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和议的风波4

杨曜德心里也很急。当年兄弟们在徐二姑娘那里出丑丢脸,加之他不敢露出哪怕一丁点对皇位有企图的苗头,因此他一直没有任何举动。可如今唯一能和他竞争,且是强力竞争对手的闲王回京了,他不能再沉默,必须有所行动。

今天,是舅舅打听到徐二姑娘定了云客来的雅间,他特地来此,找机会与徐二姑娘结识。没想到会遇上这个缠人的女人,从去年在闲王府的夏荷宴上见过一次之后就缠上了。哼!当他是傻子,看不出她根本不是真的对自己倾心,还是看上自己这皇子的身份吗?

眼光瞟到对面楼上的两张脸,杨曜德心里暗喜,其中一个正是徐二小姐。想到舅舅给自己的京中各个权贵之家的亲属关系,他想,这个如八爪鱼一般缠腻的女人也不是完全没有用处。

“这里的人实在太多,应该事先租下雅间。”他状似不经意地抱怨。

吴雪灵深有同感地点头,看向对面的酒楼,就见到两张熟悉的脸。她僵了一下,她的姑姑是护国公府的二房夫人,可她实在不喜欢与徐家姑娘相处,总有种低人一等的自卑感,尤其是在面对这位皇上都发话皇子任她选的徐二姑娘。

可是……她瞟一眼身旁身姿挺拔、面容俊秀的男人。反正四皇子娶不到徐悦兰,不如就借机攀一下关系,也让四皇子看看,我的背景还是很厉害的。

吴雪灵打定主意,当下就自信满满地对杨曜徳道:“那是我姑姑的女儿,我们约好在这里见面的,四殿下,咱们一道过去吧。”

“可会打扰到几位姑娘?”杨曜德故作为难道。

“不会不会,能与四殿下一道,才是雪灵的荣幸呢。”说着,她朝杨曜德娇羞一笑。

杨曜德也回给她一个温和的微笑。

此时,楼上的徐悦兰和徐悦菊完全没有发现异样,只一个转眼,徐悦菊惊呼。

“咦?雪灵表姐不见了,只有李家和王家的小姐还在。”

“那个男的也不见了。”她又补充一句。

徐悦兰耸耸肩,“不见就不见吧,兴许他们也去买吃食了。”

“说的是,只要不是他们发现咱们在这里,不识相地跑来就好。”徐悦菊哈哈笑道。

还在笑,听见门响,徐悦菊立即跑过去,“肯定是小二送吃食来了。”

来的,确实是送吃食的小二,可他的身后,还站着刚刚还在嘴里笑话的两人。

徐悦菊僵住了。

吴雪灵特积极热情地向几人打招呼,给他们介绍杨曜徳。

徐家人能做什么,只有假笑。

初始的热闹之后,陷入了尴尬的沉静之中。

“在下突然到此,着实唐突,打扰几位了。”杨曜徳向几人施了一礼。

“四殿下客气了。”徐昭云回礼,“今日乃是举国欢庆的大好日子,大家都是大宁的人,都为赢得胜利而欢呼,无所谓打扰不打扰。”

“云弟说的是,我迂腐了。”杨曜徳满倒一杯酒,“我自罚一杯。”

话落,一口饮尽杯中酒。

徐昭云双眼一亮。他喜欢喝酒,也喜欢用酒去评判一个人。这种喝酒爽快的,就是他最有好感的一款。

“此酒,可是陈年的竹叶青?”杨曜徳道。

徐昭云一听,更乐了。

“不错,前几日我特地让掌柜的准备好,就是要在今天喝的。”徐昭云举起酒坛,“瞧瞧,这是开元九年酿制的,距今正正好十四年,我爹到边城,也是十四年。”

“这莫非是特地为徐大将军准备的接风酒?”

“不错。”

“哎呀!”杨曜徳懊恼地击掌,“如今被我喝了,岂不是浪费了你的一片心意。”

“没事,这一坛就是准备在这里喝的,为我爹接风的酒我另外让掌柜的准备了。”徐昭云说着,又给四皇子倒了一杯,举起酒杯,“来,为大宁朝的和平,干了。”

“干了。”杨曜徳亦端起酒杯,两杯相碰之后仰头喝完。

“好酒,真是好酒。”徐昭云赞道。

“事是好事,酒是好酒,好事配好酒,好!”杨曜徳亦道。

“好事配好酒,说得好。”徐昭云竖起大拇指,“来,满上,干!”

“干!”

“两个酒鬼。”徐悦兰嘟哝,招呼徐悦菊给他们留了下酒的小菜,其余的全部搬到窗边的小几上。

“兰姐姐,我能喝酒不?”徐昭远羡慕地看着哥哥,问最有决策权的徐悦兰。

“等你十五岁的时候就可以了。”徐悦兰道。

“十五岁,好久哦。”徐昭远嘟着小嘴,“兰姐姐,今天是好事配好酒,不如我今天就喝一点嘛。”

“远儿。”徐悦兰双手搭在弟弟肩上,“你要知道,对于酒鬼来说,好事要喝酒庆祝,坏事要喝酒消愁,没事还要喝点小酒,酒鬼嘴里的什么配好酒之类的,不能信,信了你就是大傻瓜了。”

“兰儿,我听见了。”徐昭云喊道。

徐悦兰给了他一个眼神,“所以呢?你想反驳我?”

徐昭云缩了缩脖子,嘟哝,“我可不敢。”

徐悦兰不再理会他。

当下,两个男人在一边喝酒了个酒组局,四个女孩并一个孩子在一边吃点心,同一个房间达成了和谐。

吴雪灵不和谐。

今天好不容易和四皇子相遇,她可不想和讨厌的徐家姐妹过一天。

徐悦兰瞟了一眼郁闷的吴雪灵,看向徐昭远,低声道:“远儿,把这壶茶水给你二哥送去,让他喝了酒就喝些茶水醒酒,省得头疼。”

“别,我去吧。”抓到机会的吴雪灵立即抓起茶壶,摇摇摆摆地走向喝酒的两人。

“四殿下、云堂哥,雪灵给你们送茶水,你们记得要喝哦,可以解酒的。”

她故作的温柔嗓音让徐昭云打了个冷颤,不客气地道:“茶放这边,走远些。”

吴雪灵自然不愿走,她的终极目标是留在喝酒这边,才不要去吃点心,像徐悦菊一样胖成一颗球。

“雪灵给你们倒上。”

徐昭云看向杨曜徳。

这人是你带来的,弄走她。

杨曜徳摊手,表示他也很无奈。

吴雪灵顺利地以倒酒为名赖在了另一边。而这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