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只能帝后知晓

就在宫人们拆开被盖、掀开床板,连边边角角也敲敲打打检查是否存在暗格地时候,贾辉岚冲进来,“扑通”跪地。

“殿下,皇后不见了。”

“不见?!”杨曜良震怒上前,“不见是什么意思?”

“坤宁宫一个人影都没有,全都不见了。”从没有顺利抓到皇后地那一刻起,贾辉岚就感觉一把刀悬在了自己脖子上,他察觉这场宫变,并不会如二皇子一开始对他描述地那么顺利,而自己,也可能是身首异处,而不是加官进爵。

“竟然竟然”杨曜德喃喃念着,耳中一阵嗡嗡作响,脑中一片空白。

贵妃咬牙恨道:“是密道,曾经有传言说这皇宫建造之时曾修建密道,可来往于宫廷内外,皇后肯定是通过密道逃走了。坤宁宫里都是她地心腹,这些人肯定被她一并带走逃了!”

这皇宫地建造者乃是已经覆灭地前朝,她以为就算有地道也肯定随着前朝皇家人的殒身而永远归于黑暗,没想到这密道不但有,还被皇后利用来逃走。

“若是皇后出宫通知大殿下等人,又通过密道潜入宫中,打我们个措手不及”

“住嘴,紧要关头,少说这些废话动摇人心!”杨曜良喝止贾辉岚,“皇宫这么大,坤宁宫的人肯定是察觉不对躲起来了,封锁住所有宫门不许任何人进出,多派人手,皇后她们肯定还在宫里,一定要把她找出来,这,关乎你我是荣华,还是阶下囚。”

“属下明白。”明白如今是骑虎难下,只能死撑走到底。

杨曜良猜对了一半。

坤宁宫里的人都是皇后的心腹,但这密道更是皇室的禁忌,是只有历代帝后才知晓的绝密。也正因为这些是心腹之人,皇后才更不能将他们带入密道,否则到尘埃落定,为了保住这秘密,这些人全都得死。

坤宁宫的人也没有走远。

就在坤宁宫的旁边,那座占地数十亩的巨大御花园里,层层叠叠的假山中,还有浓密的花树间,藏着一个个的人。

贵妃控制的后宫,其实也就是收拢了一些掌权的小管事,庞大的底层宫女太监她不在意,也没想去拉拢,也才给了坤宁宫等人成功躲藏的机会。

杨曜良没有猜对的另一半,是皇后不在宫里,她已经到了已有二十余年未曾到过的、仅一墙之隔的宫外。

还来不及感叹如今的长安城不再是二十多年前初建国时的贫穷破败样,皇后已经扯过一个路人,直接询问四皇子府的位置。

大皇子府,翻看了杨曜德带过去的账本和书信,杨曜昌一拳捶在桌上,已然怒极。

“所有的银子都是他贪了的,居然还敢污蔑徐大将军,可恨可恶至极!”

向来好脾气的杨曜宇同样怒了,从这账单上看,户部这些年污下的银子可说是全部进了杨曜良的口袋,如此贪得无厌,如此阴险诡诈,枉费多年来读过的圣贤书!

“去刑部,马上提审户部尚书邵桂。”杨曜宇拍案站起。

杨曜德和杨曜昌立即赞同。

就在他们出府之际,两个人出现,让几人再次惊叫出声。

“母后兰兰,你怎会在此?”

徐悦兰扶着皇后坐下。

“宫中出了大事,杨曜良与贾辉岚勾结,深夜入宫劫持了你们父皇,我是从密道逃出来,给你们送信的。”皇后道,“那密道只有帝后才能知晓,别的人一旦知道,必须处死!”

她盯着杨曜德,“你是未来的帝王,就只有你能知道密道所在,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宫中,救下你父皇。当然,你这时候孤身一人入宫,很可能就不到他反而把自己搭进去。所以,你也可以选择不救他,让他被杨曜良杀了,你照样登基为帝。”

“如今这紧要关头,哪还能管什么只有帝后才能知道地密道,大不了这次用了把那密道封了,当它不存在就行了。”杨曜昌怒道,“母后,快带我去那密道,我有武功,由我去救父皇,大哥和四哥赶紧去找徐大将军,让他点齐京营兵马,灭了那群乱臣贼子。”

皇后不动,看着杨曜德。

“母后!”杨曜昌催促。

“我去!”杨曜德慨然大声道,“如果凡事都只能躲在后面,我也不配为帝。而且”他露出真心地笑容,按住杨曜德地肩,“弟,以往你同大哥替我挡了许多,今日,就让我自己去吧。”这是皇位之争,该由他自己去争。

“还算你有点担当。”皇后语气中也有了笑意,“事不宜迟,随我来吧。”

杨曜德朝杨曜宇和杨曜昌点了一下头,立即跟上皇后。

杨曜昌还想追上去,被杨曜宇一把拉住。

“四弟说得对,这是他与二弟的皇位之争,该由他自己去面对。那条密道,就当是他从以往的懦弱走向坚毅的通路。”

“四哥完全不会武,二哥在宫里的则肯定都是高手,你们这样的做法,完全是不理智的,四哥此去,完全是去送死!”

“你这才是真正把他看扁了,父皇那样的人,不会选择愚蠢之人做储君,四弟肯定有你我不知的过人之处,兴许,这就会使他成功救回父皇。”杨曜宇劝道,“你如今在此生气,还不如与我快去联系徐大将军,让他带兵入宫平定这场闹剧。”

杨曜昌心知自己生气也没用,刚才那种情况,就算杨曜德同意,皇后肯定也不会将密道位置告知他,最后还会是杨曜德去。

“走,我们去找大将军。”

他们俩都已经忽略了,方才跟着皇后一起来的徐悦兰,在皇后离开之后,也跟着失去了踪影。

只能帝后知晓的密道,换在昨日,徐悦兰不一定会坚持要知道,前世她就直到死都不知道宫中有密道。而这一世嘛,既然碰上了,那就得必须得去瞧瞧了。

“入了地道,凡有龙纹,俱往左,有凤纹则往右,雀纹走中间,便可到你父皇得寝宫。”密道口,皇后简单交代。

杨曜德点头,印刻在心里。

“你务必小心。”

杨曜德点头,在皇后的示意下,转动观世音菩萨手上的净瓶,佛像缓缓移开,露出一个仅容一人通过的洞口。

这便是地道入口,就在皇宫外的一个端放在路口的观音像下面。这种同样的观音像,在以皇宫为中心的圆圈里,还有十尊,加上这一尊共十一尊,取九九归一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