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和议的风波9

听着徐悦竹嘴里还不停地骂着“贱人”“去死”等污言秽语,徐悦兰撇了下唇,选她做第一个挨整的,还真是没选错!

看着摇晃的烛火,徐悦兰眼里浮现一丝笑意。

生活中的小事,要让你更闹心。

她做的事情也很简单,轻轻一吹,灭了烛火。

徐悦竹戳名字的举动停了。

“白日里要被徐悦兰欺负,到了晚上,烛火还要欺负我!”她愤愤骂着,晃燃火折子,刚把蜡烛点上,徐悦兰又一口气,烛火灭了。

徐悦竹蹬了一下脚。可恨如今这府里都是祖父母的眼线,她泄愤的举动根本不能让人知道,否则明日又要被骂。

再次点燃烛火,转身,走没两步,徐悦兰再次吹灭烛火。

“啊啊啊!!!”徐悦竹如愤恨的野兽般低咆,点燃烛火,死死的盯着。

徐悦兰挑了下眉,敌不动我不动。敌动了……我也动……

徐悦竹死死地咬住下唇,蓦地将那戳烂的纸狠狠地撕扯,转瞬即成碎片。

她胸口剧烈起伏,黑暗中赤红的眼瞪着蜡烛,突然一个健步,将剪子狠狠地戳进烛身,再抬手再戳,再戳……直到一根蜡烛被她戳成了碎粒。

她将那蜡烛也丢进一堆碎纸中,将它们揉成一个纸团,丢进床底,冷冷地盯视着,冷冷地道“这就是惹我的下场”。

徐悦兰惊得呆了。她知道徐悦竹表里不一,但认为也就是告告状、装装好人什么的,完全没想到会有这么狠戾的一面。徐悦兰毫不怀疑,若刚刚那蜡烛是她,徐悦竹也会如戳蜡烛一样狠狠地把自己戳得千疮百孔。

徐悦竹已经睡了,徐悦兰还在她房间。

想到她之前看床底的举动,徐悦兰俯身朝床底看去,可惜那里面黑洞洞的,什么也看不见。

这也是徐悦竹选择这里丢的缘故。不受宠的小姐连丫头们打扫房间也不用心,床下看不见的地方从来没有人打扫,方便了她藏住自己的险恶心思。

可惜,任何事都是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徐悦兰爬进床底,从怀里掏出一粒拇指大小的夜明珠,暖暖白光下,映照出的景象,有了之前蜡烛的阴影,她倒觉得理所当然了。

纸团很多,徐悦兰随意打开一个,全是一些污言秽语,徐悦兰厌恶地丢开,别过眼,一个碎布团子映入眼帘。

她爬过去,捡起那个布团,虽然很多灰尘,可这熟悉的配色、熟悉的手感……她疑惑地将碎布铺平,顿时出现一个被划破的大眼猫咪。

这就是她送给徐昭远的猫咪娃娃,用最好的雪缎缝制,里面是蓬松柔软的细棉。从拿到猫咪娃娃起,徐昭远就特别喜欢,每天夜里都要抱着睡觉。徐悦兰记得,在猫咪娃娃掉了的时候,徐昭远伤心了好一阵,为这事,府里还处置了他房里的丫头。

徐悦兰想到猫咪娃娃掉的时候正是吴氏带着徐悦梅和徐悦竹回来的几天后,那时候徐悦竹表现得可温柔和善了,还有点小心翼翼呢。

一直认为她是回来久了才慢慢恢复了本性,原来是从来没变过。

可怜这猫咪娃娃,本有个疼爱它的小主人。

徐悦兰爬出床底,将猫咪娃娃放到徐悦竹的枕边。

如今,她不愿随意放过任何一个人的恶意。

徐悦兰捏住了徐悦竹的鼻子,在徐悦竹皱眉醒来之际,迅速放开。

徐悦竹疑惑地睁开眼,就在方才,她感到一阵窒息,惊醒的刹那,感觉鼻子被捏住,可是窗外射进来的月光下,房间里只有自己。

她疑惑地坐起身,随之滚落的布团吸引她的注意。她弯身子捡起,待看清,瞬间吓得将它远远扔出。

这……这是被她剪烂的……徐悦兰送给徐昭远的布偶猫咪!

她屏着呼吸瞪着那布团。

当初,吴氏带着她和徐悦梅回到府里,表面上她表现得温和顺从,实际上心里累积的都是对徐府众人的恨。从家庙回府,一年的时间,平王世子已经定下了宣平侯的长女。明明平王世子已经表现出了对她的喜爱,可就是因为两个老家伙的偏心、因为爹娘的没用,还有徐悦兰,她若是不回府,这一切都不会发生,都是因为他们,让她错失了平王世子这个万里挑一的好夫婿。

待看到3岁的徐昭远也亲近徐悦兰胜过自己这个亲姐姐之后,徐悦竹把这个幼弟也恨上了。初初回府,她没有银钱没有人脉,动不到徐悦兰等人。可徐昭远随时都抱在手里的猫咪娃娃就容易到手多了,只要一碟点心、几句谎话,就可以把徐昭远骗来,再趁他玩、下人们也都看着他怕他出事的时候,把猫咪娃娃藏起来。

一堆丫鬟们跟着,她又一直陪着徐昭远玩,谁能料到是她藏起来了呢,只会认为是下人没有看好,被遗落在了某个地方。

如今,这应该在床底下吃土的猫咪娃娃出现在了床上,那一条条挂着的布条,依然是当初她剪烂的模样。

都说恶人无胆,徐悦竹就是这样,恐惧如同巨大的魔鬼的手死死地攥住了她。

徐悦兰却还不打算放过她。

捡起猫咪娃娃,徐悦兰特意举着猫咪娃娃,将那被剪得支离破碎的猫脸对着徐悦竹,一步步向前。

徐悦兰的想法是,这斗篷只能使被盖住的东西隐身,那么只要她隔着斗篷拿起猫咪娃娃,那么在徐悦竹看来,就是猫咪娃娃自己在半空中移动。

事实上,徐悦竹看见的,也确实是这样。

如果之前魔鬼的手攥住的是徐悦竹恐惧的心,那么现在,他也攥住了她的喉咙。

她瞪直了眼,大张着嘴想要喊人,却什么也喊不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猫咪朝自己逼近。

“哇!”一声夜鸦凄厉的叫声突然想起,徐悦竹反复被惊醒,“啊”地一声尖叫。

徐悦兰也被她吓了一跳,手一松猫咪娃娃落在被子上。

“啊啊啊啊啊……”

徐悦竹叫得更加凄厉,还猛地被子一掀跳起来,直接跳到了床下往外跑去,与听见尖叫过来查看的丫鬟玲珑撞个正着。

这一撞,徐悦竹吓得更厉害,她站也站不起来,手脚并用地朝外爬。

“姑娘,姑娘,你怎么了?”玲珑赶紧抱住徐悦竹,焦急问道。

徐悦兰趁这时间,将猫咪娃娃丢回床底下,绕过主仆二人朝自己的房间跑去。

希望徐悦竹的叫声没有传到幽兰院,否则绿苑就该发现自己不在房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