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六六大顺来下聘

六箱聘仪,放在一般小富之家称得上丰厚,但在护国公府这样的一等权贵中,可就寒碜得很了。

林氏的脸是黑的,礼部那位老尚书也是一脸尴尬。一般而言,太子大婚,取九数,聘仪是九十九抬,皇子大婚,取六数,聘仪是六十六抬。他们早就向户部说好准备六数的聘仪,但就怎么也没想到,户部就给弄了个六抬,而且六抬还称不上精品,只能算一般。偏偏皇后娘娘给的时间紧,他们有心理论,也没理论的时间,只能就这六抬抬过来。

杨曜徳脸上也是火辣辣,六抬聘仪,放在平民之家都不够看的。

但是这毕竟是奉旨成婚,纵然心中有再多不甘,也得把程序走完。

接下那张薄薄的礼书,林氏的心一阵抽疼。但她很快振作起来,聘仪薄没关系,给女儿的嫁妆再丰厚,反正女子的嫁妆就是私房,婆家无权动用,而且也没有抬数限制,全看娘家爹娘的宠爱。决定了,怎么着都要给女儿凑齐两百抬,不能让她被人看轻了。

所有的聘仪一件不落,全部抬进徐悦兰的幽兰院。这是宁朝的习俗,从过大礼之后,聘仪便会箱门大开,摆放在待嫁女儿的闺房外,这是向前来添妆的亲朋们展示女孩儿嫁的有多好,有多么受婆家重视。

当然,换到徐悦兰这少少的六抬聘仪,就不是什么好的展示了。而这么好的奚落徐悦兰的机会,徐悦竹自然不会放过,聘仪才抬进幽兰院,她后脚就跟进来了。

“兰姐姐,我都为你不值。”在六个箱子之间转来转去,徐悦竹不屑地啧啧,“梅姐姐出嫁的时候,嫁的是落魄侯爷的次子,那聘仪都有三十六抬,可瞧瞧你,你嫁的还是个皇子呢,才六抬聘仪。兰姐姐,我瞧着你可能是从古至今以来最寒碜的皇子妃。”

“凡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竹妹妹不要擅自决定了我的寒碜,这会让人误会你俗气,只知金银财物,不懂人情深情浅。”徐悦兰笑眯眯地怼回去。

“你就逞强吧,六抬嫁妆,你已经是全京城最大的笑话了!”徐悦竹脸上假惺惺的笑容不挂了,“当初皇上那句皇子任你选让你有多风光,现在你就有多好笑,呵呵,皇上钦点的皇子妃呢,六抬嫁妆,连个平民的小富之家都比不上!”

“这事就不劳竹妹妹费心了,谁要是敢当面笑话我,我便让她也成笑话,至于背后笑的,我反正听不见。”

“你倒是想得开。”

“我当然想的开,我爹娘这么宠我,聘仪少有什么关系,我爹娘给我的嫁妆绝对不输给京城里的贵女。”徐悦兰直接戳中了徐悦竹的痛点。

“你就骄傲吧,以后有得你哭!”想来刺激别人,结果自己受到暴击,徐悦竹待不下去了,只能撂下一句自以为的狠话,落荒而逃。

徐悦兰给自己比了一个大拇指,心情很好。

竹妹妹实在是一个绝佳的出气筒,每次在她心情不好的时候就过来挑衅,每次又都被她怼得落荒而逃,令她的坏心情有了发泄的出口。

以后进了四皇子府,再以后入了宫,有再多的不愉快都得自己憋在心里,不能再这样发泄出来了。

“姑娘,这竹姑娘也太坏了,这是你的聘仪,她来指指点点冷嘲热讽的,哪像一个当人妹妹的。”绿蔷为徐悦兰抱不平。

“可不是嘛,哪家的妹妹会嘲笑姐姐的聘仪少呢?”徐悦兰嘴上说得忧伤,脸上还是一样的笑容,随手将礼书放在一边,转而拿起那似乎永远也做不完的荷包。

“不过竹姑娘说的也对,六抬聘仪真的太少了,我们村村长家接媳妇,下聘的时候都是抬,这一个皇子才六”

“绿蔷!”绿苑喝止绿蔷,害怕她再说下去会让徐悦兰更加不高兴,“秦嬷嬷在清点姑娘的打小起的一些小物件,你去帮忙。”

“又我去帮,昨天也是我”被绿苑一瞪,抗议的话全部吞回肚子,“去就去嘛。”

帮秦嬷嬷做事最烦人了,连说笑两句都不行,只能安静干活。

“姑娘,你别听绿蔷胡说,别被她的混话影响了心情。”绿苑宽慰道。

“她说的也算事实,这聘仪确实寒酸了一些。”徐悦兰很中肯,原因也很简单,她并没有从聘仪中争面子的想法。如今她烦恼的,只是马上就要出嫁,她将不再是躲在爹和哥哥身后安享幸福的小女孩了,属于她的战场,马上就要到了。

“绿苑,随我去找我娘。”这几个丫头的归宿,也该安排了。

寻丫鬟被夫君泼了冷水,林氏在最初的气闷之后,不得不承认徐平然是对的。她想给徐悦兰找的懂医药会武的丫鬟,本身就很难找,况且时间还很紧,再过六日就是大婚,大婚之时以贴身丫鬟的名义带人进去容易,之后娘家再送丫鬟,那就有点打姑爷的脸了。

就在她发愁的时候,徐悦兰又给她出了个难题。她身边的几个用顺手了的大丫鬟都不准备带去四皇子府。本就缺人的情况下,没了这几个丫头,要从哪里去填补空挡。

“娘,我都打听过了,四皇子府上只有一个老人家顾着府门,我一嫁过去就多了这么多下人,不知道的还说四皇子吃软饭,这就不好听了。”徐悦兰腻着林氏撒娇。

“这次你说什么都没用,正是因为他府上没有下人,才得你自己带过去,要不然,那么大的宅子,难道你要亲自打扫管理。”林氏拍拍女儿的手,“你听娘的,秦嬷嬷和几个大丫鬟都跟过去,娘再把几房得力的人也给你做陪嫁。”

“那得多少人了呀?”

林氏瞪女儿一眼,“能有多少人?多少人都不够,你现在是还没感觉,等你嫁过去就知道,这当家主母,前前后后里里外外要忙的事情太多,没几个得力的人帮着,你自己就每天从早到晚累得团团转也管不好。”

“以前四殿下不受宠,他府里的下人少没关系。可如今他掌理着刑部和礼部,礼部就罢了,刑部可是重要职权部门,他的各种交际应酬只会多不会少,这些就都要你来给他安排,你手底下没点人怎么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