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受伤

时间倒回两天前,徐悦兰跟着颜继察到了祥临郡,不敢打草惊蛇,她直到颜继察一人在书房内方才现身,简单而粗暴的以bs要挟他说出傅唯笙等人的阴谋,偏偏这颜继察不止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就是那么忠诚,口口声声说自己不知道,称傅唯笙将召集他,只是告诫他一旦发现徐悦兰的踪迹就要立即报告,还称傅唯笙却是看起来有阴谋,可是那些都是傅唯笙和心腹才知道,他并不知晓。

徐悦兰自然不会信他这番鬼话,在自己刻意隐身骗开关押着的大门的时候,在傅唯笙遍寻不到自己急躁的时候,能被他召集到书房开小会的,怎可能不是他的心腹?怎可能什么都不知道?

一旦现身,徐悦兰便不能再旁人目光下隐身,偏偏她也不能让祥临郡府上的人发现她,否则她在此的消息自家夫君和大哥知道得比傅唯笙更晚的话,她就又会被抓回去,逃出来就没有意义了。

思来想去,她也只能暂时和颜继察耗着,捆了他,让他借口有要事必须一人在书房处理,然后每日里对他威逼利诱,当然,逼急了也不忘助他更新更新浑身的血液,如此过了两天,总算让颜继察屈服,说出傅唯笙的目的是抓了徐悦兰,在杨曜德与徐昭鸿心思大乱之际暗杀徐昭鸿,然后以徐悦兰逼迫杨曜德,令他同意由傅唯笙接管边城大军,然后,让卫国公府彻底取代护国公府成为京中最高的权贵。

颜继察还道,傅唯笙已经安排了人在边城城门、将军府、边王府都守着,只要徐悦兰一露面,就会再被抓回去。

就因为这话,徐悦兰信了他,立刻披着隐身斗篷秘密回了边城也只在门口等着,直到看到徐昭鸿出来,让傅唯笙的人不敢再次bn她,方才现身。

如今,见到中毒的杨曜德,徐悦兰知晓自己定是被骗了。

傅唯笙的目的和计划,肯定不是颜继察说的那么简单。

“大夫,王爷中的什么毒?你们可有法子能解?”徐悦兰不是会长久哭泣的女人,她很快便擦去泪水,询问一旁候着的老大夫。

“应该是来自域外的一种名为三更的奇毒,老夫只能用药缓解毒性发作,无法彻底解毒。”老大夫惭愧道。他在边城多年,是军医也是寻常大夫,平常便经常研究一些来自域外的药物毒物,只是域外的医药不如宁朝的成熟,很多东西没有记载,只能慢慢摸索,也就很多只是知晓一点,不能深解。

握着夫君的手,徐悦兰后悔自己没有早点回来。那颜继察给她的就是错误的讯息,若是她能及早回来,能够早些给他们示警,或许他就不会中毒了。

只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在徐悦兰焦急等待徐昭鸿取回解药之际,下人来报少将军受伤,徐悦菊急忙出去,就在半途遇上也正往她这里来的徐昭鸿。

“大哥,你受伤了?”徐悦兰关心焦急地看着他,这是她第一次看见大哥地脸色这般苍白。

“只是小伤,不碍事。”徐昭鸿回答,脚下不停,往杨曜德的房间去,“我刚到永平客栈便遭遇刺客,这些人明显有备而来,我和手下几个兄弟好不容易杀出来。”

房门外,周弈尽责地守着。

“周弈,多带几个兄弟,带我的令牌到军营,让王副将立即带兵严守关口,张副将带人将狄戎众人全部看守起来,一个也不许走脱。”

“属下立即去。”周弈接过令牌,心知事情紧急,立即起身出发。

“王叔,你和谢叔将将军府和王府的人召集拢来,严守戒备,不要让人钻了空子。”

“属下知晓!”王叔掷地有声地大声回答,浑身透着与平常不同,但在沙场多年培养出地肃杀之气。

“兰儿,你和菊儿他们这段时间呆在府里,仔细守着妹夫。”徐昭鸿咧开一抹嗜血的笑,“有的人,放着好好的平和日子不过,一定要来挑战,我便如他们所愿!”

“大哥,这事不止是狄戎,我是被傅唯笙抓走的,他可能也”徐悦兰急道,她不知道狄戎众人究竟发生了什么,可她担心大哥一心对外,忘了防备国内还有人在背后阴森森地瞧着,准备伺机下黑手。

“放心,大哥知道。”徐昭鸿拍拍她,看向一旁满面担忧的徐悦菊,“菊儿,想个法子通知缪修良,他武功高强,有他在,你们更安全。”

徐悦菊点头表示知道了。

徐昭鸿勾唇微微一笑,两只大掌拍了拍两个妹妹的头,随即转身大步离开。

“兰姐姐。”徐悦菊握住徐悦兰的手,她打小在京城护国公府,就算是不受宠,至少吃穿无忧、安全无虞,可这几天,先是姐姐落崖失踪,然后姐夫中毒命悬一线,如今大哥又受伤,她真的感觉到了危险的临近。

徐悦兰拍拍妹妹的手,“大哥方才提到缪修良,他去哪里了?”

边说着,一边拉着她往房里走。

“前两天姐姐失踪,大哥怀疑这事同傅唯笙有关,就让缪大哥去傅家盯着,让他若是有了姐姐的消息就回来通报。”

徐悦兰很想叹气,真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她习惯性的靠隐身斗篷去探听消息,躲藏敌人,却也让己方也不能找到他。若是她早知道有缪修良这个高手在,也不用这么惊心胆颤地不敢在六原府衙多待了。

“大哥说让你通知他,你可有法子?”

“以前在京城的时候,我和缪大哥约好如果我要找他,就吹草笛,可是现在草笛的声音传不到这么远。”徐悦菊很为难。

是啊,在这里根本不能通知到缪修良,可若是去六原县,府衙内那么多的高手在,如果没能通知到缪修良反而引来恶人,就是添乱了。

徐悦兰沉吟着。

再则,大哥受伤,那些留在永平客栈的狄戎众人也不知还在不在,若是他们已经趁乱跑了,那么杨曜德身上这毒,就是无解的了。

重生之初,徐悦兰想过杨曜德死了就好了,可是经过这么多的事,她早已经将前世悲愁当作了恍然一梦,对他也早已经有了感情,已经不可能再对他的生死淡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