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 失了约

静湘想要学徐悦兰地赚钱之道,这和徐悦兰不谋而合了。

一直以来,徐悦兰都把静湘当作自己地大嫂,是说这一世承平帝在指婚之前就西去了,但如今两个都是大龄男女了,却也都男未婚女未嫁,可见还是很有缘分地。

别地府里,女人只管内宅地大大小小事,男人负责在外面应酬,经济之道也是男人在管,女人只管每个月账有银子入账就行了。可护国公府里,男人只会在战场打打杀杀,柴米油盐酱醋茶,花销多少,他们一概不知。府里的银钱从哪儿来,他们也一概不管,全都是女人在做。

徐悦兰曾见过林氏要照顾丈夫小孩、要管府里下下,还要管理着手下的铺子,有管事、有掌柜在做事,但很多的事情还是需要她拿主意。好在,林氏是个聪明坚韧的女子,很多时候她都将一切事务处理得井井有条,但偶尔病了累了,她也会不快乐。

以前徐悦兰不懂,直到她自己出嫁,杨曜德同徐家男人在这一点很相似,都是忙于公事而忘了家庭,将所有得“家事”全都给了女人。徐悦兰也有过疲累的时候,但想想他做的是为国为民的大事,自己与他比起来,实在不算什么,加之每次她闹闹脾气的时候,他都是随她撒娇耍赖,她也就都能释怀。

尤其到了后来,她慢慢摸透其中规律,越来越得心应手的时候,反而更加爱了这种赚钱的感觉,很满足、很骄傲、很自豪。

如今,她便想将她找到的这些规律教给未来大嫂。这样当她嫁给自己大哥的时候,不会为府里的事务而烦心,能很快手的话,与大哥之间也会更加和谐了。

当然,徐悦兰如此兴致勃勃地倾囊相授,还有一个原因,那便是静湘实在是一个不可多得地好学生。她听得很认真,极大地满足了徐悦兰地教授玉望。

“以前听人说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如今我算是切身体会到了。”静湘看徐悦兰地眼神,就是全然地崇拜。

“还好啦,还有很多,咱们明天接着说。”徐悦兰摆摆手,脸笑成了一朵花儿,“静湘,如今该用晚膳了,就在坤宁宫同我一起吧。”

“好……不,还是不用了。”静湘掩嘴窃笑,“宫里谁人不知道皇每日都是要同皇后一同用膳地,我可不会这么不识相地打扰。”

她起身行礼,“我这就告退,待会儿,皇该到了。”

被取笑,徐悦兰又是甜又是羞,却也没有挽留。实际,晚膳之约,确实是他们夫妻之间心照不宣的,留下静湘,多一个妹妹用膳也没什么,没有她,两人世界也不错。

可是这一天,徐悦兰等了许久,都不见杨曜德的身影,她心里担心,命人前去打听,传回来的消息是皇已经离开御书房,去了慈宁宫,并且在慈宁宫传了膳。

徐悦兰感觉自己受伤了。可是想想确实没有口头约定,只是因为入宫,或者该说是成亲以来,除了特殊情况两人不在一起之外,别的时候,不管他公事多么忙碌,他都会陪她用晚膳,她便认为他的晚膳时间就一定属于她。

徐悦兰要自己理解,不停地说服自己这事他没有错,但她实在开心不起来,心里仿佛压着一块大石头,令她喘不过气来。

慈宁宫,她可没有忘记太后一心想着要多进新人呢。如今他去了慈宁宫,太后会不会再旧事重提?而他,是不是永远都会坚定地拒绝,都会同她一人一心呢?

徐悦兰心中纷乱。宫人送来的膳食也没吃两口,就命人撤下去。

她翻着那些宫女的册子,强迫自己将心思从慈宁宫拉回来,要自己再考虑考虑这些宫女出宫之后,是否还有她之前没能考虑到的特殊情况、困难情况,但不由自主地,她地思绪又飘远。

太后是他地娘亲,相依为命多年地娘亲,从他平常地一言一行,她可以感知到他对母妃十分敬重,若是太后要他招纳新地妃嫔,他会不会就不拒绝了?

恍然发现自己地思绪又跑偏,她敲了自己额头一记,告诉自己不能胡思乱想。可刚把思绪拉回“正轨”,不过一会儿,又不知不觉地跑偏了……就在这拉回正轨与不断跑偏地拉锯战中,夜色也慢慢地深了。

徐悦兰身边地大宫女金桂和玉桂是对孪生姐妹,两人出身农家,是家里唯二地女儿,却不是唯一地孩子。她们之,有五个哥哥,下面还有两个弟弟,即使她们是仅有地女儿,照样不受父亲喜爱,在三岁那年被卖给人牙子。也是幸运,两人入了县令府做丫鬟,又在十岁那年采选秀女之时,因样貌生得清秀,且一模一样地也十分令人新奇讨喜,又聪明机灵,被县令收做义女送入宫中。当然,这也是为了县令自己的宝贝女儿可以不入后宫。

两姊妹在宫中多年,相互扶持,因为人低调,也是没有后台的缘故,在坤宁宫做了五年普通的侍香宫女。及至先皇后,也就是慈恩太后出宫带走了她身边的得力宫人,徐悦兰入主坤宁宫,在一众宫人中将两人挑选出来,这才成了如今后宫中人人都得尊称一声“金桂姑娘”“玉桂姑娘”的大宫女。

这一次宫女出宫,徐悦兰也征求过两人意见。在两人心中,最重要的就是彼此,宫外没有任何的人和事令她们牵挂,便双双向徐悦兰表态,愿意留在宫里,不出宫。

如此一来,徐悦兰便更打定了主意将这两人培养成她在宫中的得力帮手了。

金桂玉桂两姊妹也很珍惜这次的机会,也是感念徐悦兰的知遇之恩,两人待徐悦兰忠心耿耿,对她交办的事也都办的妥妥贴贴。

眼见金乌已经坠下地面,宫里各处都亮起烛火,金桂与玉桂也将屋内的烛火全部点亮,并将一盏烛火移到徐悦兰旁边,方便她看书时照明。

见徐悦兰似乎沉浸在书本里,两姊妹点灯之后便出去,在外面拿了五色丝线打络子,也仔细听着屋内的动静。

跟在皇后身边多日,她们已经懂了皇后喜欢独处,不愿意她们在旁边。但她们作为贴身大宫女也不能走远,必须在外面候着随时需要随时出现。

一根络子都要打完了,屋里没有丝毫动静,两人正准备进去看看,玉珠串就得门帘叮当脆响,两人看去,正要下跪行礼,被来人抬手制止。

她们看着面色有些黑沉的皇帝进了房间,互视一眼之后,决定像平时一样,当帝后在一起时,她们要离得远一点。

毕竟,皇身边寸步不离的祥明公公,这会儿就没跟着进来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