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给你与天抗争的机会

她的意识十分清楚,她知道自己是徐悦兰,知道自己是护国公府的姑娘,知道她的丈夫将是这个国家的王,她更知道,如今她应该在王府,在他的病榻边,担心在外的大哥,担心正中毒的丈夫,而不应该是这个一片白茫茫仿佛虚空的地方。

这女人一直居然这么强,已经侵入她的意识深处了,她还是对自己的认知这么清晰。

白云后,小恶魔很烦恼。

当初因为这个女人强烈的怨念和高贵的身份选中她为系统使用者,可瞧瞧这几年来,她才收割了三个邪恶灵魂,还都不是她自主自愿去做的。甚至在她的内心里,对着三个灵魂还带着些许愧意,当初令她被选中的那些怨念也已经消散,可以说,如果不能让她再次升起曾经的怨念,抛弃这无谓的愧疚的话,这个女人就将是一次失败的投资,白白浪费了系统的魔力。

如今,它想要在她意识深处烙印下恶者人人得而诛之的印记,让她在面对认为的恶者之时,毫不愧疚地使用系统工具收割那些人的灵魂。可是,一般人的意识深处往往隐藏着这个人最不为人知的秘密,往往是纷乱繁杂地上演着对这个人影响深远地一幕幕它曾经经历地人和事。也因此,一般人自己都不能知晓自己意识深处的一幕幕,这也就给了小恶魔烙下烙印的机会。在这种自己都稀里糊涂的情况下,改变它意识深处的场景,这种印记才会无声无息、又影响力强大。

换言之,徐悦兰意识深处这一片的白茫茫,只有一种可能,那便是她对自己身上发生的种种事情都清醒的了解,她的意识里,不存在迷惘。

一片白茫茫中,徐悦兰盘腿坐下。

换做旁人,或许会对这一切感到恐惧,可她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上苍给了她机会再来一次,如果如今又要收回,那么她也无可奈何,只能接受。

“你也可以有机会抗争!”小恶魔带着一阵云烟窜出,借着系统听到了她的心声。

徐悦兰惊讶地看着飞在自己面前的仿若婴儿大小的“人”,它浑身漆黑,眉眼五官也是小孩子的可爱样,只不过这时候瞪眼扬眉,一副奋发图强的上进样子。

头上有两支似羊角却不如羊角长的短角,背上一对蝙蝠般的黑翅扑扇着,一只手举着一根长矛,另一只手握着拳头举在胸前,身上破破烂烂的黑色袍子,这样的纯黑与四周的洁白比起来,十足的扎眼。

“你就是恶魔?”徐悦兰试探地问。

小恶魔脸上的表情僵住,倏地一下又钻进云雾中。

“我不是,你看错了。”系统平板地声音传来。

徐悦兰噗呲笑出声来,之前地七分确定如今已是十分,只不过这该是邪恶丑陋地恶魔居然是漆黑地小孩子模样,而且方才它此地无银三百两都逃跑,都令人发笑。

“如果你不是,逃什么呀?”徐悦兰悠然地单手撑着额。

一会儿之后,小恶魔扑扇着翅膀出现,双手叉腰,十分霸道。

“我喜欢跑一跑,不行吗?我炫耀我翅膀好使,不行吗?”

“当然可以。”徐悦兰仰起头,看着刻意飞得比自己高一个头地小恶魔,“你有什么事,直接系统里告诉我就行了,把我拉到这个地方,做什么?”

“我喜欢。”十分傲娇。

徐悦兰耸耸肩,站起身来。

“我很忙,时间很紧,你若没什么重要的事就放我回去。”

“谁说我没重要的事了,我告诉你,我就是特意来教你怎么p这次难关的。”

“恶魔值能换解药?”徐悦兰急问。

在她到这里之前,正是林云中回来之后,据他所言,狄戎的人都从边城消失,不知道去了哪里。换句话说,解药也不知去向了。

“当然不能,恶魔值只能给你工具,你自己去做,不能直接给。”

徐悦兰给了他一个鄙视的眼神。

小恶魔咬牙。

徐悦兰重新坐下,“说吧,你重要的事是什么?”不让它说完,自己也没法自行回去。

“我知道你现在遭遇的,是你人生中最重大的一个磨难,我可以告诉你,这一次你能平安度过,你不会死,可因为你的作为不同、选择不同,你周围的人将会有不同的结局。”小恶魔严肃正经地盯着徐悦兰,在见徐悦兰也一改之前的无所谓,变得认真起来,它的眼里闪过一抹得意,胸膛向上抬了抬。

“接下来,我就将给你看会发生的事,你要从中记取教训。”

话落,小恶魔挥一下手中的长矛,白云变幻中,徐悦兰看到自己的大哥被人一箭射穿胸膛,跌下马。

徐悦兰惊地猛地向前探身,那些景象却已经消失不见。

“这是什么意思?”她惊惶不定地瞪向小恶魔。

“这是即将发生地事,你大哥会因为你而死。”

“因为我?”

“不错,天注定你一个哥哥将因你而死,前世是你二哥,这一世你重来,改变了你二哥因你早夭的命格,连带着改变了这世间许多重大事情的走向,可天命就是天命,大方向是不会变得,比如你必将有一个哥哥因你而死。”

狂风四起、云雾纷乱飞舞,小恶魔知道,这是徐悦兰的心乱了。

“天命?天命?凭什么?”

“没错,就是凭什么!天是谁?谁是天?凭什么它就决定谁生谁死?凭什么它决定的就不能更改,就必须接受?”小恶魔大声喊着,义愤填膺,“系统,就是为改变天命而生的,你要打破这天命,要让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系统就是你最好的工具,是你最佳的伴侣!你要知道,这是你的幸运,拥有了系统,用好了系统,你就不受天命控制,不被它管辖,你就是你自己的主人,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而你唯一需要反馈给系统的,,就只是将那些为恶之人统统都灭亡,这本就是因果循环,是那些为恶之人应得的惩罚。”

“徐悦兰,机会就在你的手里,你哥哥的命就在你手里,他是生、还是死,这将由你决定。如果你决定屈服于天命,那么你只需要守在你丈夫的病榻前,等着你哥哥的死讯传来,然后,你们将获救,一切将同前世一样,唯一改变的,就是前世说你大哥继任护国公府,这一世,将是你的二哥”

“住口!”徐悦兰大喝,狂风骤停,她盯着小恶魔,“我要怎么做?”

“该怎么做,你必须自己决定,只要记得一句话,放过恶者,便是你在加害善者!不要被那些无谓的善良与愧疚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