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徐悦兰的毡帐,这时徐悦兰正准备休息,以便在夜深人静之时去探听消息从可丽那里。

“兰兰,我听说你今天出门遇上了匪徒”

每次听到“兰兰”这个称呼,徐悦兰都觉得身上起鸡皮子疙瘩,不过两人毕竟已经订好了契约,就算是假装未婚夫妻也得装像点,不能还让他每次都称呼她疏远的徐姑娘。

“算是匪徒吧,不过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我一个外族人挂着部族第一勇士的名头,不服气才正常。”徐悦兰说得轻描淡写,又道自己累了,要休息。

杨曜不傻,听出她话里的赶人意思。离开徐悦兰的毡帐,看着外面来去的都是高大健壮的狄戎人,他不由得想起莫娜的话语。

难道她因为父兄的缘故,对英雄比较有好感,所以才对自己一直都没有好感

他叹气,无论如何,他还是期盼感情能得到回应。

可丽站在一片一望无际的草原中,她最好的朋友莫娜陪着她,她们听说前方有美丽的神山,她们想要去看看。

“可丽,送给你。”莫娜手里拿着一个野草野花编就的花环,亲手给可丽戴上。

“我也给你编了一个。”她说着,将自己手里一个花环戴在莫娜头上,两人在草原上奔跑嬉笑,十分快乐。

突然,乌云笼罩住大地,几个男人猥琐笑着接近莫娜。

莫娜,快跑

可丽想喊,喊不出来,想帮莫娜,又发现自己的身体居然完全动不了,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几个男人接近莫娜。

她看着莫娜被他们砍断双臂,看见莫娜倒在血泊中,看见她从愤怒恐惧变得苍白的双眼,大睁的无神双眼盯着她,仿佛在控诉她的不甘、她的冤屈。

不不

可丽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他们不该伤害莫娜,他明明承诺的不伤害莫娜。

满溢而出的泪水模糊了双眼,可那双眸子依然那么清晰地印在眼底,刻在心里。

她最好的朋友被她害死了,这是不争的事实。

悔恨,如重重黑雾般的悔恨完全笼罩她的心,强烈的杀意自心底涌出。

她转身狂奔,不断问着自己。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前方,他等着她。

仿佛看到了所有答案,所有的悔所有的恨都有了理由,是了,她是没错的,是那人骗了她,她所求的,只是任何一个女子都会想要得到的情郎而已,这是可以被理解的。瞧瞧草原上人人歌颂的美丽姑娘千黛,她就是为了爱人而勇于拒绝恶神的求婚,最后还用计谋杀了恶神,和心爱的情郎在一起。

她心安了,扑向她的“归属”。

可是,他的身体涌出热血,仿佛木雕泥塑一般崩坏,无论她怎么哭怎么求怎么努力都无济于事。

黑暗中,嚣张的笑声响起,她惊恐地发现自己的身体也在崩坏,滚烫的鲜血如泉水般从身体内涌出。她无力支撑自己站起,倒在地上的时候,她又看见好友那双不能合上的眼

睁开双眼,她的身子依然剧痛着,一动也不敢动。过了许久,身体的痛消失了,她还是不动,总觉得自己依然是崩坏的状态,直到外面传来一声夜枭的叫声,她仿佛被惊吓的兔子迅速弹起,不可思议地瞪着自己的双手。

没有血、没有伤,一如记忆中的带着薄茧完好有力的手。

自然,身上也是一如往常,没有任何的崩坏痕迹。

可是适才的情景那么真实,就像是实实在在发生的。

可丽纠结着,在毡帐中转圈子。

“可丽,可丽。”

外面突然传来莫娜的声音,她掀开厚重的帘子,就见莫娜牵着马,笑看着她,旁边不是别人,正是那人要取双手的女子。

“可丽,我和兰姑娘要去查礼山,听说那里很美,我们一起去吧。”

可丽惊恐地瞪着莫娜。

不对,查礼山一点都不美,美丽只是为了引她带宁朝姑娘去的借口。而且而且这还是她故意告诉她的,她们也已经去过了查礼山,为什么她还会说她们一起去

难道之前的一切都是梦,现在才是现实

“可丽,不要发愣啦,我们应该出发了。”莫娜催促着,这没有耐心的性子和平时的她一样。

“梦是魔鬼的引诱,还是真神的指引”可丽喃喃念着,神色惶惶。

“可丽,你怎么啦”莫娜关切询问,上前来握住可丽的手。

可丽的神色更加惶然,莫娜的手,握着自己竟冰冷得刺入骨中。

她急急摔下她的手,那手居然就这样从她的身体上落下,可她依然笑着,仿佛断的本就是断的。

可丽惊吓地瞪凸了眼,转身踉跄摔进自己的毡帐。

就这么一下,她惊恐地发现,自己居然就站在毡帐中央,莫娜的声音也消失了。但从窗上印出来的淡淡火光,就如刚才的环境。

到底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她分不出来,但她脑中的迷惘倒是成了一个清晰的结论。

这是真神的指引,今天的恶事没有成功,此时的噩梦便是真神的指引,指引她走向正确的方向。

她朝门口冲去,手指在触及毡帐帘子的时候愣了一下,她深吸口气,一把推开帘子,朝外跑去。

她前脚离开,毡帘紧接着又被风吹开。

第三天,角抵,赢者还是乌马。

太阳西下,一天比赛结束,徐悦兰照旧在簇拥下回到自己的毡帐,接着,丰盛的晚餐送到了。

她的“奴隶”个个都很敬业,让他们护安全,他们连饮食都考虑到了。

门口传来铃响,这是徐悦兰挂上去的,这样任何人进来,她都能立即感知。

“明日就是最后的决赛。”杨曜在她对面坐下,眉宇间带着愁绪。

这些日子,他多同狄戎中主和的部族首领交流,主要是约定和平之后的通商相关事宜。这些部族首领都很乐意与宁朝做生意,可以想见,如果和平真的到来,对两国都是益远远大于弊。

可是,如今是主战的一方拥有优势,那个名为乌马的吉吉部勇士,只要在明日的决战中赢过徐悦兰,狄戎的王就会是主战一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