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你可以带我一起

“那就不必去了,我也不一定非得从京城带,到了那边去买成衣也是一样。”即使心里闷着气,杨曜德也不愿同她分开,尤其是在可能即将远行的时候。

“也行,这样我也省点事。”

明明是自己提出来的,杨曜德却又郁闷了。

徐悦兰看着他那副气在心底发不出的郁闷样子,“啪”的一声将他的卷宗盖上。

“现在你可知道了,我突然听见你说要离京是什么样的感受了。”她嘟着嘴,不悦道:“说得多么轻松,最短一年半载,哼!一走一年半载,我这做夫人的却可能是离开前一晚才知道,你可知我心里的气愤?”

这一番话,将杨曜德心里的郁闷彻底驱散,取而代之满满的愧疚。

“这事只是今天才确定,我之前也”

“你之前也决定若是可行,你就要亲自去凤仙郡,对不对?”徐悦兰不饶他。

“是。”

“可是你没有告诉我。”

“一直都没有确定,我想着确定了再说。”

“结果就是我到最后一刻才知道。”

“也不算最后一刻”

“这还不算,几时才算?你们在城门口出发的时候?还是你们已经到了凤仙郡给我的家书里?”不分辩还好,徐悦兰本就只是使使小性子,可他这一分辩,倒显得她无理取闹。

“还有,你是不是就没想过要带着我一起去?索性每个有爵位的王爷按例,都有一个正妃、三个侧妃,小妾通房无数,你现在还只有我一个,是不是想着江南之地多美人,没有我跟着,你才好去物色几个美人带回来?”

这话可是诛心了,杨曜德立即举起手掌手指向天。

“绝对没有,什么侧妃美人的,我全都没有想过。”他慨然道,“我们去凤仙郡,是为着王朝的长治久安,为着百姓的福祉,不是说笑去玩。”

“那你为什么没想过带着我一起去?就像我们去狄戎,我可是帮了不少的忙。”

“出门在外毕竟不同家里,我不愿意你随我出去受苦。”杨曜德握住她的双手,婚前婚后,也就这段时间日子比较安宁快活。

“你也可以问问我的意思嘛,兴许我就欢喜同你一起去呢。”

杨曜德笑,顺水推舟,“你愿意同我一起去吗?”

徐悦兰的脸上也绽放笑容,“当然愿意。”

杨曜德一把抱住她,许久之后。

“兰兰,得妻如你,夫复何求?”

“有夫如你,亦是我的福分。”自然而然地,徐悦兰回了一句,在他因感动而更加深情地怀抱里,徐悦兰愣住了。

有夫如你,亦是我的福分。

她,已经能这般自然而然、毫无怨尤地说出这句话。不过,感觉很轻松呀。

回抱住他,纷纷樱花般地双唇扬起。

杨曜德的凤仙郡一行没能如两人所想的立即成行,因为,从秋到冬,在暖棚里度过一冬、迎来春天的番茹,真的迎来了它的春天。

大殿之上,林云中捧着装着一根有如成年男子拳头大番茹的银盘,恭敬地献给高坐帝位的承平帝。

在收到奏报番茹丰产的折子后,他特地赶回宫里。

“收成如何?”承平帝颠了一下盘中番茹的重量,问道。

“一亩地收成最高二十五石,最少十石,无论是贫瘠的沙地还是肥沃的壤土,都可以种植,收成是种植五谷的近十倍。”林云中回答,语中带着兴奋,“同时,我们还发现这番茹没有种子,以种薯埋于土中,长出的幼苗只要截取一段,栽植于土中,就可继续生长,以十数粒种薯便可种植满一亩地。”

“好!”如此客观的低投入高回报,承平帝也不禁大声叫好。“林云中,番茹栽植成功,你居首功!”

“臣不敢居功,这些都是陛下洪福齐天、众位司农大人日夜不休地栽植研究得来地成果。”

“当初番茹一事受挫,是林大人挺身而出,这才有了如今地成果,林大人居首功,不为过。”杨曜宇也为林云中说话。

“父皇,清明刚过,谷雨将至,正是农忙时分,是推广番茹种植地好时候。”杨曜昌出列道,“推广一事,不如就依然由林大人负责,与众位司农大人带领百姓,将收成地番茹大面积扩开。”

“皇儿此言有理。”承平帝捻须点头,“林云中听旨。”

“下官在。”

“朕封你为户部侍郎,全权负责番茹一事,务必使番茹切实为我国百姓谋福利。”

“是,臣遵旨!”林云中领旨,脸上掩不住意气风发。

“番茹一事,你们有大功,待得推广开来,切实取得实效,朕一并论功行赏。”

“多谢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林云中与一众一同禀报地司农,一起跪下三呼万岁。

“父皇,番茹一事还有两位大功臣不得不提。”杨曜昌出声道。

“皇儿所言是谁?”

“四皇子杨曜德与四皇子妃徐悦兰,当初是他们首先在边城外地一个小村子发现番茹,敏感地察觉到此物将可以为国为民立下大功,这才将番茹献给父皇。此后,他们深入各村落,与老农们交流收集番茹地信息,这些都是如今番茹试种能成功地原因。”

“殿下所言极是,四殿下所制的书册详述了番茹的习性,使我等在试种当中得以事半功倍,如今此书我等抄录数本,每人手上都有一本,作为参考的绝佳资料。”一个司农出声道。

“将那书册拿上来,朕瞧瞧。”承平帝道,立即有司农取出随身带着的册子,放入祥明拖着的银盘中。

祥明取下册子,一页一页慢慢地翻给承平帝看。

册子上,全是当初杨曜德与徐悦兰从那些农户口中听得地番茹信息,如今这本册子,因为其中做了标记或批注,比最初地那本又更加详尽科学了。

册子也就薄薄的十多页,很快就翻完了。

“这册子不错,以后你们将如何种番茹都做成这种册子,分发到各州各县,让各地的司农使一起学习,教导百姓栽种番茹。”承平帝道,“至于老四夫妻,发现番茹功不可没,如今开春雪融,与狄戎的交易又将进行,老四夫妻就去边城,协助傅惟笙和徐昭鸿,将与狄戎长久通商一事定下来,待得事情都了了,再一并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