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遇“贵”人2

外族人是个黄头发、高鼻梁、蓝眼睛的巨人,当他把用油纸包着的蛋糕递给徐悦兰的时候,徐悦兰发现他的手足有三个自己的手那么大。

那所谓蛋糕,就是一块扁扁的平平的像饼子一样的东西,一块三角形的手掌大小的蛋糕,要价3个铜板。徐悦兰很怀疑这东西会好吃,不过看在排队的人那么多的份上,她还是咬下去了。

只一口,她喜欢上了这看起来很丑的蛋糕。它就如同徐悦菊所说的,软软的甜甜的,有着浓郁的奶香和蛋香,但又不只是这样,最最主要的是,这是从来没有吃过的好味道。

这要是再做漂亮一点,进御宴都没问题了。

徐悦兰想着,很快一块蛋糕就没了,她意犹未尽地舔了一下唇,走到队伍末端再次排队。

“姑娘,奴婢在这里排队。姑娘可去对面那间茶楼歇息,奴婢买到了给姑娘送过去。”绿苑道,姑娘身份尊贵,怎能亲自在这里站着呢。

徐悦兰摆手,“无妨,我第一次和这么多人一起排队买东西,挺新奇的。”

话说着,徐悦兰四下看着这据说与东市相对的集市。据说东市是富豪权贵的市集,那里的店铺装饰豪华,商品都是精品珍品、价格不菲。西市则属于平民百姓,买卖的东西平凡普通,价格也低,但因为西市还设有胡市供外族人买卖商品,因此它与东市比起来,多了一份新奇与特别。

徐悦兰看见的,周围都是粗布麻衣的老百姓,还有东市没有的地摊和喧闹的叫卖与讨价还价声,她有种回了边城的亲切感。

她在看别人,别人也在看她。西市里难得来一个衣着华丽带着丫鬟和护卫的大家小姐,别的权贵豪富之家,能在西市看见的只有奴仆。

徐悦兰对每一个与她四目相对的人都报以微笑,他们多数都尴尬地笑一下别开眼,也有那等胆子大的,被发现偷看非但不转开眼,反而凑过来。

“小姑娘是哪家的?西市里可难得见到一位真正的千金小姐。”

徐悦兰笑看着眼前这个笑得一团和气的男人,阻止了绿苑和冯兵的喝斥。

“公子是哪家的?我也难得碰上一个敢直接问我身份的。”

男人挑眉,“小姑娘心气挺大。”

“彼此彼此,大哥哥你也不小。”

男人哈哈大笑,“小姑娘叫我叔叔都绰绰有余了,这声哥哥我可当不起。”

徐悦兰笑而不语。

那男人笑了一阵,道:“我是这西市的街使,姓应名虎。”

应虎?徐悦兰觉得这名字有些耳熟。她倏然睁了一下眼,应虎,在死后跟在那小人身边时,多次听见应虎的名字,当时称呼的是“皇舅”,是那小人的舅父。

徐悦兰看着眼前这个应虎。

都说外孙肖舅,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如今看来,这人一双天生仿佛带笑的眼睛,和那小人挺像的。

心念电转之间,徐悦兰已经福身,“应大哥有礼了,小女子姓徐,护国公家的。”

应虎想到同僚说起的京城八卦,这位小姑娘,应该就是护国公长子、大将军徐平然的独生爱女。

“原来是徐大将军的爱女,难怪通身气派不同寻常。”他赞道,随即转了话题,“徐姑娘喜欢这外族人的糕点?”

徐悦兰耸耸肩,“谈不上特别喜欢,只是他这糕点与众不同,挺新奇的。”

绿苑看着徐悦兰,姑娘刚刚明明很喜欢这蛋糕,才会再次排队购买,为何这会儿又说谈不上特别喜欢呢?

她心里疑惑,却也懂得为人奴仆的准则,始终面容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地站在徐悦兰身后。

“这蛋糕确实与咱们本地的糕点不同。”应虎点头赞同,“应某素来敬仰徐将军的英勇,今日得见徐姑娘,实乃三生有幸,还望姑娘给在下一个机会聊表心意的机会,这蛋糕,就由在下购买。烈日当空,姑娘可到旁边茶楼里歇息。”

徐悦兰微笑,“应监事客气了,于国于君有功的,是我父兄,不是我。”

“徐姑娘不愧是徐大将军的女儿,这般谦逊令应某佩服。”

徐悦兰干笑两声。

“徐姑娘,这是我做的葱饼。”一个老婆婆那些一个饼子过来,她的脸上手上都是岁月走过的深深沟壑,许是常年在灶台前,脸上手上衣服上都是黑漆漆的,看起来很脏。

“我的儿子在徐大将军手下当兵,他每次托人捎回来家书,都说大将军是个大好人,很为兵士考虑,他打了这么多年仗,只有大将军把兵士的命当命,如果不是在大将军手下当兵,他肯定早就战死了。前几日少将军回京,还特地到家里来,给老婆子送了不少吃用,老婆子真的……不知道说什么……老婆子没别的本事,就会这个饼子,只是这等粗食,姑娘可能吃不惯……”

没想到这个婆婆竟然是爹手下兵士的母亲,徐悦兰赶紧接过葱饼,大大地咬了一口。说真的,这饼很干、有点硬,而且不甜不咸,着实称不上好吃。

但徐悦兰还是竖起大拇指,“很好吃,谢谢婆婆。”

老婆婆笑咧了缺了牙的嘴,“姑娘喜欢就好。”

“徐姑娘,我儿子也在徐大将军手下,多亏了徐大将军他才能活着,这个果子请您吃,谢谢你们的恩情。”又一个大娘递来一篮果子。

“徐姑娘,我夫君……”

“我儿子……”

“我兄长……”

越来越多的人围过来。起初还只是一些有亲人在徐平然父子麾下的,后来一般百姓也围拢来,感激徐大将军守卫边城,使他们得享太平。

这可不是一件好事。

徐悦兰满头大汗,因为天气很热、人很多,也因为心里着急。今上疑心病甚重,一个手握大军的将军在百姓心中声誉这么高,典型的功高震主。

徐悦兰让冯兵把自己举高。

“各位叔叔伯伯、婆婆嬢嬢,大家听我说一句。”她高声喊,那些聚拢来的人本就对徐家人崇拜,她一喊,他们也就一个接一个,很快恢复了安静。

“谢谢大家对我徐家人这般认可,如今这太平盛世,是先帝和当今皇上带领着众多将士打下来的,是他们结束了战乱,也是他们领导着很多很多的仁人志士,贡献智慧、青春和热血,让曾满目疮痍的国家再次恢复繁荣。我徐家人不过是这许多人中的一个,实在担不起大家的敬仰,也不敢居功。”

一番话,说得大家更是敬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