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去求皇后吧

那些女子,出嫁前是家里的掌上明珠,出嫁后是尊贵的娘娘、皇帝的女人,别说浣衣了,冷水也不曾碰一碰。

祥明将承平帝的旨意一传,一个个哪还敢留,不到一刻钟就走的干干净净。只剩下胡修仪,她自入宫起就得皇帝宠爱,十七年来,无论有多少比她年轻比她貌美的女子,皇帝对她的宠爱始终不变,这也让她对自己信心百倍,相信只要见到皇上,哭诉几句,儿子就能再回京城,再封一等王爷。

她不止不走,还更加大声地哭喊,甚至要硬闯进承平帝的寝宫。

祥明脸色发白,顾不得上下尊卑,快手地捂住她的嘴,一边劝着:“娘娘,陛下最近真的没心情,您快别闹了,惹了陛下生气,伤的是七殿下呀。”

胡修仪瞪着祥明,“呜呜呜”地直摇头。

祥明没有放开她,继续劝说:“放在以前,奴才绝对不敢冒犯娘娘,可今时不比往日,奴才这是在救娘娘,娘娘一定切记冷静,不可再吵闹,扰了陛下的安宁。”

胡修仪不笨,她若是没点脑子,单靠皇帝的宠爱,早就被别的女人斗死了,如今随着祥明的话语,她也算是了解到事情的严重性。

能让这个一向谨小慎微的大太监捂自己的嘴,她是真的信了皇帝会将她贬为浣衣宫女。

她朝祥明点了点头。

祥明会意,立即放开她。

胡修仪立即跪下去了,吓得祥明也赶紧跪下,嘴里连称“使不得,当不起”。

“祥明公公,我的皇儿你是知道的,他一直是个好孩子,就只是贪花好色,少年人哪有不爱美人的况且他也从不曾去招惹良家女子,从来都只是去那秦楼楚馆,都是银货两讫。如今他被贬为庶民,一个人离京,他打小就养尊处优的,这一出京,兴许就再也回不来了。”说到这里,胡修仪“呜呜咽咽”哭起来,但她哭的十分克制,泪水流了满脸,声音却没有多少。

“祥明公公,我不敢奢求太多,就求你给我指一条明路,让我皇儿能重回京城,重归皇家,求求你了,祥明公公,如今宫里人人看我就是毒蛇猛兽,我实在无法,只能求您了。”

祥明为难地撇了一眼禁闭的房门,如今未来的帝王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继承人,他一个老太监,又怎敢泄露天机

只是看着痛哭的胡修仪,这毕竟是皇上宠信了十几年的女人祥明咬一咬牙,决定给她一条拐了点弯但依然能达到目的地的小路,未来如何,就看她自己的造化。

“娘娘不妨去求求皇后娘娘。”

胡修仪震惊地抬头,但她立即反应过来,起身盈盈弯腰。

“公公大恩大德,我铭记在心。”

“娘娘客气了,快去吧。”

胡修仪又朝祥明拜了一拜,回转身快步离去。

祥明进屋,自觉地跪下。

“请皇上降罪。”

承平帝闷重的呼吸声传来,祥明也不敢动,就一直跪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的双腿已经麻木到没有知觉,承平帝的声音沙哑传来。

“祥明”

“奴才在。”

“为何跪着”

“请陛下降罪,奴才见修仪娘娘一直为七殿下担忧,痛哭不止,着实可怜,一时不忍,便告知她可去求一求皇后娘娘。”

“皇后”承平帝笑起来,又猛烈咳嗽,祥明再顾不得其他,赶紧起身,完全无视双腿的颤抖扑过去帮承平帝顺气,又为他端来参茶。

承平帝抬手,令他拿来杯子。

又喘了好一会儿,他终于平复下来。

“皇后躲懒了十几年,你这一句话,她就再不得清净,很好,很好。”

祥明拿不准皇帝的真意,不敢接话,就一直站着。

“朕猜了一生,防了一生,怕了一生,这最后的时日,就让朕瞧瞧,这些人的真面目吧。”

承平帝低低地说着,这与其说是给祥明听,不如说是他的自言自语。

这一生百般猜忌,如今,可算是到揭开真面目的时候了。

时隔三月,二皇子再次气得砸了一套珍贵茶碗。

“殿下,这祥明告知修仪娘娘去求皇后,就是摆明了皇上将传位大皇子。如今皇上不见人,事已迫在眉睫,必须做打算了。”户部尚书苦口婆心地劝到。

朝议才被大皇子打了脸,傍晚就得知自己投靠的主子无望继位,他急得白头发都生了好几根。

怕啥说啥,二皇子狠狠瞪了一眼这不识相的,吓得户部尚书低了头。

“传位大皇子,还得看我答应不答应”二皇子咬牙切齿,但话说得狠,他也下得狠手,但他同样冷静,清楚今还不是好时机,他在兵部、在军中实力太弱,这令他只能暗中筹谋,不敢直接一举定乾坤。

“这件事烂在你们肚子里,一个字也不许往外传,懂了吗”他厉声告诫手下众人,谋定而后动,才能成功,这是多年来他学到的成功法则。

他忍

这一日,两个风尘仆仆的旅人进了京,直奔护国公府而去,稍后,护国公世子、大将军徐平然带人匆匆出府,直接去了皇宫。

待得大皇子和二皇子得到消息入宫,在皇帝的寝宫前,见到了依然在门外等着的三人。

彼此“大哥”“二哥”“四弟”“八弟”相互招呼了,大皇子笑呵呵地一把扯住杨曜昌。

“你这小子,要回京也不给大哥一个消息,如果不是我府里的管家听外面传疯了说闲王回京,我还蒙在鼓里呢。说说,你回京不去找我,找徐大将军是几个意思我这大哥比不上徐大将军”

“大哥和大将军没得比,你这个大哥我没得选,天赐的,大将军这个亦师亦友的前辈却是我自己争取来的,自然是自己争取得来的更加珍贵,也就更亲近了。”杨曜昌玩笑道。

大皇子给了他一拳头。

他们的打闹,令二皇子心里更加烦躁不安,但他依然是一脸温和,拐弯向杨曜打探消息:“四弟,你和八弟回京,怎一点消息也没有你在狄戎与边城多日,让两国缔结和平,这种大功劳,当好生为你热闹热闹,如今你们悄没声息就入了京,这实在是太委屈你了。”

“二哥过誉了,我和八弟从傅世子就是卫国公府的世子傅唯笙听说父皇龙体欠安,已经休朝,我们心中十分担忧,便立即快马赶了回来。”杨曜一脸的人畜无害,简简单单地,将事情都交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