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娜愣了一下,恍然,“真的,他怎么会突然只说宁朝语。”

“他或许是不想被人听懂他在说什么。”可丽猜测。

莫娜呵笑一声,“那是,我们狄戎崇拜勇士,他却说勇士是蠢货,这话若是被听懂,他不被大家联手打残才怪,更别说妄想狄戎王啦。”

“不知道拉马怎么样了?”可丽忧虑叹道。

“拉马本事好,他肯定不会有事。而且,拉马是咱狄戎的王,是第一勇士,他有长生天的庇佑,肯定安安全全的呢。说不定,他这会儿就在外面想法子营救咱们。”莫娜安慰道。

可丽点头,她相信拉马的本事。

两人心里都心知肚明,拉马这个王并不被所有人认可,否则这里不会有军队,她们两人也不会受制。

利用恶魔系统,徐悦兰可以很轻松地将这些狄戎将士赶走。不说别的,只需要随便哪个营地外取一根火把,将毡帐烧了,这些人自己都得回去各自的部族。

可是,这事会发生,归根结底还是因为狄戎人并不受宁朝管辖,就算这次他们走了,下次还会来。这一个禹成倒下了,还有无数个禹成。想要一劳永逸,就得真正把这些人打得落花流水,打到他们怕,一听宁这个字都拔腿狂逃。

至于莫娜和可丽,是好朋友,可她一个人靠着系统工具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进来,带走她们就完全不可能。

徐悦兰很快便做出选择,她果然只能坚持最初的目的,把解药拿到手,至于莫娜和可丽,就只能尽快回去,看能不能给徐昭鸿带个信,由他带兵击退这些狄戎人,顺便救下莫娜和可丽。

徐悦兰依然跟着禹成,在他回自己的毡帐之后,等了好一会儿,毡帐里传出一阵咕噜声,她依然耐心地等着,直到两队守卫交班,毡帐里的呼噜声依然没有停的迹象,徐悦兰才轻手拨开毡帐,一闪身进去。

解药会在哪里?

站在毡帐中间,徐悦兰打量四周。

这里的摆设特别简单,空荡荡的只在靠后的地方摆了木条搭就的床,唯一的目的只是让人不至于直接睡在地上。

此时,禹成就躺在那张床上,咕噜打得震天响。

这个地方一眼便能看完,而唯一能藏东西的地方,思来想去只能在那张床上,或者该说,是在禹成身上。

徐悦兰走近禹成。

解药不会她喊一声就从禹成怀里跳到她怀里。

禹成,灵魂,一千五百个恶魔值。

脑中传来系统的提示。

一千五百个,可以再换一个工具,或者将原有的工具升级,都还能省下五百个恶魔值。

徐悦兰慢慢靠近,一千五百个恶魔值很诱人,但首要的,还是取得解药。

搜身是不可能的,徐悦兰再大胆也不敢触碰别的男人。思量了一下,她拔出bs。

冰冷的刀尖在触及皮肤时,禹成猛地睁眼。

他猜到有人会来暗访,一直戒备着,没想到还是被人刀尖逼近了才察觉。

可是,他睁眼,眼前却是一片空白,若不是冰冷的刀尖,他会认为这是错觉。

无知所产生的恐惧远远大于已知。

“你下在国书上的毒,给我解药。”

禹成目光一闪。

“徐姑娘?”

“是我。”徐悦兰不隐藏,直接承认。

“既然是熟人,何必藏头缩尾?现身一见如何?”禹成目光定下。

“我既然有本事藏住自己的身形,又何必要现身呢?”徐悦兰笑得很轻松,“禹成王子,不要顾左右而言他,我要的解药立刻给我。”

“如果我不给呢?”

“那就别怪我,让你先一步下去给我夫君打点打点了。”徐悦兰依旧笑着,手上却在用力,在禹成的颈上压出一道血痕。

禹成的脸僵住,没想到她会直接动手。

“解药。”徐悦兰再次强调。

“刀拿来我才能拿。”

徐悦兰很爽快地把刀移开,自信禹成就算耍诈她也可以处理。

禹成确实怕,但他更不甘心,也有愤怒。

他对徐悦兰一直有忌惮,这次到边城,他得到的消息也一直是徐悦兰已经被控制,甚至那天他直接看见了徐悦兰被杀,令他完全放心。

可如今,他清楚意识到自己被骗了,徐悦兰明显是还活着,毕竟,从没听说过鬼怪还需要用刀的。

禹成低头,探手入怀,摸出一个瓷瓶递出去。

“放在地上,我自己会拿。”

禹成将瓷瓶放下,就在他目光盯视下,那瓷瓶凭空消失了。

禹成目光一闪,对于徐悦兰的恐惧更加增加。

这个女人,不止是单纯的武力强,这手隔空取物的功夫,恐怕就是宁朝人口中的武林高手才能做到。

他突然有点后悔了和她作对,当初暗地里接触的两个皇子,或许坚持与杨曜徳这个不受宠的接触,打好关系,才是正确的。

取到解药,徐悦兰正要离开,突然起了一个心眼。

“毒药也放下。”

一瞬间怔住,随即便恢复正常。禹成再取出一个瓷瓶,不用吩咐,便将其自发自动地放置在地上。

就如同之前一样,那药瓶也消失了。

边王府,杨曜徳从沉睡中苏醒,没有见到一直以来都伴在身边的妻子,不由得疑惑。

“王爷醒了,大夫快来。”侍立在旁的正是周羿,见杨曜徳醒了,立即招呼老大夫。

“王妃呢?”杨曜徳最关心这点。

“王妃太累了,方才回房间去小睡一下。”周羿回答,在杨曜徳示意下将他扶起来。

这时,老大夫也过来,示意请脉。

“不好了王妃不见了!”惊慌叫喊伴着绿蔷突然闯入,直奔到床边。

“王妃不见了?”原本闲适靠着引枕的杨曜徳猛地坐直。

随着绿蔷,绿苑气喘吁吁地跑进来。她发现王妃不见,正寻找呢,绿蔷过来问,她不过是告知她让她帮着一起找,结果这丫头就急慌慌地跑来这里,让她追也追不及。

“奴婢到厨房去了一趟,回房王妃就不见了,我们正在府里到处寻找。”绿苑赶紧解释。

杨曜徳不认为这种时候妻子会无缘无故地失踪,他更担心她是如之前那样被人劫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