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曜徳也从地上爬起来,他的后背隐隐作疼,但更担心的是徐悦兰的一脸凝重,他猜不透她的心思。

“徐姑娘,我们再爬一次,这次我一定会谨慎,定能到那屋顶。”猜来想去,他只能猜测她是为这不快乐。

徐悦兰撇了他一眼。

“四殿下还是回府去请太医给你瞧瞧,别摔出病来。”徐悦兰道,无比厌恶他这装好人、装善良的假惺惺样子。

“我没事。”他伸展双手转转脖子扭扭腰,“什么事都没有,我能爬上去。”

“但是我没有过去的心情了。”徐悦兰面无表情,转身就走。

“徐姑娘……”

“别跟着我,不想理你。”转身瞪他,再快步离开。

何必呢,装这愧疚模样。反正有没有徐家的势力,他最后都是会当皇帝的。反正就算有了徐家的势力,他最后也是会收回的。

前世傻乎乎地做垫脚石,完了还被一脚踹开,今世才不会同样的愚蠢!

徐悦兰心里这般告诫自己,适才的一幕却不停地浮现脑海,勾起她久远的记忆。

那是前世两人刚成亲之时,他待自己很好,也是一次皇家盛会,她与其余皇子妃在高台看戏,太拥挤的缘故她突然掉下去,也是他以身为盾,将她接着。那一次,她同样毫发无损,他却背部青紫了很长一段时间。

徐悦兰紧揪着胸前的衣服,她仿佛还能感觉到当时的心悸,那时候,她是对他动心了的。可是不久,他便迎进了侧妃张氏,她的一颗心也跟着冷了,一年一年过去,她忘了自己也曾对他动心,甚至忘了,自己也是一个有心的人,直到……她对他的帝业发挥最后一点作用,以死,助他灭除两大家族。

这个人,今生还打算用前世同样的套路吗?

徐悦兰冷笑,眸中的迷雾散去,清明而冷漠。

她已经不是前世那个单纯愚蠢的徐悦兰了。

是呵,重来一世,前世早夭的二哥现在已经是一个小军官,前世与自家有深仇的八皇子成了家人般的存在,她是没什本事,身上的恶魔系统却总能提供些神奇器物。

她心心念念的让家人摆脱前世的悲剧,想着多赚钱或许就能说服爹娘和哥哥放下官位就做一个富家翁。可是她心里也知道这很难,爹和哥哥们都对国家、君王和百姓有极强的责任感,他们不会愿意将自己一身本事荒废,他们也不会开心。

重活一世,她还是那个懦弱的徐悦兰,说着要正面杠,其实也就只敢对付不敢真正对自己怎么样的吴氏母女,对于真正危害自己家人性命的皇家人,她的法子始终是懦弱的逃避。

避什么呢?有什么可避的?今时不同往日,有一个恶魔系统,不能只小打小闹辜负了这“恶魔”之名。

“杨曜徳。”徐悦兰无声地道,“今世你同样要招惹我,就别怪我同样要对付你。这一世,这帝位,我不止不要做你的垫脚石,还要做你通向帝位之路最大的绊脚石!”

叮,恭喜您,升级为二级恶魔。

脑中想起系统平板的声音。

徐悦兰微微一顿,惊讶地发现自己的意识依然在现世中,却又同时能感知系统的情况,这与之前两边必须分离不同了。

难道,这就是升级的好处?她想着,依然往前走,却也在查看系统的情况。

除了现世与系统可同时存在意识之外,就是所有物品,上面都标注了一个“贰”。

系统提示升级为二级恶魔,那么物品上的“贰”会出现,也是这个原因吗?

不过这系统还是一如既往地坑,所有的情况都必须自己去揣测、去尝试,它就不能做一个成熟的系统,自己把自己的功能说清楚吗?

徐悦兰心里抱怨着,随之系统居然又传出一个声音。

不能。

额……这是回答我?

又悄无声息了。

徐悦兰撇了撇嘴,看来这系统要人抱怨才会回答。

她猛地停下,回答?这只是她心里想想的,那就是说……系统能感知她的心里话?

是的,你对我毫无秘密。

又回答了。

徐悦兰咬牙。

无所谓,反正你也只存在于我脑海里。

系统静悄悄的。

“四殿下。”

一个惊喜大喊突然响起,徐悦兰下意识看去,就见吴雪灵从一旁的酒楼中冲出,越过徐悦兰,直冲向她身后不远处的杨曜徳。

“四殿下,真巧,咱们这些天天天都遇上,真是太有缘分了。”

“吴姑娘请自重。”杨曜徳躲开吴雪灵伸过来的手,正色训斥。

“雪灵瞧见四殿下,心里着实激动,一时忘形,四殿下别介意。”吴雪灵一双深情妙目直望着杨曜徳,“雪灵早几日就定下了云客来的雅间,就等着今日一睹皇家威仪,如今仪仗将至,四殿下同到楼上,也省得与这些平民推挤。”

杨曜徳根本不想理会她,看着徐悦兰仿佛什么也没听见地往前越走越远,心里就越来越焦急。

“吴姑娘,今日我还有事,告辞。”

“有什么事会比宁朝与狄戎和议更大呀。”吴雪灵挡住他。

“是我的私事。”

“那你告诉我,我可以帮你呢。”

“无需帮忙。”

“多个人多份力。”

杨曜徳猛地停下,不再闪躲,而是直直地瞪着吴雪灵。

“吴姑娘,请不要缠着我,你这行为,着实令人厌恶!”他一点情面也不给了。

吴雪灵呆了呆,“四殿下,雪灵只是想……”

杨曜徳不想再听她废话,挥开她就走。

吴雪灵还想追过去,被人拦住。

“啧啧啧,真是好一出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

这般奚落的语气更是令吴雪灵气愤,她转头瞪着来人。

“傅唯笙,你一个落魄世家公子,好意思讽刺我吗?我爹官小,在京城权贵中也比你卫国公府有面子。”吴雪灵不客气地反刺回去。

傅唯笙眸光瞬间冷厉,“我卫国公府是不受皇上重视,至少我府中人人洁身自好。可不像有些人,明明别人中意的是护国公府的姑娘,却还是妄想自己山鸡变凤凰,巴巴儿地凑上去,可笑,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