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彻查户部

“月前,皇后娘娘将应美人传唤到坤宁宫长居,后来传出的消息是皇后趁机折磨应美人报当年背主之仇,可我昨日听到消息,那应美人在皇后宫中好吃好喝,比在德妃娘娘宫中日子好过数百倍。”

“这莫非是”张华惊恐地瞪着张夫人。

“现如今,成年的皇子就这四个,皇后将应美人接到宫中,无论是折磨还是善待,四殿下在做事的时候就得考虑一下自己母妃。”张夫人替他说出心中所想。

张华不由自主地握住了张夫人的手,“满朝文武皆知户部是二殿下的人,四殿下与徐大将军之女定亲,户部却只出6台聘仪,让四殿下和徐姑娘成了全京城的笑柄,徐大将军原本可以是四殿下最大的依仗,如此一来,恐怕他会怨上四殿下。而此时又出了这事,崔岩道那杀手恐是军中之人,二殿下最缺的便是军中的势力,这样一来,倒显得这人像是殿下的手笔,以此来告诫四殿下。皇后娘娘又将应娘娘扣在她宫中,四殿下纵然心有不平,为自己母妃着想也得忍着。”“殿下与徐家交好,徐姑娘与四殿下此时成亲也是皇后娘娘促成的,这正是让四殿下投入大殿下阵营的好时机,在此刻殿下此举,一个不小心就会激怒四殿下,破坏这样的大好机会,他怕是也有心争位。”张华越说越是沉重。

“夫君心里知道就好,无论如何,四殿下如今都有了护国公府的支持,他又迫不及待地与刑部交好,让二殿下在他手下吃了大亏,被陛下处罚闭门思过,这些举动,怕是他也不安于现状。”张夫人回握住丈夫的手,“现在来看这些皇子各个都有把握,也都没把握,这种时候,切忌跟风站队,要我说,不如就做个纯臣,只忠于陛下,至于这些皇子嘛,能施以人情的咱们就施以人情,大方向上,咱还得公事公办才行。”

张华点头,心中已经有了决定。

年节期间朝廷休朝,至十五日元宵后方才开印。

规矩是这样定的,但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规矩能不能成,还得看人愿不愿意遵守,就如同此时,原本应该空无一人的刑部大堂,此时刑部尚书崔岩在,吏部尚书、户部尚书也都在,还有四个皇子,各据一张太师椅,高高端坐。

“户部,你可知罪!”杨曜昌一声历喝,将站在堂下的户部尚书吓得两股战战。

“下官不明白殿下所言?下官何罪之有?”即使心中万分慌乱。户部尚书依然硬撑着反问。

“崔尚书,将从户部查出的账念念。”杨曜昌示意崔岩。

“是。”崔岩拱手,取出一本厚厚的册子,开口念道:“承平年九月初六,江南道贡银一万三千十九两,库房入账一万一千十九两,户部总账入账一万三千十九两,失两千两。承平年九月二十,剑南道贡银九千六百两,库房入账六千六百两,户部总账入账九千六百两,失三千两。承平年十月初三,户部拨付官员俸银五百五十三两,库房出账五百五十三两,户部总账出账一千五百五十三两,折一千两。承平年十月初六,太极殿修葺工部报账三百五十二两银,库房出账三百五十二两银,户部总账出账两千三百五十二两银,折两千两。承平年十月十二,暹罗国来朝,礼部待客”

“行了,说个整的,总共短了多少?”杨曜昌打断崔岩。

“回殿下,从承平年至今,对比库房入账、出账,各地各部门的入账、出账,户部总账的出账、入账,共短少银五百七十二万二千六百两、金一万三千四百两。”

户部尚书咚地一声跌坐在地。

“户部,解释解释,账务为何相差如此之大?短少的银子,都去了哪里?”杨曜昌冷冷道。

“户部,你是开国的老臣了,事情真相为何,你可大胆道出,如今有我等,定不会冤屈了你。”杨曜良说得大义凛然。

这话给户部尚书吃了一颗定心丸,颓靡中升起一股希望,“殿下,不是属下贪财,实在是受人逼迫,不得不为。”他喊道。

“受人逼迫?谁人能逼迫你?”杨曜良立即跟进问。

“此人乃护国公世子、大将军徐平然。”

“胡说道,徐大将军常年在边城为国浴血退敌,如何能逼迫你私吞国库钱财?!”杨曜昌怒喝,不敢相信户部竟然将脏水往自己的如师如父的敬重之人身上泼。

“殿下容禀,下官所言句句属实。”户部尚书仿佛受到极大惊吓,跪地磕头哭诉,“徐大将军深受陛下宠信,他威胁下官若不助他发财,便要在陛下面前以莫须有的罪名冤杀了下官,还要株连下官九族,下官实在是被逼无奈,才不得不铸下大错。”

“就凭你这一面之词,休想将脏水泼到徐大将军身上。”

“殿下若不信,可派人查验边城军营或是将军府,下官将银子都是随军饷一起送至了边城。”

“每年军饷上万两,均是官库银钱,你让我去边城的将军府或是军营查,自然都能查到这些银子。”杨曜昌不屑道,“户部,你最好坦白,别耍这些弯弯绕。”

“弟,还未经过查证,岂能判定徐大将军无辜?”杨曜良道,从怀里摸出一张折子,“户部所言徐大将军之罪,弟不信也正常,你跟在徐大将军身边数年,自然会被他的表象迷惑,认为他是正直官员。”

“就如同我刚收到这份折子的时候。”他举起那张奏折,“我也不相信徐家人能做出这种私吞国库银两的事情。但如今看来,这折子中所言,也是情理之中了。”

“什么折子?”杨曜昌沉了脸,瞪着杨曜良。

今日原以为罪证确凿,治罪户部尚书的同时,令他咬出杨曜良。如今户部尚书确实认罪了,但他却将主责推了出去,还不是往正确的杨曜良方向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