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丫一口气说出她所知道得所有事情,而这些听在杨曜德耳里,与他之前的一些猜测一致,而且,户部向来都以二皇子马首是瞻。

“那些证据在哪里”

“就在户部尚书府,大厨房的最右边的那个灶孔里面,埋在灰里边的。”

“小一会送你到下一个城镇,接下来由你自己决定想去哪里。”

杨曜德给小一使了一个眼色,小一便带着两个兄弟,领着鱼丫上了一开始便准备在外面的马车,带着鱼丫走了。

“这户部尚书还以为自己留下这个丫鬟可以在关键时刻制约二皇子,却不想这丫鬟只想为自己考虑,借机得了钱财逃跑。”周弈不屑道,为户部尚书,也为鱼丫。

“一个不仁不义之人,身边怎可能有大仁大义的忠心人。”杨曜德觉得鱼丫这种行为才是正常现象,“走吧,去把我的好二哥的罪证找出来。”

“是,殿下。”

飞跃上马,杨曜德似有所感,抬眼往屋顶看去。

“殿下”周弈疑惑喊道。

杨曜德皱眉,那屋顶上什么也没有,但他总觉得似乎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

他摇了摇头,想着近来事情太多,才会导致他总觉得有人在暗中监视自己吧。

“没事,走吧。”

待得他们走远,一股风卷起屋顶散乱的茅草,飞上半空。

鱼丫,一百恶魔值。

脑中响起系统的声音,徐悦兰知道,这是在告诉她若是使用系统工具导致鱼丫死去之后,她能得到的恶魔值。

一个助纣为虐又背主弃义的丫鬟,按说以律例来判也不得活命,但这不是她动用私刑杀她的理由。

她不想再经历当初刘夫人死后的自我厌弃。

一入京城,周弈便察觉到不对,暗示杨曜德之后,原本要去户部尚书府邸的他们,选择了闲逛大街似的回了四皇子府。

“殿下。”沿途的下人纷纷朝杨曜德行礼,这些人严格说来都是徐悦兰带来的陪嫁,也都是经过林氏严格筛选的又能有德之人,还有不少,本就是边城将军府的老人,比如说当初在将军府照看过杨曜德的王叔。严格说来,他们更是将军府的护卫。

“王叔,有几只耗子跟着我们,你和几位叔叔去瞧一瞧。”周弈随杨曜德去书房,顺便对一旁提着一个水桶浇花的王叔道。在四皇子府里,王叔负责的是管理小花园。

“王叔我最喜欢抓耗子,这就去。”王叔放下水桶就出去。

此时,徐悦兰已经靠着荆棘背心,飞到了户部尚书府。

靠着高空的优势,她找到了那有着高大烟囱的大厨房,直接收起翅膀,落在厨房前面的小院子里。

距离户部尚书一家入狱只有五天,整个府邸看起来还比较整洁。徐悦兰推开厨房的门,吱呀声中,也没有多少尘土。

只是进到厨房,徐悦兰愣了。

这厨房居然沿边上一溜都是各种大灶小灶,中间则摆上了案板菜刀之类的,而且因为户部尚书府上被封的匆忙,此时厨房里一大股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腐烂了的臭味,徐悦兰以推开门,还有好几只耗子从各种地方钻出跑掉。

最右边的灶孔,是这一个么

徐悦兰走到右边墙壁的最边上的一个灶孔,正往里掏,肩膀突然剧痛,同时,一个黑衣蒙面男人跃入厨房,直直朝她而来。

徐悦兰大惊,往旁边一躲。

那男人就在她方才蹲着的地方,拾起一颗小石子,疑惑的打量四周。

又一个黑衣蒙面人进来。

“怎么回事”

“这里面有声音。”先进来的男人道,警惕地打量四周。

这两人四下查探,徐悦兰缩在墙角,大气也不敢出。她算是明白了,这两人武功高强,隐身斗篷隐藏住了她的身形,却不能隐藏著她发出的声音。适才她在掏那灶孔时细微的声音被这男人听见,他立即丢了那石子进来打中她。

升级工具,可解锁新技能。皇帝的新装升至第二级,可隐藏着装者的呼吸。升至第三级,可使着装者轻若无物。升至第四级,可隐藏着装者在斗篷覆盖内的声音。升至第五级,可使着装者投身隐藏于任何死物之中升至顶级,可使着装者身体具归于虚无,无人可触碰。

脑中传来系统的声音,徐悦兰立即屏住呼吸。

这系统的意思,若这几人足够厉害,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的话,若还是像之前那样直接打过来,自己绝对要惨。

幸好,那两人仔细查看了这灶房里所有能躲人的地方,均没有发现之后便出去查看了。

徐悦兰松了一口气,正准备再动手时,她定住了。

这个灶孔,明显被人动过,可那两人居然出去了,这完全不合常理。

这个认知令她继续呆在原地,果不其然,不过一会儿,那两人再次回到灶房。

“看来人已经走了。”其中一个道。

另一个点头,两人来到那个灶孔,互视一眼,其中一个伸出手,往里面掏。

徐悦兰紧张的盯着他们,万分后悔自己莽撞地到这里,若是证据被这两人拿走,而这两人又是二皇子地人

幸好,除了满手灰,那两人什么也没有找到。

“难道那人找的东西不在这个灶孔”

“其他的也找找。”

另一人点头。

徐悦兰暗叫一声糟,眼见那两人各自分工,从最边上的往最中间掏,徐悦兰急得额上一层冷汗。

不能让他们继续找下去

她告诉自己,可是她能有什么法子阻止,她连箭也没带,唯一能依靠的是系统的工具,那些东西哪有能是了,她怎么忘了,论武功她肯定比不过这两个可击石伤人的高手,但利用那个东西,以它的魔力,可使任何人失去理智。

取出火折子往一堆干柴上一丢,顿时火光燃起,也将那两人的目光吸引过去,陷入徐悦兰给他们编织的梦境里。

一个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数之不尽的钱财,还有美人环绕、下属环绕的美梦。

而趁此机会,徐悦兰选择最中间一排灶孔的最右边一个,往里一掏,便摸到一个包裹,她赶快将其取出,待要再取回火折子,却惊见那堆干柴居然冲起足有一人高的烈焰,引燃了周边的柴火,也点燃了木制的门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