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瞒着就行了

徐悦兰希望自己的丫鬟能嫁给心悦之人,更希望自己的丫鬟所嫁之人亦心悦于她。所以在得知绿苑的心意之后,她也没有直接为两人说合,而是制造一些机会使两人相处,只希望这能让他们能产生感情。

绿苑出去一趟,脸上的喜悦挡也挡不住,在徐悦兰让她去分派下人们量身裁衣时,几乎是小跳步地出了门。

“好难得看见绿苑姐姐这么高兴呀。”绿蔷忍不住惊讶道。

别说她,就是徐悦兰自己,也没有见过绿苑这样欢喜如小女孩一般。要知道,绿苑是几个绿中年龄最大的,也是最早到她身边伺候的丫鬟,那时候绿苑才岁,就已经颇为沉稳了。及至绿书绿芳两人到徐悦兰身边伺候,绿苑就更是带领两人的大姐姐,就更显得稳重了。

“绿书、绿芳和绿蕉两个的终身大事我交托给了秦嬷嬷,若是有那种好的,我又不在京城的话,就由秦嬷嬷给她们做主。你在我身边,便该是我为你考虑,如果你也有心悦的男子,可要告诉我才是。”徐悦兰笑道。

绿蕉就不像其他女子提到亲事就红脸,反而大大方方地回答,“行,我要是有中意的,就请夫人给我做主啦。”

“做什么主?”随着声音,杨曜德进屋。

绿蕉福了一礼,退了下去。

换在半年前,这种情况下她就接口回答了,但在护国公府,又到四皇子府,再到如今的边王府,她已经学到了主子说话没有下人开口的规矩。

“事情若成,也要你帮忙呢。”徐悦兰拉着他坐到软榻边上,“今日我让周弈赶马车送绿苑到军营给我大哥带去了一个口信,又让他们顺便到集市上买一些布料回来给府里的下人做夏衫。”

“炎夏将至,确实应该做夏衫,兰兰考虑得很周全。”杨曜德赞道。

“关键就在这儿了。”徐悦兰眼里的笑已经包不住,往外溢出,“绿苑回来很高兴,特别高兴。她跟在我身边已经十年,也到了该出嫁的时候了,你帮我探探周弈的口风,他对绿苑印象如何?若是她们俩彼此有意,那咱们府里可就能准备着办喜事了。”

“原来这就是你们说的做主。”杨曜德恍然,一口答应,“行,我明日就寻个机会问问周弈。”

徐悦兰给了他脸颊一个吻作为奖励,“我也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她故意顿了一下,才继续道:“我让绿苑给大哥带去的口信便是问他如今屯军的空闲田地还有多少。”

“还有多少?”杨曜德迫不及待地问。

“一顷地。”徐悦兰爽快说出答案。

杨曜德地眼睛都亮了,发出一声惊叹。

“够了吗?”徐悦兰还明知故问。

“自然是够了。”杨曜德将她揽进怀里,在她脸颊上也亲了一下。

“多亏了夫人英明,提出了这么一个好点子。”

“我提地同表哥提的一样,而且他说的用番茹做不一样的吃食也很有意思,感觉会很不错唔。”徐悦兰看着突然捂着自己嘴的男人,拔下他的手臂。

“夜深了,该准备歇下了。”杨曜德逃避似的站起身,朝外跑去。待得徐悦兰起身出去,已经看不见他人影。

这人,是最近太忙,已经迷糊了?

徐悦兰心中想着,问了下人他走的方向之后,追了过去。

杨曜德没有走远,就在书房内。他捧着一本兵法,如今他遇到难题、有了困扰,都会翻开一本兵法,看看前人是如何打赢胜仗。这以往总能令他平静下来。但如今眼睛望着兵法,脑子里浮现的却是下午十分徐悦兰与林云中的对话,那时间,两人之间字字句句都说到彼此心间,如此默契,令人讶异又嫉妒。

“又在看书,白日里已经忙碌到没有一点休息时间,晚上就早些歇着。”徐悦兰直接将他手里的书抽走。

杨曜德却是在书被拿走才回过神。

“我只是随便翻翻。”他掩饰地咳了咳,拉起她地手,“走吧,我们回房去。”

“你有什么心事吗?是今下午大家一起讨论又出现了什么难题?”徐悦兰没有动,担忧地望着他。

这样地眼神,令杨曜德心中的酸醋都被中和了。

“没有,下午讨论的都是一些一般的事情,不是很特别或重要。”

徐悦兰不解他为何一句话又开心起来,见他答应不再看书而回房看书,她也不再深究。

夫妻俩手牵着手回房间。

绿苑和周弈的亲事很快定下,原来不止是绿苑在看着周弈,周弈也一直在看着那个“跟着徐姑娘一起,时不时来看望我们帮助我们的善心又美丽的姑娘”。只是绿苑是徐悦兰的贴身丫鬟,大户人家都有小家女不如大家婢的娶妻说法,换言之,就是在选择媳妇的时候,与其娶一个一般富户家的小姐,不如娶世家大族里的大丫鬟。因此,周弈即使有心,也只敢藏在心里。

如今杨曜德一问,他就顺杆子往上爬,将这位美丽的姑娘纳入他的范围,定下了百年盟约。

番茹苗也很快在军营屯田里旺盛生长,徐悦兰没有放弃林云中所言的制作特别美食,她自己在城外买下一块小小的肥沃土地,种下了一片番茹。

既然他们的番茹是要做种的,没有可以给她试验做特别的美食,那么她就自己种、自己用。

“兰姐姐,若是这事被姐夫知道了,他会不会生气?”徐悦菊跟着徐悦兰来到番茹地里,今日她们的目的是取番茹藤回去,用这藤试着做吃食。

徐悦菊就是徐悦兰帮手,她爱吃,为了让自己吃好,她更是默默的练就了一手绝佳的厨艺,若不是这一次离京到边城,一路上大家干啃馍馍和酱肉的样子太可怜,她也不会露了一手,徐悦兰也才知道她居然还有超群的厨艺。

“所以咱们不让他知道就行了。”徐悦兰回答得很随意。

徐悦菊无语了。

“菊妹妹,长的短的老的嫩的,所有的藤都收集一些,待会儿我们拿到客栈去试做。”徐悦兰提醒道。

“知道。”

徐悦菊回答着,手中的剪刀咔咔作响,每一声响便是一根番茹的茎被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