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我教你啊

好在一会儿之后,另一个狄戎勇士过来换班,周羿才逮着机会立即换人,再这样与杨曜徳相对无言下去,他觉得这草原都变得压抑了。

同样在篝火旁坐下,狄戎人最瞧不起的就是杨曜徳这种毫无武力值可言的“书生”,就当他不存在一样,没有一句话,还从怀里掏出一大块牛肉干,啃的津津有味。

这下,就真的是没有丝毫交流的过了一个时辰,下一班,又是宁朝的护卫,他首先招呼了杨曜徳,换班之后,杨曜徳又坐了一会儿,便回去歇着了。

很快,天边已经开始泛白。

杨曜徳闭着眼,听见旁边悉悉索索起身收拾的声音,他也是一副刚睡醒的样子,开始为动身做准备。

“四殿下,姑娘还没起身。”周羿言下之意,是只有身为未婚夫的杨曜徳才能去叫徐悦兰起床。

杨曜徳同样不愿意徐悦兰沉睡的样子被别人看去了,当下颔首,钻进徐悦兰的小空间。

其实徐悦兰也不想赖床,可她毕竟才14岁,正是长身体、嗜睡的时候,又从常年养尊处优的状态变得疲劳奔波,她自然就更加睡不醒了,这也是她的身体的自我保护,迫使她在睡梦中缓解疲劳。

徐悦兰将自己的一领狐裘当做被子盖在身上,只露了半张小脸在狐裘外,红扑扑的脸颊衬着洁白如雪的狐裘,格外的可爱。

哪里看得出,这是一个不让须眉的巾帼女勇士呢?

杨曜徳的心思早已经飞远,他不愿意叫醒睡美人,甚至在她似乎有所感地翻身时,害怕挡了她睡觉差点立即就跳出去。

“四殿下,姑娘起身没有?”

周羿的声音穿进来。

这时,天空已经大亮,草原也热闹起来。

徐悦兰缓缓睁开双眼,看着头顶湛蓝如洗的天空,忍不住叹一句“真美”。

“是啊,真美。”杨曜徳跟着赞美,他是赞美这片美丽的天空,也是赞美天空下的这位姑娘。

徐悦兰转头,看着同样仰望天空的某人,“你不觉得你应该解释一下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吗?”

杨曜徳一愣,道:“快要出发了。”

徐悦兰坐起,狐裘滑下,低下的衣衫因为睡了一晚的缘故有些被压皱,她简单整理一下。

这过程中,杨曜徳一直含笑看着,就算是她揉眼睛挖眼屎都觉得这姑娘真实不做作。

刻意表现得邋遢的徐悦兰闷了。

等徐悦兰准备好,大家立即出发。

一天不停歇地赶路,时间过得特别快,似乎没多久,就停下吃了午饭,又没多久,天色渐渐暗淡,该准备扎营了。

大家都在忙碌,禹成将杨曜徳和徐悦兰叫到一起。

“四殿下,徐姑娘,距离达慕大会召开只有不到五天时间,以我们现在的速度过去,肯定会迟到,接下来,我们的速度一定要加快,就是不知道二位,能否撑得住?”

“我可以。”徐悦兰道,说完她看向杨曜徳。

杨曜徳很想说他也可以,但他心知他不可以。事实上,禹成之所以把他们俩聚在一起说,也是因为知道他不可以。

“我有个提议,我们先出发,留下一队人护送四殿下慢慢到达慕大会。”禹成道。

这确实是个好提议,他们不能因为杨曜徳错过达慕大会,这会令之前所有的努力都白费。

“我同意。”徐悦兰依然立即回答,“就让周大哥带着人和四殿下一起,禹成王子只需要留一个人给他们带路就行。”

“行,我这就去安排。”禹成说完就走了。

徐悦兰也跟着要离开,杨曜徳一把将她拉住。

“我会学好骑马。”

徐悦兰不解地看着他,等着下文。

“如果我能练好,就不需要分两队。”在禹成面前,他一直沉默,是因为他不愿让人认为他只会说大话,告诉徐悦兰,则是不愿在她心里成一个无能之辈。

弱,向来都是他保护自己的有效方式,但唯有她,他不愿意弱。

“不错,你若是能跟上我们的速度自然不需要分成两路。”徐悦兰表示赞同,但她无论语气还是表情都显示出她不相信他能练好。

他若真有短短一晚就练好的天赋,也不会直到现在还这么弱。

杨曜徳真的后悔当初没有抓住机会多学骑马,在京城,骑马也是小矮马,慢慢地走。他是做梦都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到边城,需要骑这种高头大马,还得让它放开了跑。

“我会学好。”他再次强调。

“那你加油。”徐悦兰随意地道,“趁着现在天还亮着,你赶紧练,不然天黑了,你也只能绕着火堆原地踏步。”

“你教我。”

徐悦兰掏掏耳朵,“是你说错了还是我听错了?你……”她失笑,“让我教你?”

杨曜徳点头,认真地看着她。

徐悦兰忍不住笑,两国和平之事太过重大,她不敢有丝毫懈怠,以至于除了那次遇刺,收了几个手下涨了五十点恶魔值之后,恶魔值就再也没有涨过了。如今他自己犯到她手上,可不就是上天送来的大礼吗?如今恶魔值已经有一百七十多,只要再加把劲,就又能兑换物品了。

徐悦兰迫不及待地拉杨曜徳往马儿去。

她指着远处一棵歪脖子树,“这样,我们就直接来练习,以那棵树为界,跑马一个来回。”

杨曜徳点头,“可以。”

徐悦兰翻身上马,杨曜徳也立即上马。

狄戎人可说是在马背上长大的,对于这几天这比蜗牛还慢的速度,他们和马儿都十分憋屈,如今见拉低大家速度的宁朝人似乎要赛马,放着手里的活,一个个都围过来观看。

随着徐悦兰一声沉喝“开始”,杨曜徳轻踢马腹,马儿朝前跑去,以与平时差不多的速度。

“拉缰绳,让它跑快点。”徐悦兰再次催促。

杨曜徳咬牙,抖动缰绳,脚下也重踢了一下马腹。马儿得到暗示,立即撒开四蹄朝前飞奔。杨曜徳几时遭遇过这种呀。他只觉得风在耳边呼呼刮过,自己的身子完全不受控制地在马背上颠簸,好几次都差点摔下去,最后他缰绳也不敢拉了,整个人趴在马背上,双腿双手像无尾熊一样紧紧巴着马儿。

“姑娘,这样下去要出事!”周羿很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