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不能寒了良臣的心

“说得对,不能寒了良臣的心。”大皇子慎重地点头,但他下一番话,却是让户部尚书和司农使都大惊失色。

“林学士,你说说看,番茹一事如何解决”

“回大殿下,臣以为番茹一事迫在眉睫,与其自建暖棚,不如征用民间暖棚。臣听闻京城中有很多专为贵人培育花卉的商家,建有愈十顷的暖棚,而今年花卉价低,很多暖棚都闲置着。我们租用这些暖棚的花费远远低于建造,这便即可以解决尚书大人提出的没钱,又可解决司农使大人提出的没时间,两个问题一并解决。”

“说得不错,是个好点子。”大皇子赞道,“试种一事呢”

“如今朝中有九位司农,连同司农使大人,一共十人,臣以为,司农不比寻常,需得大才方得居之。何不趁此机会,将十位司农一起比一比,谁能最快、最好寻出番茹的种植法子,谁便是最有资格做司农使的人。”

“荒唐这不是把朝中吏治当做了小孩子过家家酒,想换谁换谁了,成何体统”户部尚书喝骂。

林云中脸涨的通红,他年少成名、身居高位,几时被人这般喝骂过,尤其这人还是他打心眼里不屑一顾的,更是感到强烈的愤怒。

“我倒是觉得可行。”大皇子根本不理会户部尚书,直接安排,“林云中,这事是你提出来的,便由你来主持,全权负责番茹试种一事。户部必须全力配合,尤其所需银钱不得怠慢,若是再有因银钱致使进展不顺,我连你这户部尚书一起换”

这话一出,不止当事的户部尚书心头一紧,就是其他大臣也是一阵心惊,这果决而狠辣的态度,真真是承平帝的亲儿,不管你在哪个位置,说拿下就拿下。

一时间,朝堂上静寂无声。

好一会儿之后,二皇子才笑道:“大哥好威风,如此一来,谁也不敢怠忽职守,人人奋进,我朝定能日新月异、更上层楼。”

“二弟你也不错,就是太过温和,凡事要果决。”大皇子坦然接受称赞,还很好心地劝说二皇子。

众多大臣都看着,二皇子心中纵有滔天怒焰也不敢有哪怕一丝火苗冒出来,只能强迫自己微笑,还要向大皇子道谢,谢谢他的指导。

不过也因户部这么一闹,别的还有本奏的大臣也都默默将折子揣回了兜里。

谁也不想成下一个户部尚书,偷鸡不着折把米,告状不成反挨批。

朝议结束,大皇子拦下将回内宫的祥明。

“祥明公公,父皇”

“殿下,圣上龙体欠安,依然时时刻刻挂心朝政,殿下若有心,便将朝事处理好,圣上心里松爽了,这龙体自然也就好转。”祥明打断大皇子,语重心长地道。

“公公说得在理,劳烦公公转告父皇,我一定将朝政处理妥当,请父皇安心养身子。”

“是,奴才定将殿下一片孝心转告圣上。”祥明答道,随即回了内院。

二皇子见祥明都走远了,大皇子依然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望着那个方向,不屑地哼了一声。

明眼人都能看出父皇没多少日子了,他那番要父皇安心养身子的话,明摆着就是故意表孝心。二皇子心道,如今内宫外朝,处处都有我的人在,无论如何,帝位都只会是我的。

祥明将朝议详详细细地向承平帝道来,他的立场很中立,无论说谁,都是一样的语气,也都是一样的还原,完全不会加油添醋。

“户部这帮人,为帮老二也是不遗余力。”承平帝冷冷地道,静默了一下,他才又开口,“老四和老八到哪了”

“奴才向徐将军探听了,昨日刚过了斜梁,再十日就能入京。”

承平帝点点头,不再说话。他整个人都裹在厚实的毛裘里,双颊瘦得颧骨高耸。

小太监通报太医院院首到,祥明亲自拉开了门,将那须发皆白的老太医引入房中。

“陛下,请容臣请脉。”老太医跪着,轻声道。

承平帝轻轻“嗯”了一声,依旧闭着眼。祥明轻轻揭开毛裘一角,扶出承平帝瘦骨嶙峋的手臂。

老太医将两指搭在承平帝腕间,闭眼号脉片刻,他向祥明点了头,示意可以了。

“朕还有几日可活”承平帝淡淡道。

“放宽心胸,数十年可活。一味纠结,不足百日。”老太医回答。

承平帝冷哼一声,“你倒是老实,朕贵为天子,你们每日里万岁万岁是在欺君吗”

“人非妖物,如何能万岁”老太医依然十分平静。

承平帝默然,挥挥手,要老太医退下。

老太医也不嗦,提着自己的药箱就出去了。

“这朝中,偏偏只有这个给朕断言生死的人不懂得怕朕。”良久,承平帝自嘲,“不足百日,这倒是比朕预想的要晚了些。”

“陛下,郑院首方才所言,只要陛下放宽心胸”

“朕如何能放宽心胸这一个个的,朕还没死呢,就迫不及待地布局自己的势力,朕若当真放松了,还不被他们给吞了”

祥明静默了一下,依然劝道,“郑院首医术高超,但民间也不乏奇人异事。陛下且放宽心,您洪福齐天,令各地广招医科能人,定能寻到能医治您的人。”

“洪福齐天祥明,你也学会说谎了。”

“奴才不敢。”祥明立即跪下,“奴才只是只是舍不得陛下。”说着,他的声音里已经有了哭腔。

承平帝的眼角沁出一滴眼泪,道:“洪福齐天,也不过是自欺欺人,不必再折腾了。”

“是。”

门外传来喧哗声,这声音承平帝无比熟悉,是他宠爱了多年的女人修仪胡氏,她在哭喊着求见,承平帝也知道她想做什么,为她的儿子喊冤。

这几日,除了皇后,这些女人一个个都来了,为着各种各样的目的,可就没有一个,是真心要关心他的。

“将人赶走,传朕旨意,任何人打扰,贬去做浣衣宫女。”

“是。”祥明急急忙忙跑出去,他听出承平帝这是真的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