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遇“贵”人5

“可不是,平王世子已经引得我护国公府两位姑娘的声誉受损,我怕脏,这趟浑水我就不参与了,告辞。”徐悦兰顺势要离开。

“兰妹妹……”杨曜昌还要拦,突然愣住。

其他人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齐齐就要下跪。

来者正是承平帝和祥明。

“无需多礼。”承平帝道,几人赶紧站直身子,一个个都低眉垂首欣赏起鞋面的花纹。

承平帝和祥明才转过街角就见几个孩子聚在一起,听了一阵,他对娶徐悦兰做儿媳妇的意愿就越强烈。

这丫头反应之灵敏、口舌之伶俐,又懂得隔山打虎,利用景儿去压傅唯笙,不入宫太可惜。

“昌儿,你们几个聚在这里,是要作甚?”他首先问自己儿子。

“回父皇,我和景堂哥、唯笙、槐谷要去腾跃马场。”杨曜昌道。

“不错,如今四海承平,骑射之道亦不可忘。”承平帝赞许道。

得了父皇赞许,杨曜昌笑开了脸,“孩儿也是这样想的,待儿臣再大几岁,儿臣也要学当年祖父和父皇这样,为天下太平而征战杀场、不死不休。”

承平帝看向徐悦兰,她低着头看不见神情,却还是被看见嘴角撇了一下。

“徐家丫头,我儿向往战场杀敌,你怎么看?”他有意试她。

“闲王殿下出身高贵,有足够的资本去做一个不事生产的纨绔子弟,但他却心怀天下安宁,愿将己身置于危难之中,令小女子钦佩。”徐悦兰道。

承平帝轻笑,这番话,说得真好。

“父皇,兰妹妹的骑射特别厉害,她可以在飞驰的马上射中红心,是位巾帼英雄呢。”杨曜昌道。

“这倒是好。”承平帝看着徐悦兰,“徐家丫头,适才我道你爹同我约定了要将你嫁给我儿子,如今听来,你与昌儿很好。”

徐悦兰咬牙,该死,刚刚看见闲王就该快点跑走的,如今摆明了这人是皇帝,还怎么拒绝?

罢了,也不知道他偷摸着看了多久,没必要装样子。

“我讨厌闲王。”徐悦兰嘟嘴,朝闲王横去一眼。

“讨厌?”承平帝重复。

“我是骑射很好,可是谁会想娶一个骑马射箭、像个女汉子的夫人?我娘同我说过,让我到了京城就要像个大家闺秀,要多多学习琴棋书画,多多吟诗作对,要表现出一个温柔娴静的大家闺秀的样子。闲王倒好,他自己闲闲的没事干就来招惹我,不顾我的意愿硬是要我去骑马射箭,这不是害我嫁不出去吗?”

说完,还抬起眼角给了承平帝一个哀怨的眼神。

这是你的儿子,自己把自己儿子管好。

承平帝乐了,“昌儿,你说说,你害得徐丫头违背了娘的要求,害她可能嫁不出去了,怎么办?”

“那有什么,兰妹妹放心,以后你看上谁告诉昌哥哥,昌哥哥抢也帮你把那个男人抢来。”闲王拍胸脯保证。

徐悦兰实在受不了,给了他一脚。

“皇上,我瞧着您可以把闲王殿下送去边城,他这强盗思维,正好和狄戎一别高下。”

“好啊好啊,我早就想去边城了。”闲王高兴叫道。

徐悦兰决定以后要和闲王保持至少一里的距离,这人根本不能用常理去对待。

承平帝哈哈大笑,“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好,就照徐丫头说的,去边城。”承平帝双掌按在儿子肩头,“父皇信得过徐大将军,他是一个军事天才,徐昭鸿也不错,你到了边城,要多同他们请教学习。”

“是,儿子遵旨,谢谢父皇。”闲王大喜,当即跪地朝承平帝“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

徐悦兰和其他人都是目瞪口呆,这么几句话,一个皇子去苦寒危险的边城,就这么决定了?

“徐丫头也不必担心,爱骑马射箭尽管去,朕的几个儿子随你挑选。”承平帝半真半假地笑道。

这话一出,徐悦兰瞬间感到几股视线盯着自己。

“昌儿,时候不早,你随朕回宫,向你母后说明去边城的事,近日正是狄戎进犯的时节,你去边城正合适。”承平帝道。

“是!”杨曜昌大声答应。

这对天下间最尊贵的父子俩结伴走了,徐悦兰气得不行,还得保持自己的礼貌,向其他几人告辞。

良久之后,范槐谷长出一口气,“我刚才不是在做梦吧。”

“我们大家能做一样的梦?”傅唯笙没好气地道。

范槐谷瞪他,“我瞧护国公的家教没问题,卫国公府才是要加强家教。”

“范槐谷,你什么意思?”傅唯笙厉声道。

“什么意思你自己知道。”范槐谷道。

“你……”

“够了!”杨曜景喝道,瞪着两人,“闲王要去边城,咱们作为好兄弟,不好好想想怎么给他践行,在这里吵嘴算什么事?你们要喜欢吵就自己吵,我要走了。”

话落,他转身就走,傅唯笙和范槐谷互瞪一眼,跟上杨曜景。

西市发生的事,徐悦兰不认为能瞒过祖父母。回府之后,她将蛋糕交给绿苑给徐悦菊送去,自己便去了福寿堂。

见到老夫人,她也不隐瞒,一五一十地将发生的事一一道来。

老夫人神情凝重,立即派人去把国公爷和二爷请来,稍后,护国公和徐安然进来,老夫人立即将徐悦兰适才所言都复述了一遍。

“老爷,你瞧皇上此为何意?”老夫人愁道。

护国公没有说话,沉吟许久,他看向一脸忐忑的徐悦兰,“兰儿不必担心,你爹和哥哥的本事你也清楚,他们定能护好闲王,不教他出事。你今日也累了,就回屋去歇着吧。”

徐悦兰垂下眼眸,听出护国公其实是要把自己打发走。她也不反抗,听话地回了幽兰院。

就在她离开之后,护国公立即站起,神情凝重,“老二,立即给你大哥去信,告知他闲王将去的消息。还有兰儿的婚事,如今皇上摆明了要将兰儿迎为皇子妃,几位皇子势均力敌,此一事选得好,护国公府再繁盛几十年,不好,便是抄家灭族的大祸。”

“爹,儿子倒觉得皇上此举有意将护国公府排除在政争之外。”徐安然道。

“安儿,此话何意?”老夫人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