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皇后召见

“是倒在地上。”木子十分确定,“我当时吓了一跳,以为死了人,一下子就叫起来,结果她又爬起来,根本没死。”

这一口一个“死”字,让吴雪灵越听越不满,可她也不敢发作,始终是低声啜泣。

“二夫人。”曹管家向吴氏道,“听木子这么说,该是表小姐身子骨不好,进了这满是酒气的房间就晕了。如今表小姐和四殿下之间是清白的,这事也只有这里几个人知晓,以奴才愚见,不如就当什么也没发生。”

这也是给吴氏一个台阶下,认真追究起来,绝对是吴雪灵的错。

吴氏自然懂这道理,吴雪灵却不懂,或者说,她不愿意懂。

“不行”她嚷道,“我在这房里昏迷,孤男寡女同处一室,怎能当做什么也没发生我是个清清白白的大闺女,以后叫我可怎么活”

“表小姐的意思是”曹管家冷笑问。

吴雪灵咬牙,“四殿下必须迎娶我。”她不直接说为正妻,但这迎娶,自然就不是随便一顶小轿能打发的。

曹管家垂首,“既如此,就不是奴才能决定的了。表小姐在咱们府里出事,她是二夫人的亲侄女,这件事就由二夫人亲自处理吧。”

说完,曹管家就起身告退,还不忘招呼木子一起离开。

这表小姐摆明了要赖上四皇子,也不想想,这是混赖就能赖上的

曹管家对吴雪灵不屑,带着木子离开也是防止木子被做了替罪羊。

不过出了房门之后,曹管家让木子再在门口守着,这一次,不许任何一个活物进了房间。他则立即去去了书房,将事情一五一十地全部告知了徐平然。

在自己府里,眼皮子底下,明目张胆地设计自己的女婿徐平然怒了。

“老爷,如今四殿下未醒,奴才的意思,看看二夫人如何处理,如果二夫人一味维护表小姐,就再瞧瞧四殿下醒来后怎么说,四殿下若真要收了表小姐,咱们这时候便是多事,四殿下若不愿意要表小姐,咱们也没必要再出面。”曹管家劝道。

理是这个理,生气却依然无法遏制。不过,徐平然也不再坚持要立即将吴雪灵赶出府去了。

他郁郁不乐地瞪着眼。

这四殿下是承平帝定下的继位者、宁朝未来的皇帝,没有吴雪灵,也会有张雪灵、王雪灵、李雪灵,三宫六院七十二妃,自己女儿注定不会是唯一。

“让人盯着,随时回报情况。”他吩咐道。

“是。”曹管家立即应声。

这时,又有下人来报,宫里皇后娘娘的懿旨,召徐平然立即入宫见驾。

徐平然不敢耽搁,立即命人准备快马,迅速朝皇宫而去。

时间倒回几个时辰以前,杨曜宇同杨曜昌到坤宁宫见皇后的时候。

这段时间,因着祥明那句“亲近皇后娘娘”,一向冷清的坤宁宫炸了锅一样,往常趾高气扬的胡修仪每日里比最忠诚的奴才都要勤快往坤宁宫跑,甚至做出了亲自为皇后送膳、伺候她更衣等等下人做的事。

而皇宫里能活到最后的也都不是傻子,谁都知道这胡修仪是在得了祥明指点后才讨好皇后,当下,几个儿子被贬被关的尊贵妃嫔把皇后当作了救命草,就是那些无儿无女,担心皇帝死了被殉葬的妃子们,也一个个往皇后跟前凑,往常冷清的坤宁宫,比西市还热闹。

也是,皇后的两个儿子,大皇子醉心文学,每日里埋首书堆,自诩做学问。闲王醉心武术,在离京千里外的边城。这两个都不像是能成气候的,没曾想,自身成不成气候无所谓,是不是皇帝心中的那个人才是要紧的。

皇后也不愿看这些虚情假意的面孔,在烦了几天后,索性下了一道旨。

无要事不得来坤宁宫打扰她的清净。

不过她也没忘记小儿子曾传回来的信,将应美人传召到坤宁宫,称是自己还是觉得曾为她贴身宫女的应美人伺候得她最舒心,也不忘找人传一些应美人如何凄苦受难的留言出去。

这听在有心人耳中,自然就理解成了皇后如今即将升等为太后,再也容忍不下可说是背叛了她的应美人,提前露出锋芒,要惩治应美人,另一方面,也是为牵制杨曜。

虽然,大家都没有将杨曜放在眼里,不过他总是皇子,有继位的资格,未来事谁知道呢总是有备无患才好。

当然,皇后的禁令里面不包括杨曜宇和杨曜两兄弟,他们是随时都可出去坤宁宫的。

“母后,儿臣回来啦。”杨曜昌大跨步走进坤宁宫,高声喊道。

“回就回呗,吵吵嚷嚷的成何体统”皇后假意斥责,眉梢眼角的喜色却藏不住,在杨曜昌走进后,拉了他的手挨着自己坐下,“可去见过你父皇了这些日子没听说他召你回京,如今这情况特殊,当心被有心人钻了空子。”

“母后放心,我同四哥一道回来的,我已经先去见了父皇,他让我跟着大哥,四哥跟着二哥,一起掌理六部。”杨曜昌还是像小娃儿时候一样挨着娘亲坐下,不过一双眼珠子大量四周,疑惑道,“应娘娘呢我听说母后你把应娘娘整治得很凄惨呐。”

这句话明显带着戏谑,惹得皇后捶了他一记。

“长本事了,连你母后都敢笑话。”

杨曜昌“嘻嘻”一笑,“儿子是娘生娘养的,儿子有没有长本事娘最清楚。”

皇后唾了他一记,怨道:“儿大不由娘,我可看不懂你们兄弟俩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这话一出,杨曜昌正了脸色,命四周伺候的下人全部退下,他方才低声道,“儿子长大了,就该为娘分忧解难,如今这就是最好的机会,可以实现娘多年的梦想。”

皇后不解地看着他。

杨曜昌凑近皇后耳边,低声述说起来。

皇后的神色越来越震惊,也越来越凝重,末了,她低声问,“这些可靠吗”

“母后放心,虽是推测,但绝对不离十。”杨曜昌道。

杨曜宇也是一脸严肃的点头认同。

皇后依然难掩震惊与疑惑,“如果是这样,祥明必定了解,又为何会传出亲近我的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