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混入皇宫

地道里,每隔二十步便在墙壁上镶嵌一颗夜明珠照明,使得这地道虽不十分明亮,却也足以看清周围的环境。

杨曜德走在地道中,徐悦兰远远的跟着,有了在户部尚书府的教训,她不敢离杨曜德太近,就怕不小心弄出了什么声音。

按照皇后的指示,转过一条条岔路,又一个岔路口,杨曜德看见了那印刻在夜明珠光线印照在墙壁上的五爪金龙。

上面有一块盖板,杨曜德侧耳仔细倾听,能听到上面的说话声,那是杨曜良气急败坏的骂声。不知道地道出口的情况,他不敢莽撞打开,可若只是躲在这地道中,他来便没有了意义。

“如今,只盼大哥和弟尽快请兵到此,我才好趁乱想法子出去。”杨曜德自语,侧耳听着外面的说话声。

徐悦兰披着隐身斗篷,她不打算如杨曜德一般坐等。既然五爪金龙是皇帝,那么是否就代表这每一个不同的出路上的刻画,就代表这出口在皇宫不同的位置。

五爪金龙所在的也是一个岔路,正对着的是五爪金龙,还有两条,一条是一朵花,还有一条是一只麻雀,徐悦兰走了麻雀这条道。

每到一个疑似出口的地方,徐悦兰便要侧耳仔细倾听,一连过了好几个地方,上面总是有人走动的声音,可她终于也还是碰上了一个听不到一丝一毫声音的地道口。

手掌向上,那似乎是木板的口子移开,外面还是一片漆黑,徐悦兰爬出洞口,“咚”的一声毫无防备的头撞到了一个东西。她疼的呲牙咧嘴,自己给揉了揉,又不小心抬起了昨天伤到的手臂,再次疼的抽气。缓了好一会儿,她才小心的将地道口的木板盖回去。

她朝唯一的一处光亮爬过去,这才发现她爬出来的地道口居然是在一个仅有一尺高床底下,而且这床看起来还是最底层的小宫女住的大通铺,够大、住的人也够多,床底下也因为屋内光线昏暗而乌漆抹黑。

如今屋子里空无一人,房门紧闭着,衣服鞋袜什么的都散乱的摆着。徐悦兰拿了一套看起来还算干净的衣服鞋袜给自己换了,又就着房间里的木梳给自己梳了一个小宫女的双环垂髫发髻,用一根粗劣的木簪子簪了,这才再披上隐身斗篷出了房门。

出了门,徐悦兰欲哭无泪。

她自信自己对宫里够熟悉,却忘了自己熟悉的是帝后所居和贵人们常去的御花园之类,对于这种底层宫女居住的地方,她却是去也没去过的。

荆棘背心试用时间还剩一个时辰。

脑中响起系统的声音,徐悦兰恍然,对呀,昨天兑换荆棘背心一天的使用时间,如今时间还没到呢。

随着心念,荆棘背心已经自动穿在身上,徐悦兰已经飞得很熟练的,翅膀一拍便上了半空,从上而下,将整个皇城看得清清楚楚。

这一次,她吸取之前的教训,仔细探看了方才小心的落在大殿顶上。

下方,杨曜良将长剑从祥明身上抽出,鲜血喷溅之时,徐悦兰有些不忍的别开眼。

承平帝的邪恶灵魂,两千个恶魔值。杨曜良的邪恶灵魂,一千个恶魔值。贵妃的邪恶灵魂,五百个恶魔值。贾辉岚的邪恶灵魂,两百个恶魔值。其余宫女太监,一个邪恶灵魂五十个恶魔值。

脑中响起系统的声音,徐悦兰心念一动,随即又压下。

可是,又有一个声音在告诉她,这些人为了一己私利害人,本就死不足惜,以暴制暴、以恶制恶是因果循环,没有错。就以承平帝来说,他是皇帝,因他的疑心病杀害的无辜之人数不胜数!

拍拍头,将那些杂念拍去,徐悦兰仔细看着下方的动静,终于,在杨曜良指挥众多宫人拆床板之时,她接着这大动静,混入了承平帝的寝宫,小心地躲在承平帝后方不远处。

“说!玉玺藏在什么地方?!”时间已经过去,玉玺依旧不见踪迹,杨曜良完全保持不了冷静了,一把揪起承平帝。

承平帝一径傲然笑着不语。

“不说是吧?好!我就是死,也要你死在我前头!”杨曜良发了狠。他知道找不到玉玺,自己逼宫地罪名坐实,肯定是九死而无一生,自己手底下这些死士,完全别想抵挡徐平然的京营大军。

揪起承平帝,将平素高高在上的帝王如破布一样拖着,朝宫门走去。

“皇儿,你要干什么?”贵妃大惊拦住他。

“反正都要死,我倒要瞧瞧我那些好兄弟,一个个是不是孝顺,会拿自己的命换这老不死的命!”

“不行,如今趁徐平然大军还未到,皇儿皇儿出宫去,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贵妃眼神也乱了,拉住杨曜良。

“今日这皇宫,我一旦出去就再也不可能回来,我离皇位只有一步一遥,我不甘心!”甩开贵妃,杨曜良再次拖着承平帝往前走。

“皇儿,你”贵妃不敢置信地低头,愣愣地看着自己没入腹部地长剑,她的皇儿,怎会对她动剑?

“母妃先行一步,稍后我便送父皇下去与你团聚。”杨曜良唇边一抹疯狂的笑,抽剑的同时转身,看也不看身后双目依旧大睁,看着他走远的贵妃。

你白白损失了五百个恶魔值。

在贵妃身亡后,徐悦兰听到了系统的讽刺。她得承认,她的心里同样有悔,既然都是要死的,为什么不能用来增加我的恶魔值呢?

眼见杨曜良已经癫狂,贾辉岚才是万分后悔。若是昨晚没有一个念头想错,顺了四皇子,他这会儿就已经同徐平然交班,回府抱着心爱的小妾呼呼大睡了。

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他欲哭无泪,感受着周边来自信任的下属的视线,他只能快走几步赶上杨曜良。

“殿下,如今我们还没输。”

杨曜良通红的眼盯着他。

贾辉岚压下心头的恐惧,继续道:“皇上在我们手上,只要我们控制住皇宫、控制住皇上,他们就不敢动我们!”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