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突起的风

徐昭鸿眯眼瞪视傅唯笙片刻,道:“大街之上,那横死的与我妹妹徐悦兰面相一致的,不是我妹妹。而我妹妹回来,告知失踪那段时间正是被你劫持,在你身边看见了一个与她面目身形相像之人,傅唯笙,这心怀歹意、意图不轨之人,该是你吧。”

“怎么着?你这是要强行将你的罪行安在我的头上,可惜呀可惜,我劫持边王妃,不过是你的一面之词,而你杀害狄戎众人,却是拉马王亲眼所见。”

傅唯笙走到拉马身边,温言道:“拉马王,你可指控他的罪行,我一定为你做主。”

拉马仰头,瞪着面上一派平静的徐昭鸿。

他曾经也以为两国可以和平,以为这个面上淡然实则在战场上修罗一般无情砍杀自己族人的男人也是真的赞同和平,可是如今,心爱的女人死了,就死在自己面前,还有那么多,同他一起到此的族人也死了,这些都是这个男人,都是他杀的!

“不错,我亲眼所见,杀我族人的都是他!”

“徐昭鸿,你还有什么话说?”傅唯笙得意地看向徐昭鸿,高声喊道:“你们这些人,还要为他效忠吗?你们是宁朝地将士,要为了一个叛国之人与自己的同胞厮杀吗?他的作为,将使你们再次陷入与狄戎的争战厮杀众,要知道,你们本可以回到家乡与亲人团聚了,可因为他,你们又要上战场,又要用自己的性命去拼杀!你们如今该做的,是绑了他,把他交给拉马王发落,让宁朝与狄戎再定和平盟约!”

“将军。”徐昭鸿身边,张副将道,“不能让他再这般巧言搬弄,否则军心动摇,对我等不利。”

“狄戎众人失踪,如今除非能找出这些人,否则我们争辩,也只是狡辩罢了。”徐昭鸿道,“让将士们严神戒备,今日一战恐怕在所难免,傅唯笙身后那些人都不是好相与的。”

“是。”张副将说着,从徐昭鸿身边离开,自去安排。

此时,徐悦兰心中也是诸多疑惑,她听到的消息,明明是狄戎众人失踪了,怎么这拉马却说他亲眼见到大哥杀了那些人?她相信自己大哥绝对不会做这种事,唯一可能的,就是在傅唯笙身边看见的那个与自己身形外貌都一模一样的人,肯定是那人找了人易容变装成大哥做了这些事。可是,如今又怎么能够证实呢?

“徐昭鸿,你还不下来认罪?!”傅唯笙再次高声喊。

徐昭鸿的视线却投降了他的后方,那里,一个背上绑着“宁”字旗的士兵正策马快速靠近。

傅唯笙也察觉到一样,回身看见,在见到那个士兵时,他眼中闪过一抹喜色,不再开口,静待那士兵近前。

到了城门口,那士兵滚身下马,不待喘气便大声喊道:“急报,狄戎大军正向关口来。”

“徐昭鸿!这都是你造成的,你还想躲在这高墙后享受安宁吗?!”傅唯笙气怒而正义地大喊,手指直直指向徐昭鸿。

徐昭鸿也没有料到狄戎人竟然会在这时候进犯,若只有傅唯笙闹事,他还能淡然处之,但如今狄戎大军来犯,这已经成了关乎国家安危的重大事件,不能再拖延。

“开城门。”他吩咐道,转身下了城墙,骑马出城。

徐悦兰紧张地心都跳到了嗓子眼,大哥就是在这里被射杀。

她紧张地看着四周。

是谁?是谁把箭射出去的?

看见了,傅唯笙的队列中,一个人瞧瞧举起了小巧的nn。

别想!

徐悦兰猛地下冲,抓起那人瞬间起到半空。

那人显然没有料到自己会突然升空,厉声尖叫挣扎着。徐悦兰一时抓不住,那人如中箭的鸟儿一般掉落在傅唯笙的队伍中,还顺便砸翻了两个人。

这一变故,让所有人都吓到了,惊惶地瞪着头顶。

方才,他们都看见了,这人仿佛被两只无形地手抓着,飞上了空,又掉下了地。

徐悦兰看着下方人的脸,突然,想起了拉马等人一直挂在嘴上的长生天。

神神鬼鬼总是令人敬畏,那么,便借用一下吧。

她揉了揉嗓子,故意压低声音,成一种低沉而威严的声音。

“拉马,徐昭鸿没有杀你的族人,他不是你的仇人,休得冤枉好人!速速命军队撤去,否则,我将再降下天惩!”

这番话她是以狄戎语言说的,傅唯笙等人听不懂,就只见虚空中传来这声音后,拉马立即推开扶着他的人,下跪,单手盖在胸前。

“拉马明白,拉马不敢冤枉好人。”

空中没有声音,拉马又行了一个礼,站起,高声道:“长生天告诉我杀我族人的不是徐少将军,我们不能冤枉好人。我要立刻去关口,告诉大家这回事,让军队立即撤回,否则将再有天惩降下。”

“胡说道!”傅唯笙喝骂,别人不知,他可是清楚知道,这飞上天又掉下的人是他安排着伺机刺杀徐昭鸿的箭术高手,与其说是什么神神鬼鬼,他更相信是自己队伍里出了叛徒,在关键时刻用了什么法子令人飞上天。

“我要立刻去关口。”拉马才不管他,自己一跛一拐地走向马车。

“你敢!”傅唯笙立刻抓住他,在拉马打量的视线下,他勉强挤出一个笑容,“你忘了吗?你亲眼看见的他杀了可丽,还有你的族人,你的眼睛不会骗你,但刚刚那些话却有可能是人在装神弄鬼,你不要轻信,上了当。”

“不会,谁也不能冒充长生天。”拉马愤怒地瞪着傅唯笙,“长生天无所不能,若是有人敢假冒,长生天已经对他惩罚。”

“你放开我,长生天要我让军队撤回,我必须马上去!”

“混蛋!”傅唯笙彻底怒了,一把推开拉马,红了眼举着建冲上前就要动手。

可是,又是一阵突然而起的旋风,拉马被推到了徐昭鸿脚边。

这一幕,连傅唯笙心里都升起了恐惧。

若说刺杀徐昭鸿是出了叛徒,故意装神弄鬼。那么拉马一事便是突然而起,可他的逃脱照样奇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