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五十五章 吃,还是不吃

徐悦兰才梳洗毕,正要让丫鬟们送上晚膳,见他进屋,立即迎上去。

“殿下。”她打量他带着愁绪的眉眼,心下疑惑难道他没看见那个包裹,嘴里关心问着,“殿下看起来不开心,出了什么事”

杨曜德却是轻描淡写地道:“只是凤仙郡那件案子比较棘手,不知道该派遣何人去处理,有些烦恼。”

“皇上已经说了特事特办,那刑部崔尚书听说最是刚正不阿,这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就让崔尚书举荐几个人,一起到凤仙郡再查清楚这件案子,如果切切实实是见义勇为,误杀了人,该放的就放。”

明知他说的是假,徐悦兰还是顺着他的语气答。

“夫人说的有道理,是我钻了牛角尖。”杨曜德佩服道。

徐悦兰笑了一笑,“殿下可要同我一道用膳”

“好啊。”

听到的丫鬟们立即行动起来,不一会儿,一道道美味的菜肴已经陆续送到。

只是,徐悦兰一看那桌上的菜,听着丫鬟们一个一个报菜名,顿时脸黑了一半、红了一半。

人参山黄乌鸡汤、素拌秋葵、豆豉鲮鱼炒肾球、黄精红枣炖牛肉一道一道,全是有特殊用途的滋补之物。

“厨房的王大娘担心殿下昨日醉酒之后伤身,特意做的这一桌养生菜,还请殿下多用些才好。”绿书一脸笑意,给两位主子布菜,首要的,就是给男主子一碗“养生”靓汤。

“我得谢谢王大娘考虑的这般细致周到。”杨曜德不是傻的,这一桌菜吃下去,他今晚怕是也睡不着了。可是他也怪不得这些下人为自家姑娘着想,毕竟昨晚的新婚之夜,是被他醉倒睡过去了。

一碗汤下肚,紧接着碗里又多了牛肉。

对于向来都是自己用膳不需要人伺候的杨曜德来说,被人伺候着夹菜有些不习惯。

徐悦兰同样不习惯,护国公府有着草根与武将的豁达习性,对于繁文缛节向来不在意,饭桌上也从不像一般的贵族之家还要丫鬟布菜什么的,都是自己喜欢哪样自己夹哪样吃了。

“殿下以往用膳要下人伺候吗”徐悦兰故意问,从前世的经验看来,她知道他是不需要的。

“没有,都是自己动手。”杨曜德立即回答。

“绿苑绿书,这里不用你们伺候,你们自行下去用膳,稍后过来收了就是。”

绿苑还好,遵命退下,绿书就显得很有些失望了。

走出房门,徐悦兰还听见她的声音传来。

“我们不伺候着,殿下吃得少怎么办他那样弱的一个身子,能顾好夫人吗”

“别说胡话,殿下和夫人自有他们的打算。”这是绿苑的斥责。

而绿书,也跟着就没了声音。

徐悦兰脸上红烫如着火,这一桌子菜,还有绿书的话,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要干嘛干嘛呢。事实上呢,她单纯着,什么也没想。

“用膳吧。”杨曜德道。

“好。”徐悦兰低低回答,恨不得将自己埋进饭碗里不见人了,那些菜,她自然也是一筷子也不会动的。

静默中,两个受过良好礼仪教育的人之间,连筷子触碰到碗盘的声音都没有。

“这些菜我若是不吃,那些丫鬟们是不是会担心你不幸福而我若是吃了,她们恐怕会更担心。”突然,杨曜德以筷子击了一下盘子,语带戏谑。

徐悦兰茫然的望着他,随即反应过来,脸爆红。

不吃而担心,是担心今晚又不成事。吃了担心,是担心成事还得靠这些菜。

这个混蛋,居然也会说这些浑话

徐悦兰又是羞又是气。

“这汤很好,你也喝些。”杨曜德给她盛了一碗汤递给她。

徐悦兰扁嘴瞪他,不接。

杨曜德将碗放在她旁边,叹息,“你放心,五年之约我记得,没有你的许可,我不会碰你。”

徐悦兰愣了一下,垂下眸子,别开脸,低声嘟哝,“这种事,女子怎好出口”

心里,却为他的尊重而欢喜的泡泡不停地冒。

杨曜德也愣了,怀疑自己听错了,可他更知道自己绝对没有听错,紧抓住机会,半真半玩笑道,“那这一桌菜,我可要多吃些才好。”

徐悦兰依旧不看他,“随你。”

那便是可以了。

没能成功取到二皇子罪证的沮丧顿时烟消云散。

他高兴地连喝两大碗汤,还要努力吃饭加菜,看得徐悦兰一愣一愣的,忍不住疑惑。

“你真的得靠吃这些菜”

一根秋葵一半在筷子上,一半在嘴里,杨曜德吐也不是,吞也不是,欲哭无泪,只能恨恨道。

“以后你便知道了,时间会证明一切。”

额徐悦兰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杨曜德的习惯是亥正入睡、卯时起身,梳洗后先看一个时辰的书,到辰时用早膳。

而这天,他依然在卯时醒来,满足的轻吻一下怀里妻子的睡颜,方才轻手轻脚的起身。

到了书房,他一眼就看见了那正正中中摆在书桌上的包裹。

“这是”

疑惑上前,触手就是黑灰,他眉尖微皱,突然想到一个可能,顿时双眼晶亮,迫不及待地打开包裹,里面是一张油纸,打开油纸,是几本类似账本的册子。

一页一页翻过去,果不其然,这就是鱼丫所言地户部尚书留下的罪证,是真实地户部地账务,上面详细记载了何时何地何人在国库支取或缴入的银钱数量,又是何时何日以何借口将银两编排出国库,在何时何地以何形式将何数量的银子交给了杨曜良,一笔一笔清清楚楚,容不得他抵赖。

而除了账本,还要最最重要的证据,那便是账本下压着的几封信,全是杨曜良写给户部尚书要钱的。杨曜良没有想到,他所有的书信都要求户部尚书烧毁,甚至还安排了细作监视着,依然有几封被户部尚书藏了起来,作为日后挟持他的筹码。

只是连户部尚书自己都没有料到,他安排的以为会对他忠心耿耿的妾室,会转个身就把他卖了,将他的“保命符”换了银两和自由。

“如此一来,二哥再抵赖不得。”杨曜德高兴道,立即将包裹原样裹起来,正要走出去,他又停下脚。

就算罪证确凿,他如今也还没有实力扳倒杨曜良。

将包裹藏进书房的暗格,他起身出去,叫上周弈往大皇子府邸去。

如今,能让他信任的,只有一直以来都处事公正,又有足够的实力与立场去处置杨曜良的杨曜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