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试菜

番薯茎,按照常规的绿叶菜蔬的做法,凉拌、热炒、煮汤,还包了几个饺子做饺子馅。

有菜有汤有饺子,一顿饭也算是齐了。

徐悦兰首先动筷子夹起一粒饺子,吃进嘴里,一种软塌塌带着苦涩的口感,令她吞下后嫌恶地吐了吐舌。

“包饺子不行。”她下了结论。

“下次焯一下水试试。”徐悦菊道,夹了一粒饺子,吞下后同样皱了眉。

“我试试这个炒的。”这一次,徐悦兰小心地只夹起一根菜叶,尝了之后,她又夹起一整根,“菊妹妹,这炒着地很好吃,有一点翠,还有蔬菜的清甜。”她又尝了一根,眉头微皱,“嫩的好吃,这有点老了的咬不烂,还有点苦。”

徐悦菊吃的则是凉拌的,同样赞赏,“这拌的也不错,很鲜很脆很吃好吃,果然这饺子里面的也该先焯水才不会苦。”

“没错,煮在汤里面的也可以。”徐悦兰捧着一碗汤喝着,“只是这些菜都算是家常小菜,算不得什么大菜,在酒楼里面恐怕没有多少用武之地。”

徐悦菊点头,道:“这些菜确实,到酒楼就是鸡鸭鱼肉,要吃素的,自家就可以做,不必特地到酒楼,不过,兰姐姐其实也不必担心这个。”

“为何?”徐悦兰不解。

徐悦菊笑道:“咱们之所以研究番茹茎叶入菜,一则为让咱们酒楼有与众不同得特色菜,最重要的则是为了让番茹能更被人们接受,这叶子能做菜,果子能做粮的作物太少。所以,大不了咱们将这番茹茎叶的菜色就当作是送的,送个几天,让人们知道这番茹叶子可以吃,先解了姐夫的困境。至于那与众不同的特色菜,咱们之后再做,我这会儿已经有好几种想用番茹试做的菜肴,待得番茹收获,咱们再一一来试。”

“也是。”经她这么一开导,徐悦兰也想开了,很多时候,她就是容易陷入急于求成的牛角尖里。

“说来来,如今就只有一个问题了。”徐悦菊望着徐悦兰,似笑非笑地道。

徐悦兰抿着唇,看着她,不发一言。

徐悦菊忍不住笑,“兰姐姐要怎么让姐夫吃到这到番茹叶做地菜,夸赞这菜好吃,还要保证这些叶子都是从他知晓地番茹地里得来地呢?

原来这丫头是打算看好戏了。

徐悦兰眉眼带上笑意,愤愤地点了一下她地额头,自己也忍不住笑。

“这很简单呀,我只要让大哥帮我准备就行了。如今他们军营里种了不少地番茹,给我一些割了又能长地番茹嫩茎,对他而言再简单不过。”

“唉!我把大哥忘了。”徐悦菊懊恼。

这种期待看好戏的唯恐天下不乱的行为,让徐悦兰再次给她额上来了一记。

“小丫头,这新人还没送进房呢,就把我这媒人丢过墙啦,当心我给王爷说说,你那缪哥哥回去京城,留你在这儿两地相思。”

“那也无所谓呀,反正每天见着也烦人。”徐悦菊搅着自己的一缕碎发,话语绝情,语气却明显不是那么回事。

“行啊,那我这就回去同王爷说说。刚好咱们走之前祖父母病了,近日我又得了一根上好的百年山参,正好让他给送回去。”说着,徐悦兰作势要起身。

徐悦菊立即将她按住,“我说笑的啦。”她急迫地道。

这下,换徐悦兰大笑了。

徐悦菊红了脸,小嘴一嘟,索性破罐子破摔啦。

“是啦,我就是不愿意他回去。”不服气地道:“兰姐姐也一样嘛,姐夫在哪儿,你就跟到哪儿,夫唱妇随,恩爱得紧。”

“那是当然,多少人羡慕我们呐。”

“兰姐姐脸皮真厚。”

“我当你这是夸奖罗。”

“说不过你,不和你说了。”徐悦菊做了一个鬼脸,还特意将头别开。

徐悦兰笑得眉眼俱弯,不逗她了。

“我去找大哥,同他敲定给我地番茹叶子,然后呢,咱们就把边城各位官员、大户地家眷都请到王府,办一场夏宴。”

“夏宴?”徐悦菊想了半天,“我只听说过春宴,还没听说过夏宴的。”

“凡事总有第一次嘛,我就是夏宴的开创者啦。”徐悦兰觉得这些都不是问题,关键是把人聚拢来。

“也是,夏宴都是边城周边有头有脸的人物家的女眷,在这上面吃番茹叶做的菜,只要兰姐姐夸赞那菜好吃,而菜又确实好吃的话,别人就不能再说闲话。”徐悦菊忍不住竖大拇指,“兰姐姐可真行,你是怎么想到这个主意的?”

“怎么想到的呀?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就知道了。”徐悦兰故作高深地道。

徐悦菊不屑地“切”了一声,她也就比自己大了两岁而已,说得好像两人差了一辈。

事实上,前世加今生,徐悦兰地年纪确实够得上做她娘了。

“走吧,以后你可就是我最得力地帮手了。这边城未来将长出大把大把的银子,咱们从现在开始,就得把这些摇钱树给种下!”徐悦兰雄心勃勃。

徐悦菊也被她激起斗志。

为了契合“夏宴”这个名字,徐悦兰将举办时间定在立夏日,她很慎重地每一户亲自书写了请帖,派出下人一一将帖子送到。这一日,她却从杨曜德口中知道了一个令她惊讶的消息。

傅唯笙有夫人,就在六原县,杨曜德提醒徐悦兰,在送请帖的时候,不要忘了给这位傅夫人也送上一帖。

徐悦兰不到年老失忆的时候,她清楚记得自己亲眼见着卫国公府的少夫人逃了,那之后,因为傅唯笙的关系,她也有关注这事的进展。

据她所知,卫国公府碍于府里的颜面,对外先是称世子夫人病了,后来便道世子夫人思念丈夫,离开京城去了六原县,莫非,这不是卫国公府掩饰真相的借口,而是确有其事?颜氏真来了六原县。

徐悦兰心里有疑惑,就要去解惑。

打着两家同为开国功勋、位列国公的旗号,徐悦兰亲自来到六原县衙内给“傅夫人”送请帖。

她倒要瞧瞧,这位傅夫人,是不是真的那位傅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