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昭鸿超有大哥力地抱着妹子,“二叔,既然二婶如此不欢迎我们兄妹,那么还请你向祖父祖母禀报一下,我们兄妹立即启程回边城。”

“鸿儿,别听你二婶胡说,这是你们的家呀。”徐安然又气又急,狠狠瞪了妻子一眼,“你二婶昨日起就感了风寒,这会儿刚服药,想是有些迷糊,你们别同她计较。”

“老爷,这哪是我的错?你没瞧见刚刚云儿,没有一点晚辈的样子对我大吼大叫,那眼神,我都怀疑他要杀了我。”吴氏道,觉得自己特别委屈。

“二叔,你别怪二婶,都怪我,是我哭了,二哥舍不得我哭才会吼二婶的,都是我的错。”徐悦兰带着哭腔,将所有的错都揽在自己身上。

“瞧见了吧,她自己都认了就是她的错。”

吴氏理直气壮的样子,令徐安然对她失望透顶。

“兰儿这是看在你是长辈的份上,替你担错,你不知感恩反而顺杆子往上爬,云儿吼你,一点不冤!”

吴氏还想为自己辩解,可看丈夫的样子,她半个字也不敢说。

徐安然走到徐悦兰面前,“兰儿,二叔代你二婶向你道歉,别把你二婶的话当真,这里就是你的家,知道吗?”

徐悦兰也知见好就收,破涕为笑,“嗯,兰儿知道了,谢谢二叔。”

“好孩子。”徐安然欣慰地摸摸她的头。

徐悦兰开心的笑,这是真开心,没想到前世挺精明的吴氏,实际上这么愚蠢,自己挖了这么大一个坑跳进去,让她只需要再加一把土就把她买起来了。

意外之喜,意外之喜呐。

“二叔,刚二婶说不许我和妹妹出府,咱们府里有这规矩?”徐昭云立即学到了,二叔可以压制二婶。

“你们要出府?”

徐昭云点头,“大哥很快就要回边城,我和妹妹想出去给爹娘买礼物。”

“难得你这孩子想的周到。”徐安然再次感慨大哥的好福气,孩子们这么孝顺,“咱们大宁王朝民风较为开放,无论男女皆可上街游玩,你们要出去,带上小厮护卫,保证安全即可。”

“太好了。”徐昭云拍手叫好,“我们现在就要出去。”

“云儿,不许胡闹!”徐昭鸿厉声斥道,“陪你妹妹回院子好生歇着。”

是哦,妹妹刚才大哭了,得给她洗把脸,煮个鸡蛋敷敷眼睛。

徐悦兰乖巧地跟着二哥离开,心里笑开了花。就在刚刚,系统提示恶魔值加五,看来二婶是恶魔值大户,每次和她有关都能多加。

跟着徐昭鸿也像二叔二婶告辞,他要去向祖父回说今日面圣的情况。

徐安然看着一脸不服气地妻子,叹了口气。明明以前她能将上下里外都打理妥善,谁也挑不出错来,为何就是对侄儿侄女这般苛刻,难道真就是为了梅儿的亲事?

“娘说了,梅儿她们几个的亲事她会放在心上,绝不会委屈了她们,你别再处处为难兰儿。”

“娘真这么说?”吴氏只听到前一句,老夫人豆蔻年华嫁给而立之年的国公爷,在男人们都在打仗的时候,她和其他的家眷被安置在隐秘之所一起保护,因此,如今京城排的上号的权贵之家她都熟识,甚至后宫的太妃娘娘也可以互称姐妹,有了老夫人出面,梅儿她们几个的良人定然既富且贵。

“娘亲口对我说的,岂会有假?”徐安然看妻子这般高兴,也不忍心在苛责,说到底,她也是为了儿女们。

“我们一家在京城安享富贵太平,都是托了大哥的福,你要记得这点,大哥一家好了,咱们一家才能好。”

“行啦,我知道了,我也就是看不惯国公爷和老夫人,大房的一来就是心尖上的宝贝,随便说句话都喜到心坎里。咱们的孩子每天在他们跟前尽孝,也不见他们多喜欢。”

“手心手背都是肉,爹娘不过是因着鸿儿他们少有回京,稀罕他们罢了。”徐安然宽慰妻子。

“成,我会改。”吴氏爽快地答应,一双眼笑盈盈地望着丈夫,“老爷一早辛苦了,妾身伺候您换衣。”

徐安然点头,在妻子伺候下换了常服,交代一声要去福寿堂,便出了门。

“夫人,何处管事还等着,可现在让他们进来?”姜嬷嬷进屋回道。适才见情况不对,她将何处管事和丫鬟们全带出去了。

“让他们进来吧。”吴氏道。

姜嬷嬷领命出去。

吴氏端起丫鬟备好的茶水,轻撮一口。

老爷说得对,确实不该为难两个孩子。但在这之前,这两天被他们坑害的,得先找补回来。

护国公、卫国公、荣国公、安国公同为开国四大国公,前两者是武馆出身,后两者则是幕僚,属文官。林氏就出自荣国公府,现任荣国公的嫡亲二女儿。

前世徐悦兰和外祖家接触很少,盖因她入京便名声有损被禁足,随后二哥出事,她自责而封闭自己,及至皇位之争,荣国公扶持的是正统太子杨曜辉,护国公当时已由自己父亲继任,因她嫁了四皇子杨曜德,护国公府扶持四皇子。至太子被杀、四皇子登基,太子党被抄家灭族,荣国公府有开国功勋在,未被灭族,却也被贬为庶民,永不得入京。

换言之,这一次的拜访,对徐悦兰来说,才算第一次与自己外祖相见。

荣国公府大开中门,荣国公和夫人亲自到门口接着护国公一行,待入座,徐昭鸿三兄妹恭恭敬敬地在软垫上跪下,向外祖父和外祖母问安。

随后,又见了舅舅舅妈、表兄弟姊妹,和护国公府的简单不同,荣国公府可谓枝繁叶茂。嫡亲的有大舅舅、二舅舅和五舅舅三个,还有三舅舅和四舅舅两个庶出的,一共五个舅舅。舅舅们对应着五个舅妈,所幸姬妾不得见客,否则认舅妈更麻烦。舅妈多了,表兄弟姊妹也多,嫡出庶出加起来足有二三十个。

徐悦兰随着大舅妈的介绍,一路哥哥姐姐弟弟妹妹喊过去,唯一用心记下的,只有大舅妈的长子,也就是荣国公府的嫡孙林云中。前世的他少有才名,以12岁稚龄夺得状元,被誉为百年不世出的天才。加之如玉面容、翩翩风采,成为京城姑娘的追捧对象。