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父母之命不能定

“是女儿的错。”徐悦兰爽快认下,面带自责,“菊儿如今不过十三岁,还是个孩子,缪二公子听闻已经二十有四,却异于常人,女儿不敢肯定他们只见就只是友谊或者其他,加上缪二公子又已经定亲,女儿便想着就这样也不错,两人就此各归各路。”

“你会有这样的想法也没错,菊儿如今确实还太年幼。”林氏道,“二弟,弟妹,你们是菊儿的爹娘,你们以为呢”

吴氏心里觉得缪家这门亲事不错,缪二公子虽然是个傻的,可缪丞相位高权重呀,还有一位大公子听说也是有才又能,菊儿嫁给缪二公子,缪家人怎么着也要高看自家几分,以后儿子的使徒也可以靠他们多出力。

不过有丈夫在,她便不好先行开口做下决定,只能望着丈夫等他说话。

“缪二公子与谢姑娘再过几日就要成亲,人无信不立,我以为还是继续婚礼比较好。至于菊儿,她自己也知道自己有错,已经离开京城,我们就当什么也没发生,以后我也会对菊儿严加看管,不会令她再胡来。”徐安然沉着脸道。

“若是可以这样,我们今日也不会来此。实在是如今我儿一心想找到三姑娘,不愿意同谢家姑娘成亲。”缪丞相道,对于徐安然的委婉拒绝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悦,这本就在他意料之中,“不知如今三姑娘身在何处,不如请出她来,劝说我儿同谢姑娘成亲,这事就当从来没有发生过。”

”婚姻大事乃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岂是我女儿一个孩子能左右的”徐安然立即拒绝。

“徐大人,方才令府二姑娘说的很清楚,不是我儿子去招惹你的女儿,是你的女儿自顾自的来招惹我的儿子。原本我儿很听话,对我们言听计从,如今却因为你女儿对我们话完全不管不顾,一门心思只要娶你的女儿,不愿意再娶谢家姑娘,这些,都是你的女儿造成的,难道她不应该出来解决吗”缪夫人冷然道,丈夫是丞相,与徐家兄弟同朝为官,那些他不方便说的话,就由她这个“心眼小、见识少”的妇人说出来。

“菊妹妹也是好心,只是这次可能好心办了坏事了。”徐悦兰叹气。

“我与二公子本就不曾相识相知,我也愿意成全二公子与菊妹妹。”谢倩娘出声道。

“徐兄,贱内爱子心切,有些话说的太严厉,还请你见谅。只是正如我夫人所言,如今我儿已经完全不听我和夫人的话,一门心思要见三姑娘,如今怕是除了三姑娘出面,这事无法解决。”缪丞相一脸烦忧,还有无可奈何。

徐安然怎么愿意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傻子他确实平常忙碌,与儿女相处的时间较少,但这不代表他不疼爱他们,事实上,同吴氏比起来,他才是那个真正在心里疼爱儿女的好爹爹,只不过他的爱只在心里,没有表现出来。

如今这局面,他万分不愿意女儿再掺和进来,最理想的状态便是保持现状,女儿离开京城就离开了,待得缪谢两家的亲事尘埃落地,女儿再回京。

他不愿意松口,缪家人也沉默着等着。

“夫君,若是菊儿确实中意缪家二公子,而倩娘又愿意解除婚约,不如就”吴氏心里着急,忍不住出声,又在徐安然的瞪视下闭了嘴。

“兰儿,去把你妹妹接回来,如今这事她是当事人,必须得在场。”徐平然开口打破僵局,又向缪家人道,“缪兄,庄子在城外,快马也要半天才能到,如今想来你们也是没有心情回府去耐心等,不如就到书房,喝杯清茶,如何”

“如此就叨扰了。”缪丞相立即笑着答应。

徐平然给徐安然递了一个颜色,他领着缪丞相去了书房,徐安然心中不悦,依然出面带缪修良跟过去。

缪修良还心心念念着他的菊妹妹,等着徐悦兰告知徐悦菊的下落,不愿离开。还是徐悦兰告诫他,说这人是菊妹妹的爹,他若是不听从,菊妹妹也会对他生气,他这才跟着徐安然去。

剩下的女人们自然也就由林氏招待,到园子里赏花。

吴氏想着儿子的前途,对缪夫人多有奉承,即使有林氏在场,她也敢说出“她很开明,女儿中意缪修良,她就很愿意将女儿嫁过去”,听得林氏与徐悦兰暗暗地翻白眼。

在吴氏缠着缪夫人之际,林氏将女儿拉到一旁。

“我瞧你二叔不愿意将菊丫头嫁去缪府,你与菊丫头相熟,你老实告诉我,菊丫头心里是怎么想的她对缪二公子究竟有没有男女之情”

“娘你说呢菊儿若嫁,能幸福吗”徐悦兰只关心这个。

“幸不幸福谁能说得清不过是尽人事听天命罢了。”

“菊儿可能现如今也有心嫁,只是她才十三岁,还只是一个孩子,那缪二公子也是孩子心性,两个孩子嫁不嫁、娶不娶的,又岂能作数”

“这倒是事实,竹丫头的婚事也还未定,兰丫头的要缓一缓也说得过去。这个理由缪家应该也能接受。”

“娘的意思是要缪二公子没名没分等着菊妹妹长大缪二公子如今已经二十四,待菊妹妹及芨他就二十七,快而立之年了。缪家会愿意等吗”而且,这等到最后,或许会是一场空。

“他们也可以不等呀,只不过如今咱们家的女孩儿肯定不会同他儿子定亲,他们愿意等就等,不愿意我们也不会逼迫。”林氏说得理直气壮,徐悦兰听得心情愉悦。

这毫无道理的偏爱,理直气壮的护短,这才是徐家人。

“对了娘,还有一事。”徐悦兰没有忘记这件事会最受伤害的人,“这事无论如何,都是徐家的对倩娘姐姐不起,她之前提过想给大哥做丫鬟,但她说来与我也可说是情同姐妹,我想不如娘就收她做义女,以后她寻一门好亲事,也教夫家不敢小瞧。”

林氏对此没有任何意见,这是徐家应该做的补偿。但她也没忽略徐悦兰话里的另一层意思。

“她想给鸿儿做丫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