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你不娶&我不嫁

事实证明,心思单纯的人,脑子里也只有一根筋。

缪修良所谓的告诉爹娘自己不娶谢家姑娘,告诉谢家姑娘自己不娶她,就真的是走到这些人面前,直白地说“我不娶她”和“我不娶你”。

这样足够简单明了,也足够不令人信服,偏偏他认为这样就够了,兴高采烈的来找徐悦兰,要菊妹妹的下落,浑然不知缪谢两家已经炸了锅。

他“单纯”,徐悦兰可不,没有得到百分百确定之前,不会将徐悦菊搅入这一团混乱。在缪修良自顾自认为已经处理好之后,她亲自带着他,回到缪府。

而此时的缪府,缪丞相与夫人正与谢家母女在一起,承受着她们的怒气。

听闻下人禀报二少爷回府,还有四皇子妃同行,几人都是惊讶,立即迎上前去。

“不知四皇子妃到此所为何事”缪丞相直白地问。

“正是为缪谢两家的亲事而来。”徐悦兰回答,同样直来直往。

缪丞相目光闪了一下,“请四皇子妃入厅详谈。”

徐悦兰点头,也像惊疑不定的谢家母女点头致意,随即跟着缪丞相入了大厅。

缪修良心里着急着想知道菊妹妹的下落,可是徐悦兰不说,他也没办法,也只能跟着几人一起到了大厅。

分宾主落座,徐悦兰不待询问,便自己说出来的原因。

她将徐悦菊因为不舍一起长大的好友因恩情而出嫁,意图阻止却意外动心说了一下,又简单介绍了最近发生的这些事。

“因此,菊妹妹如今已经被我送到庄子上,也是想让缪谢两家的亲事顺利,只是没想到今天二公子突然到我府上追问菊妹妹的下落,我便将这其中的利害关系给他又说了一遍,而方才他告知我已经说好不娶谢家姑娘,我想着事情可能有误会,便将他带过来,也是想问问究竟发生了什么。”

缪丞相没想到有人会对自己的“傻”儿子动心,还是护国公府嫡出的三姑娘,这比以恩情逼迫来的儿媳妇好太多太多了。

当下,知晓了事情全过程的他非但没有了之前的愤怒,反而还有些高兴,半带埋怨地道:“这小子方才突然说他不娶谢家姑娘,也没说他和徐四姑娘的事情,把我们两老吓得够呛。”

谢家母女就不可能有缪家人的高兴了,尤其是谢先生,这说是徐悦菊为了自己女儿才去接近缪修良,可她最后却是要抢了这个男人,这哪里是帮忙,这根本就是故意害人。

“如今婚事在即,所有人都知道我谢家女儿要嫁入缪家,如今却说取消婚事,这是要我女儿的命”

“我也不赞同取消婚事。”徐悦兰道,“事实上,这也是菊妹妹的想法,否则她也不会离开,她最不愿意看见的,就是倩娘姐姐受到伤害。”

谢先生不屑地冷哼一声。

徐悦兰也没有再过多解释,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尤其低估了缪修良对徐悦菊的执着,原本以为很容易打发他,如今却打定主意不娶谢倩娘,这婚事,新郎都不配合了,还要怎么继续

“取消婚礼吧。”沉默中,谢倩娘突然开口。

众人惊讶地望向她。

她也一改以往总是看着地面的,勇敢的迎着众人的视线,“我与二公子之间本就没有感情,如果二公子与菊妹妹彼此相属,那么我愿意退出,成全他们。”她笑了一笑,“菊妹妹也是我的妹妹,我希望她幸福,而且,菊妹妹之所以会和二公子结识,也是因为她想帮我。”

“这对你太不公平。”徐悦兰道。

“是我自己愿意的,就是公平。”谢倩娘道,又红了脸,向徐悦兰道,“皇子妃若是真觉得对不住我,那我有一个不情之请。”

“你说。”

“我愿意入徐府,在大少爷身边做一个丫鬟。”

“大少爷是我大哥”徐悦兰不确定地问。

谢倩娘低着头,点了点。

徐悦兰这是真的惊讶了,自家大哥的桃花很旺啊,可谢倩娘,她见过大哥吗

缪丞相等人这下也算看清楚了,索性这两人的真实想法,是一个不愿娶,一个不愿嫁,却同样都听命于父母之命而隐藏自己的真实想法。

“既然都不愿意,那这婚事就取消吧。”缪丞相开口,“就由谢家宣布取消,错都是缪家的错。”

无论如何,谢家姑娘是好姑娘,也是安下心要嫁给自家儿子了,只是自己儿子先要不娶了,所以,在缪丞相看来,还是自家理亏一点。

“取消吧。”谢先生也赞同,看着女儿,眉头紧锁。

喜欢上护国公府的大少爷、少年将军徐昭鸿,女儿的情路还没开始,就已经看到了尽头。那便是开始即结束,没有前路。

“倩娘姐姐,我们府里的丫鬟都是有分例的,不能随意增加丫鬟。而且我大哥远在边城,我同你说句实在话,我大哥那人就是个木头,根本不接近女孩,你就算去了边城,只怕也不能如愿。”徐悦兰觉得有必要告知谢倩娘自己大哥的真实面目,让她歇了对大哥的期待。

“我早就知道他那样伟岸的男子不是平凡如我能匹配的,原本我也打定主意一辈子不嫁人,我要像娘一样,去教养无家可归的孩子。”谢倩娘释然地笑,眼里有着憧憬,“如今我依然是这种想法,只是我实在很想靠近他,哪怕是为奴为婢,只要能有一段时间同他一起,我就知足了。”

“皇子妃,这件事涉及府上的少爷姑娘,皇子妃是已经出嫁的女儿,以我愚见,不如我们去护国公府拜访,就这件事当面同徐大将军和徐侍郎说清楚。”缪夫人建议道。

徐侍郎,便是徐安然,如今他是兵部左侍郎。

这话说得不错,她这个出嫁的女儿,确实没资格在这里说定哥哥和妹妹的亲事。

也是碰巧,这一日徐平然、徐安然哥俩都没有出门,两人摆了黑白子厮杀,缪丞相等人到了,正巧两兄弟一起接着。

“兰儿,这事你们竟然藏了这么久为何不知道的时候就告知长辈”林氏不好教训别人的孩子,就只能揪着自己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