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靠山啊靠山

杨曜良独坐在书房内,越想越觉得自己处境堪危。

就今天这事证明了,杨曜昌若是存心要杀他,完全可以做到。换言之,皇后所谓的以万民之言定一国之君,就算之后各郡县反馈回来的,是自己的支持者更多,杨曜昌也可以凭借武力,令自己不得不错过帝位。

毕竟,只有活着才能为帝。

沥明已经离开去寻更有力的帮手,但这帮手究竟什么时候能够找到,谁也说不清。自己在府里等着他回来,然后不知道何时,或许就是下一刻,杨曜昌又带着人打门,自己就毫无反手之力。先前沥明在,能易容将自己暗中救出,这一次呢?他不在,杨曜昌若是黑下心肠直接下手,自己就真的只有去和父皇见面了。

他不愿这样,好不容易走到今天,与帝位只有一步之遥,他不愿意拱手让人。

杨曜良思索着应对之法。

他想过去皇宫,到母妃的宫中躲着,直到十日之期到来,可这依然不行,宫中如今皇后独大,母妃自己都自身难保了,更别说护自己。

找一个隐秘的所在躲藏起来?也不行,躲藏不能一辈子,一定是要有比杨曜昌更强大的力量,才能真正治本。

就在烦恼之际,府里下人通报“徐家三姑娘来访”,这让杨曜良顿时双眼放光。

是啊,他怎么忘了自己还有这么一个未婚妻了呢,要找能压制杨曜昌武力的人,唯有徐家人可为呀。

“让她进来。”杨曜良吩咐下去,自己则了床榻。

很快,徐悦竹在下人的引领下进来,一眼,便看见床榻艰难起身的杨曜良。

“殿下!”徐悦竹惊呼,立即前扶着他,“你们这些人都瞎了吗?不知道前来扶一扶!”她喝骂后面的下人。

其余人立即反应过来,前帮着将杨曜良扶坐起来。

“你别怪他们,我府里经过先前那一役,死伤众多,如今很多还能行走动作的下人都去照顾伤者了。我就只是小伤,不需要他们时刻守着。”杨曜良话里在为下人们辩解,说完,不忘将完好的那支手抚着被绷带包扎起来的手臂,眉峰蹙着,隐忍着痛苦的样子。

“殿下何必给这些下人解释,无论如何,这五皇子府里只有殿下是最尊贵的,殿下身边就不能没有人伺候。”徐悦竹道,关心地望着他,“殿下,既然府里没有可用地下人,不如我留下来,照顾殿下吧。”

“你是大家小姐,岂能做这些下人地活,不可,不可。”杨曜良连连摇头,爱怜地握住徐悦竹地小手。

“殿下,我是你的未婚妻,照顾你是理所应当地。”徐悦竹羞涩地抬眼望了他,“我也很愿意为殿下做任何事,能亲手照顾殿下是我的荣幸。”

“能得竹儿这样地妻,才是我的荣幸。”杨曜良深情地望着她,看得徐悦竹心里头一阵阵骄傲与喜悦,却忽视了杨曜良眼底地平静无波,所谓深情,只在表面。

“只是竹儿,你待我这般好,我却不愿意你因我涉险。”他忧郁地叹气,“闲王自称他的王妃被我劫持,带兵打我府门,我府内却无人能抵挡,就连我自己,也被他抓了回去,也是幸好得了一个奇人相救,才能再获自由。但闲王极有可能卷土重来,届时,无人能挡他,我这府里下下,包括我自己,恐怕都要遭遇不测。”

“竹儿。”他慎重地喊,“如今这五皇子府仿佛置于烈焰之中,不知何时就将被焚烧殆尽,你快回护国公府去,无论如何,徐大将军在军中极有威望,杨曜昌就是再霸道也不敢动护国公府,你回府去,就会很安全。”

“殿下同我一起回去呀。”徐悦竹立即说出杨曜良期待的话。

“我若去了,杨曜昌可能会撕破脸皮,硬打护国公府,那就不好了。”杨曜良故作为难。

“怕什么?大伯他们父子不是都吹嘘的武功多么多么高强吗?这正好给他们表现得机会。”徐悦竹才不管那些呢,只要自己的人安全就好,才不管别的人是挡刀还是挡箭。

“这……”杨曜良还在装为难。

“殿下就去吧,我大伯他们总说自己忠君,如今就是他们表现忠心的时候了。殿下如今是众望所归的天子,他们要忠君,就是为殿下万死也当不辞。”

“如今十日之期未到,竹儿还是不要做此言语,恐怕引人误会。”杨曜良心里欢喜,嘴还要装谦逊。

“好,我听殿下的,不说。”徐悦竹乖乖答应,“殿下也要听我的,随我到护国公府去。”她故作娇气地撒娇要求。

如此正中杨曜良下怀,几次推拒,这一次顺水推舟。

“我就听竹儿地。”

两人相视而笑,彼此都为达成了自己地目的而高兴着。

不得不说,杨曜良还是很有远见的。

演了一场“为了你好我不去”和“为了你好我要你去”的拉锯战之后,杨曜良丝毫不耽搁时间,立即命人准备车轿,随着徐悦竹去护国公府。

就在他们离开不过一刻,杨曜昌带着人来到五皇子府,此时这里已经只有那些不动武功的下人和受伤的府卫,杨曜昌找不到主子杨曜良,也不为难,命人砸开了大门,带人进去搜查。

都撕破脸了,就不必再藏着掖着装兄弟情深了。

五皇子府的下人、府卫,包括那些养伤的江湖武夫,全部被押到府内厅堂。杨曜昌手下人分成十数组,将五皇子府包括茅厕都搜查地彻彻底底,却是完全没能找到想要找地人。

“殿下,没有找到王妃。”

每一队回来,都是这样地答复。

杨曜昌地脸色越来越沉,在别人听来,他们找寻地王妃只有一个,是他地王妃莫娜。但其实每一个兵士都知道,他们找寻地王妃有两个。

闲王妃莫娜,和边王妃徐悦兰。

杨曜昌本认为如今朝中还能将莫娜带走地,只有杨曜昌有这个胆子、需求和实力,可一个个传来地消息令他怀疑起自己地判断,难道杨曜良之前所言地没有劫持莫娜是真的?而徐悦兰,从大哥转达的话里,还有祥明所言的她孤身试图刺杀父皇的举动,都可见她的目的是报仇,但如今父皇死了,她的仇人也就只剩下杨曜良,她该是在五皇子府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