阴险小人,一肚子坏主意,这种人不能全部信任,说不好哪天就反咬自己一口。

但就在一个月以前,这人居然以身救下父皇,得父皇青眼,入吏部为侍郎,瞬间成为三品要臣,掌官员升迁,自己也就必须把他纳入心腹之列。不说起多大的作用,至少不能让他投靠了别的兄弟。

如今他提出的这法子,一如既往的阴狠。不过在成就大业的路上,牺牲几个无关紧要的小人物,也是必须的。

“依你所言,这件事就交给你办,务必妥帖周全。”

“是,属下定不辱使命。”傅唯笙狂喜,这是投靠了二皇子之后,自己接到的最大的任务,而且,这任务还是针对他的老对头。

徐悦兰、徐昭鸿、护国公府,这一次,定要你们不得周全。

就在秦侍郎的奏章送到京城之时,边城这边城门大开,迎入了赶着牛车马车的众多狄戎人,为首的,正是乌马。

可丽与莫娜相见,其中的欢喜自不必说,莫娜直接拉了可丽到自己房里,两个人嘀嘀咕咕说着悄悄话。

男人们则再次来到永平客栈,货物入仓,银钱入箱,满面笑容、饱含诚意。边城的百姓都感受到这股可比拟新年的欢腾,一个个见面不说话,先相视而笑。

狄戎这次带来的,是集合各部族一起的物品,药材毛皮不必说,还有他们特色的以牛奶、羊奶等制成的香甜奶酪,拿出来品尝了一次之后,立即就有商家下定。

这一次,狄戎众人在边城停留了五天,带来的物品全部卖出,又有了多个订单,这一次,约定的是冬季雪融、来年开春之后,再相约边城。

西北大军营里的那五百五十石粮食也搬空了,狄戎众人按照各部落出钱的比例,分得粮食将空了的马车牛车装满。

这第一次的交易,可说是宾主尽欢、圆满成功。

第二日就要离开狄戎,乌马和可丽在忙碌几天之后,终于得了空闲,前来将军府拜会徐悦兰。

对于乌马而言,他是狄戎的王,也是徐悦兰的奴,这不冲突。再则,以前的王,最主要的目的便是每年领军进攻宁朝边界,抢夺粮食等物资,如今不打仗了,他这个王的存在感也弱了。就如同这一次到边城,名义上是他领队前来,可实际上,他就是帮忙解决一下各部族之间的各种鸡毛蒜皮的小事情,真正与狄戎商人交易的,还是各部族派出的自己的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