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锅从天降7

这时,适才去同赶来的街使和京卫说话的徐平然过来。

“兰儿,爹已经命街使和京卫严加查探,并加强这周边的巡逻。今日已经晚了,让大家都回去歇着,如今店铺烧了,此后重建还有得忙。”

徐悦兰深觉父亲说得有理,又同刘丽娘、绿芳交代几句,让黄威也回去休息之后,便同父亲回了护国公府。

“姑娘。”刚进院门,秦嬷嬷便带着绿苑几人迎上来,关心地看着她。

“放心,只是屋子烧了,没有人伤亡,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徐悦兰扯唇笑了笑。

“那放火的人可抓着?”

“没法抓,长什么样子都没有人看清。”

“我看肯定是那个什么狄戎的王子放的。”绿书愤愤道,“今日他自己学艺不精,被姑娘打败了,当时说得好听,说什么有银子去取,结果是去告状的。如今告状不成,就找人放火,干这种阴险小人行径。”

“不管是不是他,如今都不能是他。”徐悦兰凝目看着前方,“明日就是两国签订和议的日子,决不能出错。”她环视一圈围着自己的下人,“今日这里说的话,你们最好都烂在肚子里,半个字也不许对外说,否则,你自己身死是小,全家老小都得陪葬。”

一番话,下人们都吓得低下了头,纷纷表态“不敢”。

“嬷嬷。”徐悦兰向秦嬷嬷道:“你和绿苑几个,到我房里来。”

进到屋子,徐悦兰看着几个自己的心腹,她们陪她度过护国公府最艰难的日子,可是,有些话不得不说。

“绿书,你可知错?”

绿书低垂着头,“奴婢知错。”

“错在哪里?”

“奴婢不该妄言。”

徐悦兰盯着几人,“你们都是我亲近的人,可以从我这里得到很多别人得不到讯息,便更要注意自己的言行,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不能被人抓了把柄去。”

她面容严肃,有着超乎年龄的气势。

“绿书,尤其是你,你性子活泼,是好事,可亏就亏在没有防人之心,任何事情都是张口就来。就比如方才,近日正是宁朝与狄戎议和的关键时刻,容不得一点闪失。是,我也猜纵火的人是旒吉,可我不能说,不能让人借机破坏议和。”

“姑娘,奴婢错了,奴婢以后再不敢乱说话了。”绿书泪涟涟地,从来没有被姑娘正色说过,她被吓到了。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徐悦兰收起严肃脸,又有了笑容,“今天说这些,是要你们打起精神引起重视,以后说话,从脑子里先过一遍。”

“是,姑娘。”几人齐齐回道。

徐悦兰让她们散了,各自去做自己的事情。

“姑娘,那旒吉王子,难道就只能忍?”绿苑伺候徐悦兰解了双环髻,梳顺一头及腿长发,想着今日发生的一切,她愤怒又不平。

砸店又烧店,这不是王子,是强盗!

“如今咱们能做的只有忍。”徐悦兰道,闭着的眼隐藏了她真实的心思。

瞧见姑娘疲惫的样子,绿苑只能叹口气,手下的动作越发轻柔。

如今只能忍,可过了明天,那就不只是忍了。

进到恶魔系统,徐悦兰的恶魔系统到了二百零三,这是隐身斗篷吓徐悦竹加了五十,今日伤旒吉加了一百,还有之前剩的二十和一些小数值,刚好过了二百,可以再兑换一个火折子了。

徐悦兰点了兑换。

火折子,幻想。

听着系统平板的声音,徐悦兰微皱了眉。

幻想?

她取出火折子,这恶魔系统的物品介绍总是这么简短,幻想?是想什么呢?

火折子,火折子的用法就是……

她对着火折子一吹,火光顿时冒出,而她在火光中,看见了旒吉在一片火光中,痛苦地挣扎。

这就是幻想,呈现的这当下内心最真实的一面。

徐悦兰吹灭火折子,随着火光消失,眼前的幻象也跟着消失。

这倒是有点意思。徐悦兰轻笑,将那火折子放回系统。

通会馆,是宁朝专事接待外国贵宾的地方,鄷舒王到京之后住在这里,旒吉和禹成带人到京后也住在这里。

三更的梆子已经敲过,禹成的房间依然亮着灯火,他在看一本书,一本介绍宁朝风土人情的书。

突然,烛光微闪,他抬眼看去,只见房间里多了两个人。

禹成放下书,疑惑地看着来者,“如此深夜时分,徐大将军和四皇子为何前来?”

徐平然面色沉凝,“就在方才,我家闺女的店铺失火了,所幸救火及时,没有酿成大灾。”

禹成知此事非同小可,“二位认为是狄戎的人做的?”

“令兄的所作所为,很难不让人有此联想。”杨曜德道。

禹成沉默,兄长的作为确实令他很难辩白。

“我与徐大将军来此并不是兴师问罪。”杨曜德道,“令兄到此短短两天,闹出这许多事,宁朝与狄戎数百年争战,如今两国百姓难得看到和平希望,我们不希望出差错。”

“在下亦然。”禹成目光中闪过一抹厉色,“二位请放心,明日的大事绝不会有任何意外。”

徐平然和杨曜德对视一眼,相互轻点了一下头。

从通会馆出来,徐平然送杨曜德回四皇子府。

“徐大将军。”杨曜德沉思片刻,突然开口,“为何找我同去通会馆?”

“今日与四殿下谈话,四殿下是真正心系社稷民生,再则小女能顺利脱身,也幸得四殿下寻来禹成王子。而我与禹成王子并不熟识,因此寻四殿下同往。”徐平然道。

真实的却是他在边城多年,与狄戎的关系极易被有心人搬弄,偏生承平帝疑心病甚重,即使是口口声声信任的他,其实也是在信任、试探、怀疑之间游走。而四皇子是承平帝相中的下一任帝君,叫上四皇子,一则四皇子与禹成相识,二则也是表明他坦坦荡荡,三来,四皇子与禹成关系越好,未来狄戎与宁朝的和平也就越稳固。

“徐姑娘……”杨曜德话刚出口就停下了,但他接着还是问出了口,“徐姑娘可还好?今日发生了这么多的事,她又是一个小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