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和议的风波1

时光如白驹过隙,转瞬即逝。

距离徐悦兰回到京城已经过去四年,到了承平十一年。

这四年里发生了很多事。府里的,当年吴氏带着两个女儿在家庙住了一年后回府,母女三人着实老实了一阵子,可当中馈又回到手里,吴氏渐渐地便恢复了本性,不敢明目张胆地对付徐悦兰,就这里给她安个小陷阱,那里给她下个小绊子,可惜往往被徐悦兰反制,反而成了她增加恶魔值的机会。

徐悦竹还是端着个善良妹妹的样子,徐悦兰也陪她演出姊妹情深,但是她的小心思、小手段就同她娘一样,没能伤敌反而自伤。就是徐悦兰陪着她演,挨批了都吃不准这到底和徐悦兰有没有关系。

徐悦梅倒是真的学乖了,当年回府时她就十三了,老夫人亲自出面,给她定下了永乡候的二儿子魏明彦,虽说不能继承爵位,但小小年纪已经有了举人身份,待会试、殿试之后,家里有钱有权,届时定能任官职,前途无量。徐悦梅偷偷去瞧了魏明彦,有些少年老成,五官生得不如宁王世子,却也是个俊秀少年。徐悦梅满意了,在阳春3月出嫁,三朝回门之时,也是娇羞美丽,可见过得很好。

徐悦菊和徐昭远姐弟在娘和姐姐不在的一年里,和徐悦兰建立起了坚定的友谊。就算徐悦兰偶尔开开小玩笑,来个恶作剧增加一点恶魔值,他们也不在意。吴氏回府之后,使劲力气去离间,也没能动摇他们之间的友谊。

徐昭云,他与徐悦梅同龄,徐悦梅已经为人妻,他却丝毫没有成亲的打算。尤其在去年,他参加武举得到武状元之后,被皇帝延揽进了京营,吃住都在军营里,半年回不到一次家。

变化最大的,还是徐悦兰。

四年前,她还时不时回想起前世,担心徐昭云的安危,如今她已经很少想起前世那段悲伤过往,甚至在恶魔系统的“威逼”下,她渐渐找回曾经那个爱玩爱笑爱闹的自己。没办法,她的名声被自己“破坏”掉,无论怎么装也装不像温柔娴静的闺秀。

当年皇帝放出几个儿子任她选择的时候,家里时不时被人以各种名义拜访,祖父母护着她,不让她出门,可这事岂能长久,她偷摸着出去,被各种偶遇。

她让二皇子掉进过茅坑,让三皇子头顶大红花逛了整个东市,让五皇子当众像个女人一样尖叫晕倒……除了已有皇子妃的大皇子、她依然避之唯恐不及的四皇子和远在边城的八皇子,其余五个皇子见她就像瘟神一样,也多亏了他们,那段时间她的恶魔值蹭蹭蹭的往上涨。

当年她想做的吃食生意也做起来了,卖的就是当初那外族人的蛋糕。她每日去买蛋糕,没人的时候就同他聊几句,在那外族人想家准备回乡之后,徐悦兰买下了他的店和店里的所有设备,他又教了徐悦兰蛋糕的制作方法,得了一大笔银子高高兴兴地回乡了。

徐悦兰信奉术业有专攻,她心知自己不是做生意的料,就是做糕点也只是半吊子。她给远在边城的林氏去了信,让林氏将手下的掌柜派一个给她,又将素来内向、喜欢厨房活的绿芳提起来专做蛋糕。在西市开了一家平价蛋糕店,在东市开了一家高端蛋糕店,两家店的店名都叫甜甜屋,那蛋糕也不再是纯粹的外族人的蛋糕,还融合了很多传统糕点的样子,一推出就大受欢迎。这几年里,这两家店铺给徐悦兰赚进了不少银子,也助她认识了不少京中喜好甜食的夫人小姐。

又是初夏时分,炎热干燥的气候令徐悦兰心情有些烦躁,整日里就躲在水榭,恨不得像鱼儿一样下水泡着。

“兰姐姐,大消息,大消息。”

由远及近的声音传来,徐悦兰动也不动一下,直到那声音来到近前,她才睁眼,看着来人。

“菊妹妹,你今年12了,都到相看人家的年纪了,要稳重些。”

徐悦菊咧咧嘴,“我瞧着京城里没有比我更稳重的姑娘了。”

看了她那圆鼓鼓的身子,还有从下而上看去足足有三层的下巴,徐悦兰一掌拍在自己额头。

这几年对这丫头几乎有求必应,投食了不少好吃的,她这一身的肉,自己功劳不小。

“你刚说的大消息是什么?”她换了个话题。

徐悦菊趴在徐悦兰的凉榻边,双眼发亮,“大伯他们打了胜仗,大胜仗,他们抓了狄戎的部落首领,皇上召大伯回京觐见,顺道押解那个首领进京。”

徐悦兰腾地坐起,“这么说来,我爹娘和大哥要回京了。”

“不是不是,只有大伯回来,鸿哥哥要留在边城,以防被人乘虚而入。”

徐悦兰有些失望,但她立即就恢复了精神。这四年里,大哥还曾回京述职见过面,爹娘就真的完全没见了,如今能见到爹,也好。

“兰姐姐,还有一个最好最好的消息哦。”徐悦菊挤眉弄眼。

徐悦兰奇怪地看着她。

“这次胜仗多亏了闲王殿下的策略,他要和大伯一起回京。”

大家都说当年兰姐姐之所以对几个皇子不客气,就是因为她已经认定了闲王殿下。而且闲王殿下去边城,正是大伯驻守的地方,可见这亲事是皇上都默许的。她们小姐妹私下说起来,都觉得待闲王回京,皇上就会给兰姐姐和闲王指婚了。

徐悦兰也知道大家认定她会嫁给闲王。对于自己的亲事,她知道前世因为名声受损而迟迟不能定亲,今世因为皇帝的插手,也别想嫁给其他人了,而如今,众皇子只有四皇子和八皇子没有定亲。

四皇子,她前世的夫君、未来的帝王,今世的他依然如前世一样,在宫里宫外都是个透明人,承平帝仿佛忘了这个儿子一般,他的婚事也耽搁了,就连臣民,也只有在板着指头列数各位皇子时,才会想到三皇子和五皇子之间,还有一个四皇子。

无论今世最后是不是还是他做皇帝,她都不想再嫁给他,一定要嫁一个皇家人的话,她宁愿嫁给闲王,和爹娘一样长居边城。

徐悦菊还在说着她听得的消息,皇上下了令,要亲自率大臣在宫门口迎接护国英雄,还要大军入城,让百姓也得以瞻仰护国将士的威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