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 精简人员

有了杨曜德的支持,徐悦兰将宫女的出宫计划全面实施开来。出宫去衣食有着落、未来有希望,几乎所有三十以下的宫女都来登记请求出宫了。

在入宫之时,徐悦兰将自己所有的下人都留在了宫外,这次的宫女出宫,她便将她们都用了起来。而在宫内,她也提拔了入宫以来接触到的几个比较得力,且为人风评较好的几个女官,最最主要的,她将自己前世的大嫂——静湘公主也拉来同她一起。

前世这时候,静湘公主已经嫁给徐昭鸿一年有余,肚子里已经有了小宝宝,可这一世,承平帝在赐婚之前就突然过世,静湘公主如今已经十八岁,却还是待字闺中。

徐悦兰总觉得静湘公主一直没能嫁出去有自己的原因在,若不是她的变化这么大,这时候她该嫁给自己大哥了。只是如今大哥国孝家孝在身,要成亲就是三年后,那时候静湘公主都二十一了,已经错过了一个女子最美的年华。

“皇后娘娘,宫女们都已经收集统计,也按照娘娘的意思,把她们的年岁、愿意留在京城还是回老家、家乡具体在哪儿的、擅长做什么、以后打算做什么这些全部都记录了。”徐悦兰入宫之后,提拔起来的第一女官——芹兰嬷嬷,拿着记录的厚本子向徐悦兰汇报。

徐悦兰接过本子,翻看了一下。这些愿意出宫的宫女都盼着出去,对自己的情况没有丝毫隐瞒,全都老老实实地讲述,记录的也很仔细,可谓是面面俱到了。

“好些以后打算做什么是空着的,这是为何?”徐悦兰问。

“回娘娘,好些宫女都说自己不知道出去之后能做什么,称随主子安排,所以就空下了。”芹兰嬷嬷回道。

徐悦兰点头表示了解,也很能理解这些宫女的想法,她们在宫里,最会的就是伺候人,出去之后若还是做下人伺候别人,那还不如在宫里呢。

“这便算是第一阶段的事情完成了,接下来就是第二阶段,安排大家出宫和安置了。”徐悦兰吩咐道:“就按区域,把她们分别召集着聊一聊。如今我在各地都有商铺,大家之后到了各自的地方,可以先在商铺里干活,也可以根据大家的特长一起开店。一个郡县的,可以组一个联合会,都是从宫里出来的,大家联合在一起互相帮助,彼此也有照应。”

徐悦兰安排的其实这些也都是在她之前写的那份计划里有的,大家也都知道该怎么做,如今她提起,类似于将军发号司令一般。

“是,奴婢这就下去办。”芹兰嬷嬷带着人出去。

静湘公主正翻看着徐悦兰写的计划,见人都出去了,问出心底疑惑。

“皇后,我看这面写的,每一个出宫的宫女由宫中补贴五十两银子为安家费,如今出宫的宫女足足有三万人之数,那就是一百五十万两白银了。这么大一笔钱,国库里有吗?”在她记忆里,感觉官中挺穷的。

“一百五十万两,看起来挺多,但是咱们宫里这些人,每天的饭食、四时的衣物等等,我查看了往年的记录,宫中每年于宫女身的开销就在百万两白银之数,咱们看起来是一次性付出了一百万两银子,看起来很多,但实际这只是把不足一年的开销在一次性拿出去了。”徐悦兰解释道:“而且,五十两的安家费,她们出宫之后,赚回来的远远不止这五十两呢。”

徐悦兰翻看着记录着宫女们的册子。

她们在擅长一栏里都很保守,都是一些女红厨艺之类的,但她们忘了,在她们看来很寻常的一件事,她们每天都在做的一件事,却是宫外许多女子、许多养育有女儿的家庭,迫切需要的。

那便是与贵人打交道的礼仪。

有谁能比宫里出去的人更懂得礼仪呢?要知道,在宫里,她们唤错一个人的封号,甚至是唤一个位份低的人在位份高的人之前,都是错。还有怎么说话、怎么行礼、怎么走路、怎么用膳……可以说就是动动手指头都是规矩,当然,这规矩美其名曰礼仪。

徐悦兰想的是在各地开办女子学校,初期就从这些找不到方向的、有本事的宫女入手,让她们去教授民间女子的礼仪规矩。而且,这件事她已经交代下去,当初将得力的丫鬟们全都留在宫外,如今她们、包括她们的夫婿,都是在帮她做这些事。

还有一个让她真的完全放心入宫前那庞大的商业版图的,是徐悦菊。在边城的那两年,徐悦菊跟着她做了不少事,也成长到完全可以独当一面。如今,统筹多有的出宫宫女的安置,以及开办女子学校,便是徐悦兰给她的第一个要独立完成的事情。

从这几日宫外递来的消息看,徐悦菊做的很好,徐悦兰也就更坚定了要将这些宫女安排出宫。

静湘公主同徐悦兰一起看那些宫女的册子,想着这些人里也有她身边的大宫女,前日求到她面前,称也想出宫去谋一份幸福、一份未来,再想到如今的自己,未来仿佛掉在半空中的秋千没有着落,而且还提心吊胆,就不免更加失落了。

三年孝期,出孝之后她就二十一,这在民间,属于嫁不出去的老姑娘。前些日子,姐姐们的母妃纷纷出宫,她的母妃嘴说得是这些人都蠢笨,宫里的富贵荣华不会享受,要到宫外去受苦。可母妃的神情明明是羡慕,她是不忍心自己伤心才故意这样说的。

姐姐们都是在十六岁下就定亲出嫁,她是父皇最小的女儿,却如今都十八了还没有婆家。以前父皇总说她是他最小、最疼爱的女儿,给她留了一个天下一等一的好夫婿,可如今父皇都走了,未来的夫婿还没有影子。

“静湘,静湘。”

耳边传来声声呼唤,静湘公主从自己的思绪中惊醒过来,就见徐悦兰正关心地看着她呢。

“你没事吧?又是皱眉又是叹气地,有什么烦心事吗?”

想来是自己想得太入神,不小心表现出来了。

静湘公主想通这一点,顿时一股热气直冲到脸,连连摇头,“没有,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