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知足常乐

“我去灶下瞧瞧,你坐一会儿。”徐悦兰说着,起身去了厨房。

杨曜德坐了一下,起身出门,见那男人和那小女娃正在院子旁边一个水塘里清理那兔子,便走过去。

小女娃见到生人过来,怯生生的靠着自家爹,先前的欢快笑语也立即停了。

“贵人饿了吗?你再等一下,很快就好了。”

“无妨,只是屋内坐着无趣,出来看看。”杨曜德看着前方,一面是密林,一面是平坦的农田,“你们这里人家,都是种田为生?”

“种田打猎,我们都做。”男人一边清洗着兔子,一边回答,“我们这儿地势平坦,像现在你看见的这些田地,全是我们村的。秋冬时候地里没有多少农活,我们就会上山去猎一些山鸡野兔,打打牙祭。”

男人的话语中透着对生活的满足和快乐,杨曜德也被感染着笑了。

“近几年的收成好像很不错。”

“是不错,咱们大宁朝是天命所归,自打建国以来一直风调雨顺,我们也跟着享福,日子好过多了。”说起这,男人越来越有兴致,“贵人瞧着还很年轻,肯定是建国以后才出生的吧?”

杨曜德点头。

“那你肯定不知道,那些年天下乱的咧,到处都打仗,家里但凡有点劳力的男人都被抓去做了兵,就留我闺女还有孩他娘这种没力气的,天候又不好,那可真是有了上顿没下顿。我记得那会儿我很多时候都靠喝水充饥,一个肚子被水撑大了,到现在都是这样。”说着,男人还挺了挺自己大大鼓起的肚腹。

小女娃看得有趣,在他肚子上拍了一巴掌,“呵呵”笑起来。

“就是里面不空,否则都可以当鼓敲了。”男人自己取笑道。

“如今的日子好了,该是不会再饿肚子。”杨曜德道,引男人继续说下去。

“那可不,现在这日子,虽说不能时时有肉吃,但至少这肚子是饿不到了。”男人继续继续处理着兔子,把所有能吃的都洗干净,舍不得扔,“皇上好啊,我们自己垦出来的荒地就是我们自己的。这么些年,我挖出来十亩地,这些全是我的,是说有一半要交税,可现在比以前好太多了,以前我就是累死累活也填不饱肚子,现在只要我动,我就能吃饱饭,还能让我的老婆孩子吃饱饭。”

男人颇为自豪。

“大哥够爷们,一个男人就该撑得起一个家。”杨曜德赞道,男人的乐天让他适才心里的沉重都消散了。

“小姑娘如今多少岁了?”见那小女娃咬着手指看着自己,他朝她笑着招手。

小女娃揪着爹亲的衣衫,一双眼看着这个陌生人。

“六岁啦。”提起女儿,男人没有一般百姓对女娃的厌,反而笑得更欢,“我家这闺女,可是我好不容易得来的。”

男人打开了话匣子,从宁朝建朝以后自己怎么奋发挣下家业,怎么娶得娇妻,娇妻几次孕育孩儿又故失去,到最后才得了这么个娇娇女儿。

杨曜德一直笑着听着,这男人可谓是如今宁朝众多百姓的一个缩影。历经战乱,在和平年代发扬艰苦奋斗的精神,用自己的双手,靠勤劳拜托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艰困生活。

同样的,与这男人一样,这些百姓靠着这些年的上天庇佑、风调雨顺,能够的一个温饱,更多的就没有了。还有一些百姓,错过了最初的自己垦地、自己有地之后,只能去租赁富户的土地,这种百姓,收成的绝大多数要交给地主,剩下的粮食只能保住自己不饿死。

正说着,传来一声呼唤。

杨曜德抬头,就见徐悦兰在朝自己招手。

“夫君,过来帮我将这水提过去。”见杨曜德看过来,徐悦兰又喊了一声。

杨曜德一脸如坠梦中的样子过去。

成亲这么久,她一直叫自己“殿下”,从来没有唤过“夫君”,他没有想过,这声夫君会这么悦耳。

“提去哪里?”杨曜德觉得自己浑身充满力量。

“那位大哥那里,这是用来烫鸡毛的。”徐悦兰道。

“鸡毛?”杨曜德看着男人脚边那只毛色鲜亮的野鸡,“不是煮好了毛自己就掉了吗?”

“不知道,可能吧。”

一声笑响起。

两人一起转头看向门前的妇人。

那妇人不好意思地笑,道:“二位贵人,这鸡是要用开水烫,烫过之后再拔毛,再清理内脏,然后才能下锅煮。”

两人同时红了脸。

“我把水提过去。”杨曜德提起水,逃也似地快步走。

“让大姐见笑了。”徐悦兰不像杨曜德那么脸皮薄,对于自己闹出的笑话她自己都笑了。

“你们是贵人,肯定不自己杀鸡,不知道才对。”妇人道。

“兔子可以了。”杨曜德去而复返,手里端着一盆已经清洗干净的兔肉。

徐悦兰接过来,他便又离开,去帮着男主人处理那只野鸡。

“这要怎么做?我来帮你。”徐悦兰兴致勃勃地道,可事实上,她在野外做烤肉可以,在厨房里,那就完完全全是个小白了。

边城将军府里,林氏每每要亲自在厨房下厨,但徐悦兰这个被爹娘和哥哥捧在手心地“娇娇女”,却是每天跟着哥哥玩耍,待得到了护国公府,府里大厨房并小厨房,伺候主子正餐和点心并汤水的足足有十多人,就更不需要她动手,而她也就更不会进厨房了。

“贵人不要忙,我来就行了。”妇人哪敢让她动手,连连请她去坐着喝茶。

“我从来没有干过厨房里的活,这看起来挺有趣的,你就当教教我。”徐悦兰打量这厨房,只有一个地方有她的用武之地,“我来帮你烧火吧。我以前同我哥哥们外出打猎,需要烤鱼烤肉的时候,这火都是我顾的。”

妇人拗不过她,只能由着。

一勺猪油,加姜蒜爆香,加入切成小块的兔肉,翻炒,加水,加盖煮。

看起来很简单的料理,却有了香味飘散在空中,引得徐悦兰肚子里的馋虫又开始翻江倒海。

“贵人再稍等片刻,待那只鸡处理好了,加水蒸上,很快就能吃了。”妇人说着,眼睛看着锅,不由自主地咽了一口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