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天苍苍野茫茫

“周羿。”

“属下在。”周羿立即躬身答应。

“我把妹妹交给你,护她周全。”徐昭鸿起身,朝周羿深深一拜。

周羿立即扶住他,“将军折煞属下。”

“此行危机四伏,我当应当拜谢你。”徐昭鸿道。

周羿爽朗一笑,“将军,属下是自愿保护姑娘的。属下一会到家,爹娘便道这些年多亏了姑娘的看顾,两老才能活着,属下这条命,就是给了姑娘都是属下的荣幸。”

徐昭鸿曾听徐昭云提过徐悦兰看顾将士家人的事迹,而且她之所以这样做,还是因为当初自己送他俩回京时去看望了将士家人,她便记在了心里,并继续做下去。

妹妹真是个好姑娘。一想到这,瞟到一旁的杨曜徳,徐昭鸿心里就来气。

我这么好一个妹妹,居然要因这个男人涉险?!

“明日就要出关,届时我会率军护送你们到关口,现在,没事你们可以走了。”

几人想想也是,如今是最后一晚可以全然放松的睡个安稳觉,早些休息也好。

杨曜昌趁人不注意,将杨曜徳拉到一边。

“八弟,你这是……”杨曜徳不解问道。

“刚刚你也太傻了吧。”

“什么?”杨曜徳更加不明白。

“适才,鸿哥都说把妹妹交给你了,这意思就是认你这个妹夫,结果你倒好,称呼他少将军。这不就是他把你当自己人,你把他当臣子、当外人吗?”杨曜昌恨铁不成钢。

“四哥,咱们能派着跟你们去狄戎的人不多,大将军选的,个个都是好手,你自己多同他们亲近亲近,当然,最主要的是兰妹妹,这样,他们才能保护你尽心尽力,否则靠你这只能拿动笔杆子的文弱样,在狄戎活不到5天。”

杨曜昌说完,自认为已经尽到了兄弟情,预备回自己的军帐睡觉。

连续赶路半个多月,需要大睡一觉才能补起来。

杨曜徳没料到徐昭鸿的不善居然来自于此,思考片刻之后,他转身回了徐昭鸿的军帐。

正如徐昭鸿所言,他们只送到关口。穿过层层叠叠自然而成的天险关隘,眼前豁然开朗,一片直延生到天边的浓绿。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如波翻浪滚,无牛无羊,自然也看不到牧人。

徐悦兰小时候时常在徐昭云的带领下“横行”边城大街小巷,但对于如今这副天高地阔的壮丽却是从不曾见,毕竟两国时常交战,他们出不去关口。

如今这一眼看去,周围仿佛是融为一体的一成不变的绿草,徐悦兰不由得心里敲起小鼓。

她讨厌这种完全无法掌控的局面,换言之,她没有安全感。

“姑娘?”一直在她身后的周羿,察觉到徐悦兰漂亮的柳眉成了毛毛虫,低声问道。在他猜想,徐悦兰是不是有了三急,不好意思说。

“周大哥,这苍茫一片,你们是如何辨别道路的?”徐悦兰问。

“姑娘可曾听过老马识途?”周羿道。

徐悦兰点头,“自是听过的。”

“草原中也是如此,马儿记得回家的道路。”

“不仅如此,我们放牧牛羊,每年的迁徙之路它们比人还清楚。”禹成王子道。

徐悦兰从没听说过牛羊记路的,当下催着禹成王子再说说牛羊还有什么聪明之举。禹成王子见她十分感兴趣,也不藏私,将自己所知所闻一一道来,一时之间,两人一个说得兴起,一个听得欢喜,竟没有其他人插嘴的余地。

“没想到这看似单调的草原,有趣的故事这么多。”徐悦兰感叹道。

“徐姑娘过奖了,宁朝的山山水水才令人羡慕。咱们从边关到长安,青山绿水、广袤田野,让咱眼界大开。”

徐悦兰总算发现从刚刚聊天开始,自己心里一直存在的一股奇怪之处。

“禹成王子的宁朝语说得很好啊,听不出多少狄戎的口音,你特意学过吗?”

是的,怪异之处就在这里,其他的狄戎人,如死掉的旈吉,他说着宁朝官话,但有很重的口音,一听就知道不是土生土长的宁朝人。至于其他的狄戎人,则基本上是用狄戎语言交流。只有禹成王子,他没有丝毫的口音,若不是那明显的异族人的长相,都会认为就是个宁朝人在说话。

“在下一直十分倾慕宁朝的文化,多年前曾救过一个宁朝的商人,当时他在狄戎住了半年,宁朝官话就是他当时教我的。”

原来如此,难怪他会一力主和。

徐悦兰看禹成的眼里多了和善,这个人助她的父兄能暂停兵戈杀伐,安享太平。虽然不知道这太平能维持多久。但同时,她心里也对禹成有了警戒,只是因为自己主和就能暗地里下杀手害死亲兄长,这人没他表现出的这么和善。

“说来惭愧,这次到了宁朝,到了长安,才算真正见识了何为天朝上国,何为物阜民丰,何为人杰地灵,而我狄戎百姓,连一个固定居住的地方都没有,辛勤赶着牛羊却连自己的肚子也填不饱,还得时时提防着草原上的野狼。”禹成道,他对宁朝的向往始于那商人的描述,今次自己到了宁朝,这些向往全部变成了实实在在的景象,差距也有了实体,内心的**也就如沼泽地里翻滚的气泡,无法停歇。

“我们宁朝有个词,叫一风一俗,也就是每一个地方有自己独特的风俗习惯、生活方式,就如禹成王子向往宁朝的繁华,明朝人也向往草原的辽阔壮美。”杨曜徳道,他忍了又忍,还是又过来插话了。和八弟分开的喜悦还没好好感受,又被禹成王子抢了先,他再次感受到冒酸水的郁闷,也发现自己的忍耐力越来越高了,可惜,还是做不到完全忍下去。

“多谢四皇子夸奖。”禹成王子内心里对家乡还是骄傲的。

“在宁朝,老百姓耕种农作,也养鸡鸭贴补家用,而狄戎的百姓只放牧牛羊,禹成王子想过将民众的居处固定下来,放牧、狩猎、农耕,让狄戎的百姓也能安居。”

“适才说的一风一俗,这么快就变啦。”徐悦兰不屑道,定居,说得可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