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箭术显威

“一风一俗,却也可以移风易俗,端看百姓需要什么、适合什么,没有任何东西是必须一成不变的。”杨曜徳说得一本正经。

“说得没错,我们从来没有尝试过定居下来。如宁朝那句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我们狄戎也有山有水,可以找个山水的地方尝试定居。”禹成道,还和杨曜徳聊起了宁朝的农耕渔猎,之前是他介绍徐悦兰听,如今就是杨曜徳介绍他听了。

“姑娘,日阳已经到了头顶,停下休息,吃过午饭再走吗?”周羿请示道。

不说还好,一说徐悦兰真的觉得肚子饿了,当下打断聊的开心的两人。

“前方不远有一片小树林,那里有水,咱们到那之后再休息,还能把水囊装满。”禹成道。

接着,禹成一马当先,其他人也紧随其后,原本慢慢悠悠的速度顿时加快,不一会儿,果然见到前方地平线上冒出树丛。

是的,所谓小树林,不过是一丛灌木,围着中间一个不大的水池。

那些同行的狄戎人已经熟门熟路地下马,奔向水池。

徐悦兰几人也随之下马。

周羿将一个硬馒头和一包切片酱牛肉递给徐悦兰,又替她打了水。

徐悦兰学那些狄戎人一样盘腿坐在地上,将牛肉包进馒头里,咬了一口。

突然,几声“咚咚”闷响,伴随着周羿“有敌人”的喊声,徐悦兰嘴里那口馒头差点噎着。

这时,那几个当先下马喝水的狄戎人已经栽倒在地,嘴角流出的鲜血显示他们已经凶多吉少。幸而宁朝的众人上下尊卑观念太重,周羿手下的兵士都是安顿好了徐悦兰,正要去喝水,结果正好躲过这一劫。

徐悦兰正站起身,眼前一闪,杨曜徳已经挡在她身前,徐悦兰一把推开他,取下挂在马鞍侧边的弓箭。

一阵马蹄踏着大地的震动传来,原本缰绳只是随意搭在灌木枝上,马儿受惊一扯,便带着缰绳跑远了。

只有徐悦兰的墨炎,它是聪明有灵性的马,又与徐悦兰相伴四年,经常被带着去腾跃马场当战马训练,对于其余马儿的惊窜逃跑,它只是四蹄刨土,在徐悦兰的安抚下,又安静下来。

此时,一众足有五十人的马队急冲过来,每个人还舞着狄戎特有的长刀,嘴里叫嚷着增加气势。

“姑娘,草原上水源金贵,这些人恐怕是埋伏在这里,冲我们来的。”周羿双眼直盯着那队人,全身肌肉贲张,全神戒备。

他也不敢让徐悦兰的和四皇子先骑马逃走,他们环境不熟、路线不明,而且只有一匹马,很容易被追上,反而危险。

徐悦兰也没想过要逃走,她练了十多年的箭法,今天是第一次实用。

那群人来得很快,就在一句话的时间,已经从天边的黑点变得清晰可见。徐悦兰搭弓引箭,目光如炬,手指放,箭矢飞速向前,眨眼间已经射去那其中一人的腹部,那人顿时歪倒。

马儿依然向前奔跑,那可怜的人还来不及反应,不及惊叫一声,已经被后面如雨点般落下的铁蹄送往西天福地。

徐悦兰没有停,在一支箭射出之后,她立即再取箭拉弓,目光没有一刻离开那队刺杀者。

那些刺杀者也觉察到徐悦兰的箭法厉害,一声呼啸,四散分开成包围之势。

徐悦兰收起弓箭,不是因为不能再射箭,而是如今已经是近距离,弓箭不适用。

此时,被徐悦兰箭杀的刺客足有十来个,余下的人也没了之前的嚣张,反而小心地包围几人。

“……”

突然一串大吼,那是狄戎人的语言,徐悦兰听不懂,周羿等人却是常年与狄戎“打交道”,简单的狄戎语会几句,也就清楚的知道,那是一句类似宁朝“杀了他们”的语言。

果不其然,大吼之后,那些人操纵马儿冲向几人。

“分散,两人成队,先动马腿!”徐悦兰急喝。

周羿等人平时训练已经养成习惯,当下立即两人成队分散开来,避免了被马蹄群踩的结局,同时,闪着冷光的刀剑在可怜的马儿腿上划下血口,马儿吃痛,猛地扬蹄,又有不少刺客从马上摔下。

没了马儿的优势,周羿与他的兵士完全不惧刺客,以一敌二游刃有余,很快,那些刺客一个个或死或伤,躺在地上。

“姑娘!”周羿这才想起自己的保护对象,适才那样的混乱局面,姑娘不会……

“我在这。”好在,徐悦兰拉着杨曜徳从一棵树后转出来。

方才危急之间,她迅速拉开斗篷罩住两人,躲到树后。在那些刺客看来,就是目标突然消失。

也因此,在杨曜徳看来,就是已经冲到身前的马儿突然停住,接着自己被拉到树后藏起来,完完全全被当作了累赘。

事实上,相比于徐悦兰能躲在暗处放冷箭,他确确实实是个累赘。

“周大哥,抓一个问问,给禹成王子他们解毒。”徐悦兰道。她刚刚已经检查过,禹成等人都还有气,应该只是中了毒。

“是,姑娘。”周羿答应着,走向最近一个暗杀者。

这些人可没有什么头可断血可流,主子不能卖的高尚情操,周羿一问,就把解药双手奉上了,待得鄷舒王和禹成醒来,鄷舒王一眼认出,这些暗杀者中,有一个就是他弟弟蛮矍的心腹达安。这位心腹如今心腹受创,正蜷缩着申吟。

鄷舒王和禹成在灌木丛另一边嘀嘀咕咕,不知道说什么。徐悦兰啃着手里的馒头,看着那些个被绑起来的蛮矍的手下,还有旁边那些怒目而视的狄戎人。

啧啧,这些人中不少是跟在旈吉身边的,按说旈吉和那蛮矍同是主战派,两方人是一头的,可是蛮矍的人下毒之时,可是全部一起毒了。也难怪这些人会这么愤怒了,任何人被自己的同胞出卖都会这样吧。

“$&%¥|……”

“&%{&\+$¥……”

“&%^\€£>?……”

听着那些狄戎人你一言我一句,偶尔还会看一看自己这边,徐悦兰朝周羿勾勾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