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分享秘密通道

“小一说的那些如果是真的,我便觉得,你多虑了。而且,你应该戒备地是二皇子,他府里的事情,小一很难打探到。”徐悦兰突然转了话题。

“嗯”杨曜正想着事,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来。

徐悦兰白了他一眼,“如果是有别的企图,不可能还是和以前一样过日子,还一点不设防。而另有些人今天花园里梅花开了要办赏梅宴,后日得了一盆四季海棠要开海棠宴,就怕与官员们的联系少了。府里戒备还森严,寻常人根本连靠近都不行,这才是一个有心人的样子。那种整天里该干嘛干嘛的,要么自信心爆棚,要么就是无心。”

“也可能是故意不让人注意他。”杨曜反驳。

“如今统共就这两个人,再低调也不可能让人不注意。”说着话,两人依旧在各种巷落里转来转去,这些弯曲回折的小道,偶尔对面来一个人,就得侧身让人通过。

“我倒觉得之所以会这样,就是因为无心,所以也就没有特别的去做什么,也没必要去做。”徐悦兰走在前方,两人的说话声很小,也就两人自己能听到而已。

“树欲静而风不止。”这是杨曜始终无法释怀的地方,即使大哥真的无心帝位,可他也该知道,不是他无心就能真的置身事外的,什么也不做,一样可能被卷入争斗最后尸骨无存。

“所以他们同你结盟了呀。”徐悦兰闭口回答,见他始终眉头紧锁,她也跟着烦恼起来,停下脚步认真的看着他。

“你现在当务之急,不是烦恼他们是不是有别的企图,或是他们又在转着什么阴谋,因为这些东西,归根结底就是会危害到你的安全,而你的安全,如今是我爹我哥哥他们在护着,你可以相信他们,相信我,相信你安全无虞。”

“我相信安全没问题,但他们”

“他们也都不是问题。”徐悦兰打断他,“他们所能做的,就是危害你的生命,这些是小事情,我爹他们就能帮你解决的小事情,但还有一件大事,是只有你自己能做,别人都帮不上忙的。”

“是什么”杨曜疑惑。

“臣民之心。”徐悦兰严肃地凝视着他,“以前你庸碌无为的性格深入人心,每个人要么对你毫无印象,要么就是认为你没本事,试想,如果皇上龙驭宾天,臣民们拥护心中的帝王之时,有人愿意拥护你吗”

杨曜摇头。

“以前你只有一个人,自然得韬光养晦,不引起人注意,可如今不同,你的安全统统交给我爹,你便得将你满肚子的经纶倒出来,让人看到你的本事,尤其,我们如今又有亲身到狄戎这么好的基础,还有如今凤仙郡这么好的案子,若是将这事办好,让臣民心中你的威望越来越高,那么你才是真正拥有和他们一拼的实力。”

沉默了好半晌,徐悦兰也不说话,就在眼前豁然开朗之际,杨曜的话只剩下半截。

“你认为我可”以与他们一争

“你继续说。”徐悦兰并不急于出去,而是和杨曜一样依然站在巷子的阴影里。

“没什么。”杨曜却不准备再提,答案是什么都不重要,不管有没有实力,不管结果如何,总要拼一把才不枉费这一生。

“这是什么地方”他指着外面常有人往来的街市,不敢相信在这些阳光难以照射到的小巷里穿行后是自己认知中总要通过宽敞大街才能到的街市。

“西市,咱们俩这身装束若是到了东市,遇到熟人还不好说呢。”徐悦兰带着他熟练地穿过大街,来到街边繁华处的“甜甜屋。”

徐悦兰带杨曜从店后的一扇小门进去。

“姑娘,你又这身装束。”才进到店铺,就被绿芳一眼认出,直接将徐悦兰拉去店后那供店员们日常住宿一个小小后院。

“姑娘什么时候回京的绿书他们几个呢怎没有跟着”一叠声质问。

“她们都在府里,我没带着。”徐悦兰一点也不觉得这关心的询问是逾矩,“刘姐呢我今天带个人来给你们认识。”

“刘姐这时候在前头招呼客人。”绿芳说着,看了一眼徐悦兰身后的杨曜,随即转过眼,“奴婢去叫刘姐过来。”

徐悦兰熟门熟路地给杨曜倒茶,又从柜子里取出糕点,这一般是绿芳在尝试一些新的糕点时做出来的样品,不会放在前面店里售卖,但往往味道很好,每次徐悦兰到店里都喜欢开这柜子,仿佛寻宝一般。

“待会儿我介绍刘姐给你认识,如果接着我们就要成亲的话,我出门的机会就少了,你有任何需要都可以直接来找刘姐。原本东市也有一家的,但上次火烧之后我就去了狄戎,那边就一直没能建起来,只剩下西市这一间铺子。”

杨曜又感到了久违的茫然感。她这样心平气和的将自己的店铺交给他,将自己隐藏的消息来源交给他,那些在一般人看来都是要保密的独有渠道,就这样简单地全部向他摊开,偏偏她做的这些,都只是因为自己与她的五年约定。

只是一个约定,她便要做的这么彻底吗

对徐悦兰要她们配合杨曜的吩咐,刘丽娘和绿芳没有一点抵触地立即答应了,在她们看来,替杨曜做事就是在替徐悦兰做事,这是她们作为下人的本分。

从甜甜屋出来,徐悦兰同样没有带着杨曜走大街,照样在小巷子里穿来穿去,将他带到了一个四皇子府的后门。

“不要小看这些小巷,那些有身份的人不会走这些路,只有底层的下人会走,而往往这些路就可以在不惊动的情况下去到你想去的地方,抄近路也特别方便。特别是在需要躲避某些人和事的时候,就更有用了。”

这话不假,不过

“你怎会知道这些小巷”护国公府的尊贵姑娘,怎会如此熟悉这些僻静巷道。

“多走走就知道了。”徐悦兰避重就轻,“这几日我会找时间尽量把这些巷道画出来,有了图你熟悉起来也会轻松一些。”

拉着他转身,“接下来这一条呢,是从护国公府到你的四皇子府最近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