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锅从天降3

傅唯笙是徐悦兰最熟悉的,他和杨曜昌同龄,只比徐悦兰大一岁,许是初次见面他便被徐悦兰比过,这几年大小场合,总是招惹徐悦兰,可惜每次都和徐悦竹命运一样,被徐悦兰反击成功。他也是四人中前途最为渺茫的。卫国公府以武起家,包括傅唯笙在内的后代子孙在武艺兵法上却都不出众,导致卫国公府名列四大国公之一,府内却没有出仕的子孙,还比不上一般的侯伯爵。

“闲王殿下。”徐悦兰朝杨曜昌福身施礼,这个人很大可能会成为她摆脱杨曜德的利器,需要打好关系。

“我和景堂哥、槐谷在客似云来喝酒,正巧看了一场精彩的比试。兰妹妹,我一直以为你只是擅长骑射,没想到对于剑术你也很擅长。”杨曜昌赞道。

“我哪会什么剑术。”徐悦兰笑,“兵法有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不过是就是利用了我和他之间的差异和优势罢了。”

“此话怎讲?”杨曜昌奇道。

“昌弟,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回客似云来,叫上一桌酒菜再畅谈。”杨曜景提议。

“世子,我只是一个小小女子,与你们三人同上酒楼,你觉得合适吗?”徐悦兰反问,这杨曜景,娶妻生子还是一样不懂礼法上男女有别。

“那狄戎王子身躯高壮、行动笨重,我虽然力气不如他,却比他敏捷多了。因此,我不过是利用自己的优势去攻击他的劣势,那根本不是剑招,只是随时看准机会把剑往他身上砍,仅此而已。”

徐悦兰简单回答杨曜昌之前的问题,又向几人道:“今日出府实属突然,我必须立即回去了,几位若能看在我爹和哥哥与几位的交情上,帮我盯着一点,东西不论,店里的人不要受伤,我便感激不尽了。”

“兰妹妹放心,有我在,还有景堂哥和槐谷,定保你这甜甜屋无碍。”杨曜昌立即承诺。

徐悦兰再次朝几人道谢,随即带着绿苑快步赶回府里。

“昌弟,你答应的挺爽快的啊,怎么着?马上要离开京城了,担心小媳妇儿被人欺负。”杨曜景搭着杨曜昌的肩,取笑道。

“景堂哥,事关女子声誉,不能乱说。”

杨曜景啧了一声,“皇伯父提过让徐姑娘随意在你们几兄弟里面选夫君,如今瞧来,这夫君人选只有你了。”

“景堂哥不要忘了,还有四皇兄。”杨曜昌道。这么些年在边城同徐家人相处,徐平然于他亦师亦父、徐昭鸿于他亦兄亦友,他真心把徐家人当做了自己的亲人。而徐悦兰,他本就十分欣赏,徐悦兰若是选择他,他会欣然娶她,若是不选择他,他也会把她当做亲妹妹一样爱护。

“杨曜德是个闷嘴葫芦,别说徐姑娘不会愿意,就是愿意,徐大将军也肯定不愿意独生爱女嫁给一个一无是处的人。”杨曜景道。

杨曜德瞪了他一眼,“这些话在我们面前说说无妨,别人面前可不许说。四皇兄再不是,也是父皇的亲儿。”

杨曜景一边一个攀着杨曜昌和范槐谷的肩,一起朝客似云来走去。

“我当然知道分寸,只在你们两个兄弟面前说真心话,别人那里,我才懒得提这些呢。你那些哥哥,没一个安生的。就杨曜德,我都不知道他是真闷嘴葫芦还是扮猪吃老虎。”

说这话,三人已经到了酒楼,适才看戏吃到一半的酒菜已经凉了,又吩咐了小二换上热腾腾的送上来。

杨曜景一如他自己所言,不再议论几个皇子的事情,三人就说些京城的趣事、边城的趣事,吃着美食,喝着美酒,再分点神看着对面的甜甜屋,其乐也无穷。

日头偏西,三人都有了醉意,这时,甜甜屋的人出来,锁了店门。

“瞧那旒吉说什么有银子,这么半天取不到银子来,是溜了吧?”杨曜景单手支额,脸上泛着红光。

“兰妹妹也没叫他打个欠条什么的,他若是赖账,咱们几个可都是证人,定要他欠债还钱。”

杨曜德眼神迷离,桌子一拍,惊醒了趴在桌上的范槐谷,他一下子立起来,急急道“打雷了打雷了”。

三人身边都跟着小厮护卫,见这情况,只能相对苦笑。

好在杨曜景还记得自己为人夫为人父,摇摇晃晃站起身,“我得回家去了,我家那小子,没有我哄着都不会睡觉。”

“我也得回去。”范槐谷起身同样天旋地转,“我这还有几篇文章没作呢,得回去,回去……”

几家下人都赶紧扶着各自主子,结了账,各自上车轿。

行不到几步路,杨曜昌想起了自己的承诺,随意指了一个护卫。

“你,去店里守着,我可是答应兰妹妹了,要帮她看着。”话说完,他已经靠着马车壁睡着了。

这时候杨曜昌没有想到,这一看还真看出了问题。

徐悦兰回府,正吃秦嬷嬷特意为她准备的凉品,下人就来通报称大老爷请姑娘过去。

爹不是一早就应永乡候府的邀约去赴宴吗?这么快就回来了。徐悦兰嘀咕着,觉得奇怪,很快便来到徐平然的院子。

“爹,你今天这么早就回来啦。”一进屋就直接问出心里的疑惑。

徐平然瞪了她一眼,“爹听说咱们家出了一位女中豪杰,将狄戎的旒吉王子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还欠下十万两银子的巨债,还能不回来吗?”

徐平然挟大功回京,一般人得担心功高震主被冷藏了,他却又被授以京营统领,可说是帝王之肱骨,深得宠信。一时间,护国公府跃升为京城中最盼望结交的权贵之家。而承平帝考虑到徐平然多年来一直在边城十分辛苦,这次回到京城,给了他一月的假期,待一月之后再入京营任职。

今日是永乡侯五十寿辰,他一早便应徐安然之约前去祝贺,也是给徐悦梅在婆家人跟前长颜面,谁曾想宴席开始不久,一个个来同他敬酒的,都祝贺他教子有方,儿子战功彪炳,女儿也是为国争光添彩的巾帼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