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不用给你做衣裳

杨曜德依然在刑部忙着,徐悦兰也一如既往的做他的后盾,解决所有后顾之忧。日子就这般不紧不慢的过着,转眼间,草长莺飞,春已经来了,三月清明雨纷飞,徐悦兰考虑着夏日将至,这是第一个自己做当家主母的换季,应该给府里的下人做一身新衣,而自家夫君如今在朝中也不再是无声的隐形人,也该给他多备几身穿得出去的好衣衫。

午膳时分,徐悦兰将自己的决定告知他。

“府里的事情都交给你,你决定就好。”听她提起后,杨曜直接道,“我的衣衫也是一样,由你做主。”

徐悦兰捧着一碗花胶鸡汤喝着,听他这般决定,唇边便绽开一朵笑花。

“那就让针线房去寻一个相熟的绸缎铺子,以后按季送布料到府里,如此一来也省事。”

“按季?需要做这么多衣服吗?”杨曜皱眉,为银子担心。

“咱们如今不比以往,像是府里如今时常有人来拜访,下人们衣衫过于陈旧会让人背地里笑话。而且你如今和朝中那些官员交际,那些人一个比一个的眼睛尖利,至少衣装上不能让他们瞧不起。”

杨曜沉默,他确实没有想到还有这些讲究,最关键的是他自己并不觉得这需要讲究。只是看她这般兴致勃勃,想着成亲以来自己少有陪她,心下便不忍反驳。

“就依你所言去做吧。”

“好。”

杨曜德夹了一块鱼,打从她嫁给自己以后,自己每天的伙食与以往天差地别,再也不是咸菜配白饭。

“最近我可能要去凤仙郡一趟。”他突然道。

“为修法的事?”

“不错。”他拨开鱼肉里细微的小刺,眉头不自觉地朝中间聚拢,“我同崔尚书等人商讨数月,已经确定了基本地修法方略,选定了凤仙郡作为第一个试验地方,只是这初期比较艰难,出现地问题也肯定会比较多,到凤仙郡去主持此事地人选就特别重要。”

他放下筷子,“我们商讨数月,初步决定了由我带队,和刑部几位大人一起前往凤仙郡,只要太子同意,我们立即启程。只是这一去,恐怕最快都得一年半载才能再会京城。”

徐悦兰将他的碗拖过去,耳里听着他说话,手下也细心地一根一根挑着鱼刺。

“你们已经将这决定告知太子?”她问。

“今晨已经递了折子。”

徐悦兰轻轻地嗯了一声,将已经挑尽了鱼刺的鱼肉归还给他。

“如果太子效率高,你们或许就这两天就要出发了。”

杨曜德尝一口鱼肉,鱼肉很嫩、很入味,但听得她这平平淡淡的一句话,他心里升起一股酸意。

“如果快,就这两天。”将那酸意强自压下,杨曜德回答。

“那你的衣衫就可以不用做了,反正做了,带你回来新衣也变成了旧衣。”

杨曜德满心的感动顿时碎成泡沫。

用过午膳,杨曜德带着郁闷进了书房。徐悦兰则召集了管家王叔并秦嬷嬷等人,在小厅里议事,随后,她又命人备了车马出府去。

傍晚时分,徐悦兰的马车回到府里。

“殿下呢?”一边走下马车,一边问没有随她出门而留守府里的绿蔷。

“还在书房呢。”

“将这些东西拿到库房。”吩咐下人将马车里的物品卸下来,徐悦兰朝书房走去。

书房门口,抱着剑护卫着杨曜德的周弈,在见到徐悦兰过来时抱拳行了一礼,徐悦兰朝他点了一下头,示意随身伺候的绿苑就在门口等着,她一个人进了书房。

没有点灯,因屋外天光变得暗淡,屋内也变得暗了。

徐悦兰拿起一旁的火折子,点燃蜡烛,又将烛台放在他前方。

突然的光明令杨曜德回过神来,从厚重的卷宗上抬头,视线触及徐悦兰时,他自然而然地笑了,但随即笑容隐去,他哼了一声,转头回到卷宗中,却是再也不能如之前那般投入。

这人,怎么突然这么大的气性了?

徐悦兰觉得好笑,一直以来,他都是一个成熟的大男人。抛开那恍然若梦的前世,他是能让她依靠的夫君,几曾时,他会因为她一句玩笑的不给他做新衣裳就生气了大半天?

“夫君在看什么?”徐悦兰没话找话。

“只是一些卷宗。”回答的简简单单。

“你们对凤仙郡的修法,就是依靠这些卷宗吗?”

“如今定下的,是。以后必然还要依托着实际情况进行调整。”

徐悦兰自他身后探过头去,下巴搁在他肩上。

“听起来蛮复杂的。”她说着,如兰的气息喷在他脸上,“凤仙郡的天候同我们这儿有什么区别?你们如果走的话会很急,我想现在就开始帮你把行李准备好。”

杨曜德心里的闷气更盛。

他们成亲不过三月,算是在新婚期吧。如今自己要远行,一年半载不得见面,她非但没有一点感伤,第一反应居然是不用做夏季地衣衫,还迫不及待地收拾行李,倒像是盼着他走似的。

“夫君,你们难道没有探听过这些吗?还是你准备就轻装上路,如果到时候缺了什么,再到凤仙郡去买现成的。”徐悦兰问,“如果是这样也好,我就不用帮你收拾了,只要你带够了银子就成。”

“凤仙郡地处江南,如今的天候应该会比较暖和,再果断时间,进入夏季会很热,秋季冷凉,冬季会下雪,但总体比咱们这儿暖和,称得上四季分明。”杨曜德道出之前大家随意闲聊到的凤仙郡的气候,打定主意要她帮忙收拾行李。

“那就四季衣衫都得带着了。”徐悦兰喃喃道,“这就难了,你以前都没有几件能穿出去的。如今现做也不知道来不来得及。”

说着话,她直起身。

肩膀上的重量消失,杨曜德又小小的失落了一下。

“我回护国公府一趟,那府里有专门的针线房,里面的都是些女工好手,她们这两天赶一赶,应该还能给你赶出几套四季衣裳。”

杨曜德皱眉,拉住她。

“如今已是酉时,你这会儿去,几时回来?”

“我今晚就歇在护国公府,明晨再回来。”徐悦兰说得理所当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