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哥,他们说的,你能听懂吗?”

“姑娘,属下只懂简单的狄戎语,他们说得太快,属下……”他摇了摇头。

“当心些,这些人只怕不安好心,甚至鄷舒王和禹成王子的性命,他们也不在意,或者,根本是连他们一起杀。”杨曜徳道。

是的,如果鄷舒王和禹成没有隔远,就会告诉他们,这些人打的主意是杀了鄷舒王和禹成,把徐悦兰和杨曜徳抓回去,威胁承平帝以金银和粮食赎人,而且,几个解了毒就忘了疼的狄戎人,几乎要被说服了。

几乎,就是差一点,差的这么一点,就在于当初徐悦兰当初大发雌威败了旈吉,他们是亲眼所见的。狄戎崇拜强者,无论这人是男是女。

啃完一个干馒头,看着那些狄戎人从愤怒已经专为为难,一副拿不定主意的样子。再瞧瞧远处还在嘀咕的父子,徐悦兰决定自己去消弭危机,顺便,报一报有谁不能喝的“深仇大恨”。

起身,长弓反手拿在背后,这是徐悦兰自认为气势最猛的姿势。

“周大哥,你来给我们当翻译。”徐悦兰走到一半,才想到彼此语言不通,无法交流。

周羿原本就跟随在徐悦兰左近,当下立即答应。

“告诉他们,我知道狄戎最佩服勇士,咱们虽是宁朝人,崇尚和平,不过入乡随俗,咱们就顺着他们的习俗。”剑尖挑起适才说得最“欢”的那人下巴,徐悦兰居高临下地半掩双眸,“咱们就来一场比试,你们和我,赢了的,我放了他,输了的,向长生天起誓效忠于我。”

“姑娘!”周羿惊叫,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放心吧,那旈吉王子不是号称是狄戎第一勇士吗,他是我的手下败将,更别说这些人了。你把我的话告诉他们,愿意的就松绑,立即比。”

周羿见徐悦兰坚持,也只能听命,将她的话转述。

这种行为,在这些狄戎看来,无异于找死,除了那几个曾跟着旈吉王子的人。

穿上红舞鞋,整个身体都觉得轻盈,而且劈叉下腰神马的都是小意思,就连跳跃,都能一跃而起一丈高。最最惊喜的是,自从升级以后,她只需要脑子里想一想,物品就能直接到手,比如之前的斗篷。而红绣鞋,甚至能直接穿上脚,不用再像之前那样找借口换鞋。

待得鄷舒王父子俩听到这边的躁动,见到的已经是好几个被徐悦兰打趴在地的狄戎刺客。

徐悦兰没有用武器,她的目的又不是杀人,她只是很单纯地在他们之间转来绕去,与当初对旈吉做的相似,适时地从背后推一把,将人又推回地上躺着。

“怎么样?还要继续吗?我若是用刀剑,你们现在一个个就交代在这里了。”徐悦兰拍着染上尘土的双手,这些人在这地上打滚,太脏了。

周羿尽责地将话传达出去。

“£%}¥#|£……”几人嘴里说着话,单膝跪地望天,口中念念有词。

“姑娘,他们向长生天起誓,将永远效忠于您。”周羿笑道。

这正是徐悦兰设想的最好结果。

“徐姑娘,这是……”禹成不明白,怎么就这么一会儿,刺客竟成了忠臣了。

“禹成王子,你们这崇拜勇士的习俗很好,很不错。”徐悦兰发自内心地赞美。早知道狄戎有一个这么好的习俗,就让两个哥哥上狄戎办一场比武大会,保证把这些狄戎勇士全部收入麾下。

狄戎是中原各朝各代对西北面外族的称呼,实际上,他们包含的是十九个不同的部落,部落有部落的首领,而每十年举行一次第一勇士的比赛,取得第一勇士的部落,其部落首领就是狄戎之王。

这也是为什么旈吉死了之后,鄷舒王的位置就危险了的原因。这也是适才徐悦兰同禹成闲聊时了解到的,换言之,鄷舒王和禹成签订的和议书,在旈吉死了的那一刻就失效了,除非禹成能成为第一勇士。

徐悦兰想到当初禹成在背后那一推,导致旈吉被杀,兴许在那时候,他就已经定下了将自己引入狄戎的计策,而四皇子,就不知道是意外还是计划了。

徐悦兰的恼怒只有一瞬,旈吉那个好战分子,留着也是祸,禹成心机深,只要他一心想要和平,帮他就可以。只是,她可不是那种随别人起舞的女人了,她这个第一勇士,要当就要当像样,才不负父兄的英雄之名。

宏拓部族,蛮矍一箭射中远处奔逃的兔子,露出志得意满的笑容。

狄戎各部族的习俗各有不同,但有一点是一致的,那便是首领之位,是兄死弟承,没有弟弟,才是儿子继承。

蛮矍从不掩饰自己对首领之位的野心,但以前有父亲压着,父亲死后兄长继位,又有了个第一勇士的侄子,让他始终不敢动鄷舒。如今,终于等到侄儿也死了,挡了他几十年的懦弱兄长这块大石,终于可以动脚踹开。

只要当上首领,他就是狄戎王!

算算时间,派出去的刺客应该已经得手,蛮矍命人拿着兔子,回部落。

此时,徐悦兰等人也刚到宏拓部。

宏拓部的人崇拜勇士,不影响他们也爱戴宽和的鄷舒王和禹成王子,尤其女人和小孩,比起崇拜武力、崇拜旈吉王子的男人们,他们更喜欢鄷舒王和禹成王子。

当蛮矍回到部族,见到的便是被族民围在当中的鄷舒王和禹成王子等人,而更令他瞠目结舌的是,那些他派出去的刺客居然各个都带着伤缠着绷带,没人限制都一副草原上最温驯的羊羔一般乖乖站着。

蛮矍阴沉着脸上前,喝退围观的族人。

“你们居然把这两个宁朝人带到部族?!”他厉声斥喝,“你们等着瞧,紧接着宁朝的军队就会到来,他们会杀光咱们的勇士,抢走咱们的牛羊,咱们的女人和孩子将沦为奴隶被他们驱使,咱们宏拓部就要完了!”

徐悦兰皱眉看着这个突然冲过来大喊大叫的男人,因为他,适才还比较和善的人这会儿都惊恐地瞪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