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螳螂与黄雀4

“对对对,秦嬷嬷和绿蕉留在京城,奴婢和绿苑随姑娘去狄戎。”绿书立即附和。

“姑娘,奴婢是苦出生,没有吃不了的苦,你带着奴婢吧。”绿蕉急道。

“老身也还年轻着。而且姑娘去到狄戎,不同在宁朝,老身吃的盐比你们吃的米都多,许多事老身能帮着姑娘点。”秦嬷嬷也表明自己的不可或缺之处。

徐悦兰很感动,不过她的决定完全不变。

“你们我一个也不带,我已经决定了,而且不止你们,别的仆人我也都不带。”

“姑娘!”几人惊呼。

徐悦兰抬手,在她们安静后接着道:“在狄戎,有任何事我都可以自己动手。而你们留在京城,我也要交给你们三个任务。”

“什么任务?”几人异口同声问。

“一是看好幽兰院,别我去狄戎几年,回来屋子都被人搬空了。”

几人都想到了吴氏,堂堂一位夫人,净喜欢贪小便宜,还总朝隔房的侄女下手,也不知害臊。

“姑娘请放心,屋子里一根针线咱们都会看得牢牢的。”

“第二,是帮着丽娘和绿芳,把甜甜屋开起来。遇到什么麻烦就去找二少爷,他已经承诺了我不在,甜甜屋就是他的责任。”

“是,姑娘。”

“最后一点。”她轻笑,“你们几个,绿苑和绿蕉最大,今年都是十六了,绿书和绿芳也已经十四,我给你们的第三个任务,就是在三年内,你们几个都得找个如意郎君!”徐悦兰拉着秦嬷嬷,“嬷嬷,把关的任务就交给你了,您看过的人多,盯着她们别被人的花言巧语骗了。”

“姑娘放心,老身保证完成任务。”秦嬷嬷笑道。

几个绿都红了脸,心里暖洋洋的,又很伤感。

“姑娘,你真不带奴婢几个吗?或者你带上我,给你梳梳头、打打水也好啊。”绿苑哽咽。

其余几人也都眼巴巴地望着徐悦兰。

“得啦,说了我一个人去,你们几个就在京里等着,顶多几年,我就回来了。”徐悦兰哈哈笑着。

几人装也没法装出高兴,徐悦兰也笑不出来了,一屋子人沉默着。

“兰妹妹,你们主仆这是怎么了?一个个没精打采的。”说话的是徐悦梅,她的小腹微微凸出,已经有了身孕。

徐悦兰赶紧让她坐。

“兰妹妹,我听说你明天就要出发去狄戎,咱们姊妹得好几年见不着,我啊,来送送你。”徐悦梅说着,她身后的丫鬟将一个四四方方的小盒子放在桌上,徐悦梅打开,里面是四方小格子,每一个小格子里有一个大肚瓷瓶,每一个瓶顶上还浮雕着兰草、梅花等花样。

徐悦梅拿起一个瓶子,瓶肚子上绘着同瓶盖上一样的兰花,“这是我在凝脂坊买的脂膏,有兰花香、梅花香、桂花香和荷花香,一共八瓶,你到了狄戎,尽管脸上身上都抹着,别把皮肤粗了,也别担心不够用,用完了姐再让人给你送。”

凝脂坊做的润肤脂膏可不便宜,尤其还一送就是八罐,而且以后还给送。徐悦兰疑惑,自己和徐悦梅什么时候成了好姊妹,自己怎么不知道?

“梅姐姐,你有事就直说吧,我都要去狄戎了,你这样,我很不适应。”

徐悦梅立即笑开了,“你要这么说,我就直说了。”

“你直说吧。”

“以前我爱挤兑你,那不是担心你回来了,我的亲事就差了嘛。可是我现在想明白了,这高嫁不一定好,那是我高攀,我得处处讨好着。现在多好啊,我公婆、夫君,还有大哥大嫂他们,对我可好了,这可都多亏了大伯和鸿哥哥、云哥哥给咱府里长脸。”

徐悦梅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寻思着,以前我太小心眼了,所以就想着趁这机会弥补一下,我想大伯他们都是些粗汉子,肯定考虑不到这些,我娘……”她顿了下,抚摸着肚子,“我娘她也就是图个无功无过,肯定也不会想着准备这,所以我就给你备上了。”

想想徐悦梅顶多就是嘴上说说闲话,反而当初自己把她整的惨,徐悦兰觉得愧疚。

“这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咱们女子总对未来的夫家忐忑不安。”徐悦兰笑着,新奇的看着她的肚子,“姐姐这肚子,有月份了吧,怎没听二婶提起呢?”

徐悦梅看她一副想摸又不敢摸的样子,直接拉她的手按在自己肚子上。

“我没那么脆弱。现在有四个多月了,是入门喜,之前是不满三月不好声张,后来,我总觉得有些臊的慌,让我娘也别声张。”徐悦梅笑着呼出口气,“我现在满心都在他身上,我算是想明白了,以前我计较那么多实在没意思,咱们各自有各自的生活,各自有各自的幸福,我有我家夫君,有肚子里这个宝贝,我就圆满了,什么都不想了。”

徐悦兰感受这手掌下似乎是软的,又有些硬的圆滚滚小腹,这对她是新奇的经验。前世的她,也曾想有孩子,可惜从来没能拥有过。

“真好。”多少激荡的情感,只能化作两个字。

徐悦梅又聊了几句,便告辞去寻吴氏了。之后,徐悦菊和徐昭远都来话别,徐昭远哭成了泪人儿,万般不舍兰姐姐。

时间不会因一人一事稍有迟缓,很快,离别的日子就到了。

“兰儿,到了狄戎,任何事随时都找你大哥,有什么想吃的想玩的,尽管给你大哥带信,边城没有,爹从京城给你送。”若不是随时提醒自己大局为重,徐平然真想拉着女儿抗旨了。

“爹,放心,我可是狄戎第一女勇士,谁也不能委屈了我。”徐悦兰朝爹眨眨眼。

“爹就怕你自己委屈了自己,绿苑她们几个,你一个都没带。”徐平然说到这就气,哪有丫头在京城享福,姑娘去狄戎吃苦的?偏生女儿就做出这事,他还不能说她。

徐悦兰“嘻嘻”笑,“我家爹好嘛。”她拉着爹撒娇,“那几个丫头和女儿姊妹一样,平日里伺候女儿尽心尽力,女儿现在终身定了,也想给她们找个好婆家,留在京城才好找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