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五十六章 找啊找啊找不到

承平帝半躺在卧榻之上,苍白的面容与盖在他身上的明黄锦被十分不配。看着整理得整整齐齐的寝宫如今一团凌乱,价值连城的飞燕衔穗暗刻白玉花瓶被打碎,所有的柜子、箱子全部被打开,不管是衣物还是用品,全部被拉出来撒了一地。还有那两个站在中央,指挥着到处乱翻乱砸乱甩的宫人的母子,承平帝的嘴角浮现一抹冷笑。

想找玉玺没有他的同意,他们就是把这皇宫翻个底朝天,也别想找到

“父皇,你都是要死的人了,何不让自己走得安稳些,别临到死了还自找苦吃。”杨曜良失去耐心,提着剑逼近承平帝。

承平帝丝毫不惧,一双眼依旧锐利而威严地盯着他,令自信满满地杨曜良心头瞧起小鼓。

“朕死了,论嫡论长,皇位都该是大皇儿的。”

“杀了你,我马上就去杀了杨曜宇。”杨曜良发狠道。

“如此坐实了你弑父杀兄的罪名,有闲王在,皇位会是他的。”

承平帝嘴角始终带着一抹讽笑,与杨曜良的气急败坏形成强烈对比。他从腥风血雨中走出来,历经多重磨难,伴着父亲建立新的王朝,又击败同样出色的兄弟坐上人皇之位,如今被自己的儿子和宠爱的女人刀剑相逼,他也同样淡定从容。

就在前一晚,这对母子突然闯入寝宫,要求他拟定传位二皇子的遗诏。他们真当他这些年太平日子过久了,连脑袋都糊涂了吗这样的狼子野心,他岂会满足

自愿的遗诏没有,那就伪造呗,可当金龙锦缎上写好了传位之语,他们才发现缺少最最重要的玉玺,没有玉玺,这就是一块废布,也就才有了这一场翻找。

“闲王又有何惧我不介意多杀他一个。”杨曜良的剑尖抵着承平帝的喉头,眼里杀意浓厚。

“陛下”祥明惊呼,“二殿下,弑父乃是大逆不道之事,你要三思啊。”

“我以前就是思的过多,才会让这早就能成的好事拖了这么久。”杨曜良冷哼,他面上自信满满,实际上心里也是慌得很。

户部尚书地小妾和卫国公世子夫人一起逃了,而护国公府又突发大火,自己费心培养地死士死了两个,杨曜良知晓户部尚书威胁他必须保下自己的罪证已经落于旁人之手,与其等着被人定罪,不如先下手为强

再则,他的母后为后宫位份仅次于皇后的贵妃,在承平帝与皇后都各自闭锁宫中后,贵妃进一步扩充自己的势力,将那些个宫女太监笼在手里。而他则刻意与京营副统领贾辉岚结交,一步步挑起他对徐平然的不满,进而在昨晚这个关键时刻,让他顺利将自己的人带入宫,直接控制住承平帝。

只是这种控制是表面的。

贾辉岚是京营副统领,在京营众将的声望很高,但比之徐平然这个常年在边城、可说是突然回京接收的统领还是差了一大截。待得巳时徐平然入宫面圣发现异常,召集京营大军进宫,他手底下这点死士和贾辉岚手底下的几个士兵根本抵挡不住,甚至贾辉岚手底下的人叛变投向徐平然都有可能。

换言之,他必须在徐平然入宫之前找到玉玺,制出遗诏,再以遗诏登基,届时父皇死了,死无对证,谁也不能说他的皇位得的不正当。

视线移到紧张扶着承平帝的祥明身上,剑尖也跟着移过去。

“祥明公公说的不错,弑父确实大逆不道,那么我便不杀父皇,杀你这太监。到了地府不要忘了,给我父皇寻好出路,他这一生做的恶事,没一个鬼帮着在下面打点,怕是十八层地狱都要去个遍。”

祥明紧张的腿直打颤,却依然开口,“老奴这条命殿下若要尽可拿去,只要殿下不杀皇上,奴才愿意赴死。”

“你倒是忠心。”杨曜良冷哼,“可惜我父皇并不领情。”他故意嘲讽,希望能激起承平帝的怜惜之心,可惜他错了,承平帝完全不为所动,仿佛这将死之人根本不是跟了他十多年忠心耿耿的奴仆。

“父皇果然冷血。”杨曜良咬牙,一狠心,长剑往前,刺透祥明的肩部。

祥明一声痛呼,在长剑拔出之后下意识捂住伤口,那鲜血依旧如同喷泉一般直往外涌。

几个胆子小一点的太监都停止了翻找的动作,紧张而恐惧地缩着肩低着头,害怕会被迁怒。

“愣着做什么继续找”贵妃一声厉喝,那些宫人赶紧又开始翻翻找找,只是这些都是他们翻来覆去找了一夜地了,再是翻找还是一样的结果,那翻来覆去的,也只是做做样子,一个个竖着耳朵,听着旁边的动静。

“父皇果然是要看着大哥他们都死在你面前,才愿意把皇位传给我吗若这是父皇的遗愿,我便成全你”杨曜德怒极,“贾辉岚”

“下官在。”贾辉岚一直带着人守在殿门口,听见杨曜德的召唤,立即推门进入。

“去把皇后抓来。”

“是。”

门再次关上,杨曜良凑近了承平帝苍白如纸的脸。

“父皇,大哥和八弟都是纯孝之人,有你,有皇后娘娘在手,我想就是要他们自尽都不是什么大问题吧”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承平帝淡淡开口。

“好一个成大事者不拘小节,父皇,你必须得承认,众多兄弟中,只有我才是最像你的,当年你能杀了叔父他们坐上帝位,如今我也一样能。”

承平帝“呵呵”笑起来,“你说的很对,你确实很像我。”一样的无情无义,为了自己的利益,任何都可以抛去、都可以牺牲,包括道德良心。

“可是,你错估了一件事。我们这样的人,最厌恶的是背叛,你背叛我,便是拿全天下人的性命相威胁,我也不会如你的愿”

抓剑的手瞬间握紧,“你不给,我便抢”

这话,也不知是说给承平帝,还是给自己打气了。

“皇儿,玉玺会不会根本不在这座寝宫”贵妃难掩担忧道,“这寝宫已经被我们翻遍,若是玉玺再此早就找出来了。”

杨曜良一直盯着淡定笑着的承平帝,“不,肯定在此,父皇不会放心玉玺不在他的眼皮子底下。”

他盯着承平帝,“母后,我们忘了,这寝宫到处都找了,可还有一处我们没有找。”

“哪处”

杨曜良没有回答,直接走向承平帝,一把揪着他的衣服将他扯下龙床,惯倒在地。

“父皇的床榻,也该好好找找。”话落,他已经一剑挑起绵软的引枕。

“将这床榻之物全部拆开,仔细地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